669章 我来送你上路!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好的,疯子!”

听到秦风的话,王阿猛从激动中回过神,颤声回应着,然后拿出手机,回拨王志国的电话,结果无法拨通,当下一怔,然后道:“疯子,我爸的电话突然打不通了。”

“风哥,我爸也去现场了,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通知一声。”

随着王阿猛的话音落下,不等秦风开口,苏妙依从人群中走出,拿出手机,准备给苏文打电话。

“妙依,算了,不打了,我们直接过去。”

秦风闻言,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苏文竟然会前来观战,然后稍作思索,便阻止了苏妙依——苏文不但身在官场,而且是华夏经济领域的大咖和未来的泰山北斗,实在不宜传话。

“好。”

听到秦风的话,苏妙依明白秦风的意思,便放下了手机。

“我们走吧。”

秦风看了李雪雁一眼,然后示意众人前往比武现场。

“走喽,去见证疯子把那个景腾打成一条死狗!”

王阿猛振臂高呼,众人从热血澎湃的状态中回过神,跟着秦风,纷纷钻进汽车,前往那片封锁的区域。

五点钟的时候,西湖的游客数量达到高峰,遍布每一个景点,用人流如潮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但不包括那个登船口。

那里依旧被封锁,警察和南浙武术协会的工作人员依然坚守岗位,防止游客进入。

三艘大船依然停在湖边,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秦风的回应和现身,但很多人已失去了耐心。

“都这个点了,秦风既无回应,也不现身,看样子是不会来了。”

“是啊,他如果应战的话,早就来了,不会等到现在。”

“看来所谓的闭关练武只是借口,他虽强大,但面对景家传人景腾,终究还是退缩了!”

“唉……原本以为可以看一场龙虎斗,结果白跑一趟,那秦风竟然怂了,真是郁闷!”

第一条大船上,来自各门派的子弟们议论纷纷,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秦风怂了,不敢与景腾一战。

不光是他们,第三条大船上,那些华夏地下世界的江湖大佬、商界大亨和官场中人也纷纷议论了起来。

“贾老大,秦先生不会真的不来了吧?”

南澳何家掌舵者何荣忍不住开口问道,他与蒋正义一样,都认为贾德刚提前来到杭湖是知道内幕消息,只是没有像蒋正义那样单独询问贾德刚。

此刻,眼看秦风迟迟不出现,他终究

还是忍不住了。

唰唰唰……

听到何荣的话,包括蒋正义在内的其他江湖大佬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贾德刚,满是期待地等待着贾德刚的回答。

他们此次前来杭湖,观看秦风与景腾的生死之战都是其次,关键想知道这一战的结果。

如果秦风获胜,一切都还好说,反之,如果秦风被打残乃至被击杀,那么华夏地下世界的将会出现群龙无首的格局,必然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关系到他们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不得不让他们重视!

不光是他们,无论是以王志国为首的商界大亨,还是以苏文为代表的官场人士,也是将目光投向了贾德刚。

“原本,我认为秦先生必定会迎战的,但事到如今,我也有点拿不准了。”

面对何荣的询问和众人的注视,贾德刚心中依然坚信秦风会应战,但没敢把话说得太满,而是含糊其辞。

“贾老大,你与秦先生、洛小姐关系都不错,要不你打个电话问一下?”何荣提议道。

“我认为没有必要,该来的总会来的。若是秦先生迎战,不用打电话他也会现身,若是秦先生不应战,我把手机打没电也无济于事啊。”贾德刚这般说着,心中对于何荣的这个要求很是不悦。

此时此刻,整个华夏武学界的大人物都来了,而且他们这条船上还有王志国、苏文这样的大拿,哪里轮得到他给秦风、洛青珂打电话?

何况,论关系,王志国、苏文两人与秦风的关系远远超出他与秦风的关系,两人都未曾打电话呢,他打电话算什么事?

“贾老大,你说得对,我脑袋发热,考虑不周,还望不要往心里去。”何荣闻言,意识到了自己问题,暗骂自己糊涂,同时开口向贾德刚表示歉意。

贾德刚摇摇头,表示没关系。

一时间,第三艘大船再次安静了下来,而第二艘大船上却议论了起来。

“秦风不会真的不来了吧?”

“这个点都不出现,我看悬。”

“如果他不来的话,那我们所有人可就被晾到了这了,堪称华夏武学界的千古奇事!”

来自各地的武学宗师们议论纷纷,同时有意无意地看着柳宗盛,期待着柳宗盛能给他们一个明确的答案。

“你们不用看我,如我之前所说,我和你们一样,之所以来到这里,只是因为判断秦风那小子会应战,至于那小子今天是不是会出现,那只有他自己知道

。”

听着身边那些武学宗师的议论,望着那一张张充满期待表情的脸庞,柳宗盛摊了摊手,苦笑不已。

原本包括乔武斗在内的几名武学宗师都有些忍不住要问柳宗盛了,此刻听到柳宗盛的话,纷纷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而站在不远处的景云峰、景世明父子两人则是皱起了眉头。

对景家而言,这一战不光是要帮助杨家除掉秦风,而且也算是为景家雪耻,更是想利用这一战宣告景家出世,威震华夏武学界,可谓是一箭三雕。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若是秦风选择退缩的话,那他们所有的目的都无法实现。

“你去船舱里问问小腾,看看怎么回事。”景云峰做出安排,他不但知道景腾和景仁两人商量的预备方案,而且是亲自默许的。

“是!”

景世明第一时间领命,然后转身离开,穿过人群,走进船舱。

按照计划,秦风与景腾两人的比武就在这艘大船上进行,为此这艘船要比其他两艘船更大一些,上下总共五层,有公共大厅,也有豪华包厢。

景世明在一间豪华包厢里找到了景腾,开门见山地问道:“腾儿,你让牧阳动手了么?”

“我之前已经打电话通知了。”景腾点头。

“现在什么情况?”景世明问道。

“他们还没回话。”

景腾说着,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这都过去半个小时了,景仁和牧阳两人应该回话才对,便又道:“我现在打电话给他们。”

话音落下。景腾拿出手机,拨打景仁的电话。

与此同时。

十几辆汽车行驶在景区的道路上,即将抵达封锁区域。

其中为首那辆汽车里,叶虎开车,秦风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景仁蜷缩在后排,旁边是牧阳的尸体,整个车厢里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闻着刺鼻的血腥味,望着牧阳近在咫尺的尸体,感受着双膝传来的剧痛,景仁脸色发白,身子瑟瑟发抖,心中充斥着恐惧,以至于都不敢去看秦风一眼。

“嗡~”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

突如其来的震动声,令得景仁浑身剧烈一震,然后清晰地察觉到裤兜里的手机在震动。

这个发现,让他脸色瞬间一变,下意识地伸手去摸手机,但余光看到秦风后,又停止了自己的举动。

“是你们景家人打来的电话么?”秦风扭头问道。

景仁没敢回答,而是颤抖着拿出手机,赫然看到是景腾的来电:“是……是我腾弟。”

“手机给我。”秦风闻言,想了想说道。

景仁二话不说,颤抖着将手机递给秦风,秦风直接接通。

“仁哥,你们那边什么情况?怎么也不回电话?”

下一刻,听筒中传出了景腾的声音,言语之中充斥着不满。

“他们一个死了,一个残了。”

秦风语气平静地说道,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呃……”

电话那头,身在船舱的景腾,愕然听到秦风的话,先是一惊,而后脱口问道:“你是谁?”

“如你所愿,我来送你上路!”秦风答非所问,直接宣布景腾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