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8章 一脚踩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正所谓无知者无畏。

身为景腾的武童,牧阳从小到大,除了六年前跟着景腾一同游历走出过景家祖地之外,这是第二次。

服侍景腾的日常生活,陪着景腾练武——这是他的使命,也几乎成为了他过去二十二年生活的全部。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对于外面的世界所知甚少,对于世俗规则一点也不了解,缺少敬畏心理,完全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仗着自己的武力强大,为所欲为!

然而——

就当他凭借武力活捉洛青珂,压迫得李雪雁等人不敢吭声的时候,秦风出现了。

千钧一发之际,秦风完善了自己研创武功的第二式,从‘入神’之中醒来,然后凭借出众的听力,听到了牧阳那句不可一世的话语:“你们这群土鸡瓦狗,再敢多嘴,我不介意给你们一点教训!”

听到这句话后,他腾空跃过别墅院墙,清晰地看到牧阳站在李雪雁等人的身前,像是拎着小鸡仔一样将洛青珂拎在手中。

虽然他不知道李雪雁等人为何会齐聚这里,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看到眼前的一幕之后,直接开口了,语气强势,话语不容置疑!

嗯?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音,无论是李雪雁等人,还是牧阳和景仁两人都是一怔。

“疯子!”

“老大!”

“风哥!”

“秦风!”

短暂的惊讶过后,人群中传出各种惊呼,包括李雪雁在内,众人均是一脸激动地看着秦风宛如鬼魅一般,急速朝着这边掠来。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与此同时,牧阳和景仁两人也回过神,心中充斥着这样一个疑惑。

景家虽然是中医世家,而且近乎垄断了整个南半国的药材市场,但信息网并不强大——他们在来杭湖之前,只是打探到洛青珂的住处,并不知道秦风就在洛青珂的别墅中闭关。

若非如此,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跑到这里来强势收服洛青珂去给景腾当侍女!

“快……快放了她!”

没有答案,景仁的脑海里当下浮现出了当日在机场被秦风一巴掌抽翻的画面,下意识地冲着牧阳大喊道,语气之中充斥着惊惧。

没错……

是惊惧!

因为,通过秦风以往的种种事迹和当日在机场出手的事情,景仁深知秦风是多么的强势。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相信,若是

牧阳不按照秦风所说的去做,多半会被秦风当场击杀,而他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然而——

一切都晚了!

呼!

下一刻。

不等牧阳放下洛青珂,秦风将速度发挥到极致,如同一缕清风一般,出现在了牧阳的身前,右手顺势挥出,化作掌刀,劈向牧阳的手臂。

噼里啪啦! 这一记手刀,秦风含怒出手,毫不保留,体内内劲疯狂涌动,涌至他的手掌,令得他的手掌比真正的刀刃还要锋利,所过之处,空气直接被切割,形成一道真空,空气炸裂的声音不绝于耳,宛如鞭炮爆炸

手起刀落,秦风一记手刀,狠狠地劈在了牧阳的手臂上,可怕的内劲瞬间迸发。

“噗——”

刹那间,鲜血迸溅。

牧阳的手臂直接断裂、炸开,血肉横飞,像是被炮弹轰击了一般。

“啊——”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牧阳先是一怔,而后钻心的疼痛刺激着他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令得他情不自禁地哀嚎一声。

然而——

很快,他的哀嚎戛然而止,被一声脆响取代。

秦风一记手刀斩断牧阳的手臂后,不做停留,手腕一抖,反手一记散手,蕴含着可怕内劲的手背宛如一记鞭子,狠狠地抽在了牧阳的胸口。

“咔嚓!”

清脆的断骨声响起,牧阳的肋骨瞬间断裂,整个人直接被抽得飞起,在空中喷出两口血雾,宛如血雨洒落。

噗通!

而后,牧阳的身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整个人如同一只煮熟的虾大虾一般,身子蜷缩成一团,浑身抽搐不止,口中鲜血流个不停。

两招。

秦风便彻底打残了牧阳,让牧阳像是一条奄奄一息的死狗一般躺在那里!

这还是秦风刻意没有下死手,否则他刚才任何一击要是击中牧阳的死穴,牧阳都会瞬间毙命。

夕阳下,牧阳的脸上再也看不到半点刚才的嚣张,有的只是惊骇,那感觉仿佛在问:他怎么可能强到了这般地步?

可能么?

“爽!”

“疯子,干死这个王八羔子!”

“妈~的,你有种再嚣张啊?”

回应牧阳的是王阿猛等人的振臂大吼。

夕阳下,他们的脸上均是充斥着大快人心的表情,那感觉恨不得上去给牧阳补两刀才好。

“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都来了?还有,他们来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要对青珂动手?”

当众人欢呼过后,秦风冲着众人开口问道,一股脑问出了四个问题。

“洛姐,你最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你来告诉秦风吧。”听到秦风的询问,李雪雁开口道。

“好。”

洛青珂点了点头,然后理了一下思绪,才说道:“秦大师,事情是这样的。十天前,景家传人景腾隔空出声,向您下了战书,要在今日与您在西湖进行生死之战……”

洛青珂飞快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秦风,包括景腾向秦风发起挑战,景腾要收她为侍女及整个华夏武学界的大人物几乎齐聚杭湖,此刻正在西湖等待等等。

“秦……秦风,有种你就去与我腾弟进行生死之战!”

随着洛青珂的话音落下,景仁突然开口了,他竭力地掩饰着内心的惊恐与不安,故意刺激着秦风,想让秦风立刻去应战。

这样一来的话,他便可以逃过一劫。

啪!啪!啪!

回应景仁的是沉闷的脚步声。

夕阳下,秦风一言不发,面色冰冷地走向了牧阳。

“你……你想干什么?”

看到秦风走来,感受着秦风身上散发的冷冽杀意,牧阳的脸上再也找不到一丝嚣张,有的只是恐慌,他一边咳血,一边惊恐地问道。

“你仗着一身武功,视规则为无物,为所欲为,当诛!”秦风一边走一边冷声开口。

话音落下,秦风来到牧阳身前,停下脚步,当众抬起脚,然后在牧阳恐惧的目光中,一脚跺在了牧阳的胸口。

咔嚓!

脆响再次传出,牧阳的胸口左侧肋骨被可怕的内劲震得粉碎,心脏也在瞬间碎裂!

“噗——”

牧阳张口喷出一口血雾,身子剧烈地抽搐了几下,然后便一动不动,眼中目光涣散,彻底死去。

他……被秦风一脚踩死!

“咕咚!”

看到这一幕,景仁吓得几乎停止了呼吸,喉结不断蠕动。

他试图说什么,但心中完全被恐惧所占据,大脑一片空白,硬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只是眼睁睁地看着秦风拎起牧阳的尸体,大步朝着他走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景家以为我不敢应战,所以带着他前来强势收服青珂去给那个景腾当侍女,故意逼迫我应战?”

在景

仁惊恐的注视下,秦风来到了他的身边,缓缓开口,然后不等他做出回答,便继续说道:“如你们所愿,我会去应战,但在这之前,我要让你明白,动我亲友的下场!”

呼!

话音落下,秦风一脚踢出,正中景仁的双膝。

咔嚓!

脆响传出,景仁的双膝瞬间粉碎,直接跪倒在众人面前。

秦风不做停留,弯腰,一把抓向景仁。

“啊——”

景仁哀嚎一声,直接吓得昏死了过去。

秦风见状,一把抓住景腾,直接将景腾拎起。

“阿猛,打电话给王叔,让王叔告诉比武现场所有人——半个小时后,我去取景腾狗命!”

画面定格。

夕阳下,秦风像是拎着两条死狗一样走向汽车,杀意爆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