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景大师,好久不见。”

随后,当景云峰带人登船之后,柳宗盛起身,率先与景云峰打招呼。

“宗盛,我们是有些年没见面了。”

景云峰点头回应,并未称呼柳宗盛的职务,然后看了一眼空冥大师、张天师和赵无道三人一眼,道:“倒是我与空冥、张天师和赵无道三人曾在六年前见过一面。”

愕然听到景云峰的话,空冥大师三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六年前,景腾第一次走出景家祖地,外出游历,挑战少林、武当和八卦门最强传人的时候,景云峰也亲自前往,当场见证了景腾以碾压之势横扫三大门派最强传人的场面。

如今,景云峰当众提及六年前的事情,可谓是丝毫不给少林、武当和八卦门情面。

“柳会长,既然你们都到了,那证明你们都知道那个叫秦风的小家伙会迎战我家腾儿。”

稍后,不等空冥大师三人回话,景世明突然开口,语气相当不善,“既然如此,我们所有人都到了,就等那个小家伙一个人——他的架子未免太大了吧?”

“你可能有所不知,截至目前,秦风尚未开口回应或者表态要迎战你儿子。”

耳畔响起景世明的话,感受到景世明那咄咄逼人的语气,柳宗盛脸上笑容逐渐消失,沉声道:“至于我们这些人来这里,是主观认为他会迎战,而不是知道他要迎战。”

“有区别么?”景世明冷着脸反问。

“区别很大。”这一次,不等柳宗盛回话,武空突然朝着这边走来,他边走边说,语气低沉,言语强势,“我们认为秦风会迎战只是我们的一种猜测、判断,秦风的态度才能决定这一战是否会进行。换句话说,如果秦风不

应战的话,我们所有人都会离开,而你们景家不得擅自对秦风出手!”

“武空,你加入华武组织后,到底是不一样了,说话都硬气了,不再是当年那个连跟我挑战都没有勇气的懦夫了。”愕然听到武空的话,景世明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冷笑着说道。

当年,叶帆曾陆续挑战过华夏武学界的隐世门派和家族,但身为阎荒的唯一传人,武空没有这么做,而是一直低调修行。

“你师傅难道没有教过你面对前辈要尊重吗?”

不光是景世明,景云峰也开口了,他皱着眉头,浑身散发着可怕的气息,浑身精气神锁定武空,冷哼一声道:“刚才那番话,你师傅说还行。至于你,算什么东西?在老夫面前指手画脚?”

“我代表我师傅和华武组织而来,我的话就是我师傅的话,也是华武组织的态度!”武空竭力地抵抗着景云峰的气势压迫,不卑不亢地说道。

“呵……阎荒倒是培养了个狂妄的徒弟。”

景云峰冷笑一声,没有以前辈和景家家主的身份压迫武空。

一方面,他看得出武空是一个非常强硬的主,另一方面,他对于阎荒和华武组织多少有些忌惮。

毕竟,阎荒早已迈入了化劲巅峰,一身武功深不可测,连他都没有把握可以战胜,而华武组织是代表国家行使权力,掌管华夏武学界。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若是景家与华武组织对着干,等于在挑衅这个国家的权威,这对景家而言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我自然不会擅自对那个懦夫出手。”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景腾开口了,言语之中所流露出的那份狂傲,比起景云峰、景世明父子二人来说,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彻底阐释了少年轻狂这四个字的含义,“但如果那个懦夫头脑发热选择应战

,那么即便我把他打成一条死狗,或者说把他剁碎了扔到西湖里喂鱼,也不能有人干涉,华武组织也不行!”

武空闻言,深深看了景腾一眼,没说什么。

而柳宗盛、空冥大师、张天师和赵无道等武学宗师则是暗叹,这景腾实在太过张狂了,而且听口气,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到底是景家传人啊,这口气比脚气还大,难道他就一定能保证战胜秦风么?何况,秦风到现在还没答应应战呢!”

或许是景家的谱摆得太大了,或许是景腾实在太过张狂了,以至于让另外一条船上的武者们看不下去了,其中更是有人小声嘀咕、吐槽。

“你最好莫管闲事,夹紧你的嘴巴!”

那人说话声音虽小,但还是被在场的众人听到了,其中景腾冷冷扫了那人一眼,言语之中充斥着威胁之意。

面对景腾的威胁,那人虽然心中颇为不爽,但想到景家的势力,外加看到景世明目光扫来,只好低着头,不敢再吱声。

不光是他,其他那些门派的弟子也是对景腾很不爽,纷纷在心中期待着秦风尽快出现,给景腾一个惨痛的教训,乃至直接送景腾去找阎王爷探讨如何低调做人。

期待的同时,他们也不禁在心中暗问自己:中午已过,秦风既未出声应战,也未现身,难道真的如同传说中的那样,害怕与景腾一战?

不光是那些各门派的子弟,随着景家人的到

来,见识了景家人的强势,就连一些武学宗师也开始怀疑秦风不敢与景腾一战了。

怀着这样的疑问,众人继续等待,而景腾则是到船舱内调整自己的状态。

一个小时后,蒋正义、贾德刚等江湖大佬们也来到了这里,凭嘉宾证进入封锁区,登上了第三艘大船。

除此之外,还有包括王阿猛父亲在内的商界老大,甚至还有包括苏文在内的一些官场人士也来了,他们也登上了第三条大船。

四点钟的时候,太阳开始西下,众人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忍不住再次议论纷纷,主题只有一个:秦风还会来吗?

不会来了!

绝大部分人心中都涌出了这样一个念头,但并未离去,而是依然等待着,打算等到太阳落山,如果届时秦风还不来的话,他们便会离去。

“既然那个懦夫铁了心的不敢来,那我就逼他来!”

与此同时,景腾看了看开始落下的夕阳,心中暗道一句,然后拿起手机,拨通景仁的电话,“仁哥,看样子他不会来了,可以让牧阳出手了!”

“好的!”

电话那头,景仁第一时间做出回应,然后挂断电话,对身边的牧阳道:“腾弟说可以动手了。”

“请景仁少爷带路!”

牧阳起身,面无表情地说道。

他知道动手两字的意思——以景腾的名义,强势收洛青珂为侍女!

“那洛青珂估计会激烈反抗,你出手要注意分寸,尽量不要伤了她,更不能杀了她。”景仁提醒道。

“放心吧,景仁少爷,像她那样的杂鱼,我若杀她,一只手便能拍死,我若不想让她死,她想自杀将是一种奢望!”

牧阳冷笑一声,然后跟着景仁大步走进青龙山庄,朝着洛青珂所居住的那栋别墅走去。根据他们所得到的信息,洛青珂在青龙山庄,但他们不知道秦风就在洛青珂的别墅里闭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