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章 来自景家传人的战书!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云鬘凝翠,鬒黛遥妆,真如螓首蛾眉,细而长,美而艳也,故名峨眉山。”

——《峨眉郡志》。

峨眉山山头位于峨眉山市境内,是华夏“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地势陡峭,风景秀丽,素有“峨眉天下秀”之称,山上的万佛顶最高,海拔3099米,高出峨眉平原2700多米。

峨嵋派之得名,是以上古修仙学道圣地峨眉山而起,门派位于峨眉山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峨眉派与少林、武当被誉为华夏武学界的三大名宗,威名远播,但如今峨眉派已经开始衰落,虽然还位于华夏武学界第一梯队,但与少林、武当差距明显,顶级强者更是无法与景家这

样的隐世武学世家相提并论。

峨眉派武学经过许多次盛衰起伏后,传到今天虽然演变出许多支派,但核心技法修炼体系,却始终只在极少数的峨眉派内门弟子中秘密流传。

所谓内门弟子,是指核心弟子,只需练武,而外门弟子,除了练武之外,还要经商、打杂等等,主要为内门弟子服务,地位差距明显。

傍晚时分,当夕阳斜挂西边天际的时候,曹霞被人抬进了峨眉派。

夕阳下,她的左腿打着石膏,右手手腕处进行了包扎,但手掌不见踪影。

“师傅,请为徒儿报仇!”

曹霞在峨眉派最里面一栋木屋里见到了尘仪师太,顿时痛哭嚎叫。

昨日,她被秦风在湖江集团总部门口教训,左脚足踝碎裂,右手手腕炸裂、断开,虽然进行了及时救治,但伤势严重,手腕根本无法接上,一身武功丢掉大半——日后无法再用右手舞剑了!

“那姓秦的小子好狠!小霞,你放心,这件事没完!为师不会让你白白被打伤成这样,定要那姓秦的小子付出代价!”

望着曹霞的伤势,尘仪师太面色冰冷,眼中杀机浓郁,语气森冷,她之前已通过电话得知了曹霞的遭遇。

“还有洛青珂那小贱人,她仗着有秦风那个王八蛋护着,极其嚣张,甚至不将师傅您老人家放在眼里!”曹霞满脸怨毒地说道,恨不得立刻将秦风和洛青珂挫骨扬灰,以泄心头之恨。

“她的命是我救的,她的功夫是我教的,既然她这般不知天高地厚,我自然会清理门户,但在这之前要先击杀那姓秦的小子!”尘仪师太面色阴冷,若有所思,“不过那姓秦的小子,在世俗势力不弱,身份有些特殊,若是直接杀死,恐怕对我们峨眉会造成极其可怕的后果,但若让我和几位长老去挑战他,又未免有*

*份,会被他人

笑话。”

“师傅,我们可以借助景家传人景腾之手干掉他!”曹霞满脸怨恨地献计道:“我此次去找洛青珂那个小贱人,说到底是为为了景腾。秦风那个王八蛋横插一手,阻止让洛青珂那个小贱人去给景腾当侍女。若是景腾知情,势必不会放过秦风那王八蛋。而景腾

年纪尚小,若挑战秦风那王八蛋,不存在有**份的问题。”

“嗯,你说得在理。”

尘仪师太微微颔首,表示认可,然后道:“你安心养伤,为师这就让人联系景家,将事情如实告知,借助景腾之手铲除那姓秦的小子,然后再去找洛青珂清理门户!”

“谢师傅!”

曹霞道谢,脸上充斥着怨毒和期待,那感觉仿佛已经迫不及待看到秦风和洛青珂被击杀的一幕了。

……

景家祖地位于群山之中,几乎与世隔绝,不要说现代通讯设备,就连电都未通。

原本,以景云林一脉在社会中闯出的地位,若是要将电和移动信号接到景家祖地并非难事,甚至可以修路,但景云峰并不想这样做。

他想用这种最原始的生活方式磨练家族子弟,让他们避免受到世俗诱~惑的影响,专心练武。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峨眉派无法直接联系到景云峰一脉,只能将电话打到景家庄园,联系景云林一脉。

次日清晨,景仁按照其爷爷景云林的指示,带着王钟,乘车前往景家祖地。

他们两个小时后来到大山脚下,然后走了四个小时的山路,才最终抵达景家祖地。

“景仁少爷,景腾少爷还在闭关,您有什么事,等他出关再说吧。”

景腾的武童牧阳接见了景仁,称呼很客气,但表情却不是那么的尊敬。

身为景腾的武童,他自小在景家祖地长大,不但对于景家的结构了如指掌,而且几乎算是景云峰这一脉的一份子,哪里会将旁系的景仁放在眼里?

要知道,他即便面对峨眉派掌门尘仪师太的时候,都未曾卑躬屈膝!“牧阳,我按照我爷爷的指示前来祖地,有极其重要的事情要告知腾弟,若腾弟暂时不出关的话,那我跟叔叔或者大爷爷汇报也行。”面对牧阳隐隐流露的不屑,景仁心中有些恼火,但并未发作,而是耐心

地做出解释。

“这样啊……”

牧阳皱了皱眉,景家祖地每人一栋木屋,按照辈分,依次建造,辈分越高之人居住地越靠近大

山深处,而且每栋房子之间相距不近,远的甚至在几里地之外。

这也是为什么景仁先见到牧阳的原因。

“景腾少爷来了!”

稍后,就当牧阳思索要如何回应景仁的同时,他感受到了景腾的气息正在快速朝着这边接近。

“牧阳,有客人来了吗?”

随着牧阳的话音落下,屋外传来一个声音,而后一身白衣的景腾迈步走进木屋。

“腾弟!”

“景腾少爷!”

看到景腾进屋,景仁和王钟连忙起身问好,其中王钟九十度鞠躬,表现出对景腾的尊重。

“景仁哥,你来祖地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景腾脚下一晃,宛如一道幻影闪过,坐在木屋的一把子上,开口冲景仁问道,表情略显疑惑。

疑惑,是因为,他知道,景云林一脉的人除了景云林自己之外,其他人没有重要事情是不得踏入景家祖地的。

“腾弟,你可知道秦风?”

景仁闻言,并未直接道明来意,而是反问景腾,他想知道景腾是否知道秦风的事情,然后再根据情况说明自己的来意。

“前段时间,大爷爷曾派人来告知我,他让我出关去杀了这个叫秦风的人。怎么?你来也是为了他?”景腾先是做出回答,然后有些疑惑地问道。

“腾弟,冒昧地问一声,大爷爷为何让你杀那秦风?”景仁又问。

“大爷爷说京城杨家曾对我们景家有恩,如今请我们景家出手杀死那秦风,我比较适合出手。”

景腾再次做出解释,然后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头,“你有什么话直说,这样绕来绕去很烦。”“腾弟,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发现一份百年山参膏,本想给腾弟送来,但却被那秦风夺走了。而前两天,你让峨眉派一个叫洛青珂的女子来给你当侍女,峨眉派掌门尘仪师太派出曹霞前去杭湖办这件事,

结果遇到那秦风,直接被那秦风打伤……”景仁言简意赅地说道。

“什……什么?”

景腾脸色陡然一变,景云峰还未告知他这些事。

“我听峨眉派的人说,若是峨眉派和景家再敢提让洛青珂给你当侍女的事,他不介意到峨眉派和我们景家走一趟!”景仁添油加醋地说道。

“嘿,难道我们景家多年不出世,江湖都将我们遗忘了么?否则,随便跳出来一个阿猫阿狗,都敢跟我们景家叫板?”

景腾闻言,冷笑一声,然

后浑身弥漫着可怕的杀意,“最可气的是,那个叫秦风的家伙竟敢夺走你给我找的百年山参膏,简直是不知死活!”

“他不仅抢走我要送给你那份山参膏,而且还打伤了我,并且扬言,毫不介意与景家为敌!”景仁煽风点火。

“先是爷爷答应杨家让我出手杀他,然后他抢走我的百年山参膏,最后他又阻止那洛青珂来给我当侍女,我若不杀他,天理难容!”

景腾越说越气,最后猛地站起身,对牧阳道:“牧阳,以我的名义,立刻向那秦风下一份战书——十日之后,我于西子湖畔取他性命!”

“是,少爷!”

牧阳恭敬领命。

景仁满脸激动与期待。

这一天。

景家当代传人出关,向秦风发起挑战。江湖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