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9章 滚出苏家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现在,请你带上你的保镖,滚出这里——苏家不欢迎你们!”

眼看景仁不说话,苏文再一次开口了,一向文雅的他,说出了滚这个字眼,可见他心中是多么的气愤。

面对苏文的驱赶,景仁仿佛没有听到似的,依旧瘫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王钟则是惊恐地看着秦风——秦风不开口,他不敢带着景仁离开。

“没听到苏叔的话么?滚!”秦风心如明镜,当下冷冷说道。

听到秦风的话,王钟悬挂的心缓缓落下,二话不说,连忙上前,用没有受伤的右手将景仁拉起,然后如同拉着一具干尸似的,惊慌失措地离开了小院。

他们走得是那样的焦急,那感觉仿佛生怕秦风会反悔似的!

目送着景仁、王钟两人离开,苏文气还未消,直接拿出手机,当着众人的面拨通李珍的电话。

“你好,苏校长,老领导现在情况怎么样?”

电话很快接通,李珍率先开口,听上去十分关心苏儒林的身体状况。

若是换作之前,苏文心中多半会感动,但此刻,听到李珍虚情假意的话语,苏文有一种要作呕的感觉,他强忍着骂娘的冲动,怒道:“李珍,你还有脸问老爷子的情况?”

“苏校长,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苏文反常的话语,李珍心中一动,隐约猜到自己与景仁调包山参膏的事情可能暴露了,心中十分不安,但却装作没事人一样反问苏文。

“李珍,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跟我装傻充愣?”

苏文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道:“老爷子当年待你不薄,你却联合那个景仁调包给他调理、康复的山参膏,你良心何在?”

“——”

李珍闻言,不由一怔。

虽然他猜测自己与景仁联合调包山参膏的事情可能暴露了,但听到苏文亲口说出来,他还是惊得不轻。

“李珍,我生平最恨忘恩负义之人,你的大恩大德,我和整个苏家都记住了!”苏文语气低沉地说着,然后不等李珍回话,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嘟……嘟……”

听着听筒中传出的嘟嘟声,李珍从震惊中回过神,一脸懵~逼,心中完全被一个疑惑所占据:调包山参膏的事情怎么会暴露?

没有答案,但他知道,苏家绝对会就调包山参膏一事给予他惩罚——他的御医生涯将会终结,而且今后很难在医学界立足了!

“小风,这次多亏你了,否则我们不但被蒙在鼓里,而且还冤枉了小静。”

就当李珍百思不得其解,拿出手机联系景仁的同时,苏文收起手机,再次对秦风表示感谢,然后又满脸歉意地看着陈静,“小静,对不起,叔叔应该相信你的。”

“对不起,小静。”

苏文这一开口道歉,苏墨和苏莉两人也开口道歉,表情很不自然。

因为,当初他们对李珍的话深信不疑,坚决不相信陈静可以拿出百年山参,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苏文要慎重考虑,不能因为陈静是苏儒林的学生,就相信陈静的话。

“没事,苏叔叔,风哥已经追回了山参膏,可以用山参膏给老师看病,这才是重要的。”陈静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耳畔响起陈静的话,望着陈静脸上的笑容,苏墨和苏莉两人没有再说什么,而苏文心中的内疚更浓。

陈静好心好意将有价无市的百年山参膏送给苏儒林,而包括他在内的苏家人却不相信陈静,陈静心中多半是很委屈的。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当真相揭开之后,陈静却没有任何怨言,没有露出丝毫委屈,这份宽容与豁达,让他感到十分惭愧。

而苏莉则有些心虚地看了秦风一眼。

当初,她不知道秦风身份时,曾因为讨好江开辉,帮助江涛,对秦风趾高气昂,结果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一次,她不长记性,因为秦风被秦家除名,人轻言微,故而在秦风说出相信陈静的话后,认为秦风十分幼稚,坚定不移地选择支持景仁,结果事实再次证明她是错的!

这一刻,她既想开口对秦风道歉,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那叫一个尴尬,恨不得立刻找个老鼠洞钻进去才好。

尴尬之余,苏莉也不得不承认,秦风能够在被秦家除名后,依然可以战胜杨琨,将杨琨从神坛踢下,绝非偶然!

看到苏莉的表情,秦风心如明镜,但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当着苏文等人的面拿出手机,拨通母亲周玲的电话,让周玲帮忙请国医里那位不逊色于景云林的中医大师来苏城为苏儒林把脉开药方。

对此,周玲很干脆地答应了。

一方面,秦风自从去了部队之后,几乎没有让她做过什么,难得开口,自然不能拒绝。

另一方面,她和李淑琴是好姐妹,理应为苏儒林做点什么。

“风哥,谢谢你。”

随后,当秦风与苏妙依、张欣然和陈静三人离

开小院后,苏妙依开口向秦风道谢。

“风哥,谢谢你。”

陈静同样道谢,她知道,秦风费尽心思地识破、拆穿景仁的诡计,夺回山参膏,除了为了帮苏家之外,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给她讨回公道。

“我说过多少次了,你们和我之间不需要谢谢。”

秦风苦笑着摇摇头,然后想到景仁费尽心思追求苏妙依的事情,调侃道:“不过,妙依,追你的男人那么多,你可要擦亮眼睛,不要被假象蒙蔽了。”

“知道了,风哥,我要找男朋友也要找像风哥这样靠谱的。”

苏妙依点点头,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这句话说得有点问题,容易引起误会,顿时羞得红了脸。

仿佛为了印证苏妙依的判断似的,张欣然和陈静均是怪异地看了她一眼。

……

与此同时。

景仁已与王钟离开了苏家古宅。

原本,景仁因为赔了夫人又折兵,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被王钟拉着走,结果在离去的路上接到李珍的电话。

通话结束之后,景仁脸上的落魄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滔天的恨意!

在他看来,如果不是因为秦风的话,他不但可以成为苏家的座上宾,得到苏文等人的好感,成功追到苏妙依,而且还可以让他的堂弟景腾得到一份百年山参膏,提升实力,增加全球武学大赛夺冠的希望!

“景少,我们现在去哪?”

走出苏家古宅大门后,王钟犹豫了一下问道。

“先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势,然后返回云贵!”景仁摸了摸血肉模糊的脸颊,恨意凛然地说道。

这事没完!

听到景仁的话,感受着景仁眉目之间流露出的滔天恨意,王钟坚信一点——景仁乃至整个景家一定报复秦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