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章 随手拍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机场工作人员、警察们深感无力、憋屈、愤怒,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景仁、王钟两人大摇大摆离开的时候,秦风突然赶到,强势开口。

“呃……”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望着大步走来的秦风,机场领导和那名安检工作人员不约而同地愣住了,他们呆呆地看着秦风,那感觉仿佛在问:他是谁?

唰!

仿佛为了回应两人似的,景仁和王钟两人听到秦风的话后,纷纷停下脚步,转身,看向秦风,然后瞬间僵在了原地,脸色同时大变!

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秦风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无法掩饰的惊骇瞬间在他们的脸上出现!

惊骇之余,心中有个声音告诉他们,他们今天所遭遇的一切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极有可能是秦风安排的——秦风已经知道了他们将陈静那份山参膏调包的事情!

念头浮现,他们脸上的惊骇更浓了,以至于没有开口回应,只是呆呆地看着秦风朝着他们走来。

“秦风,你在说我们么?”

随后,就当秦风即将走近的时候,景仁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惊骇,故作镇定地问道。

他虽然猜到秦风可能已经知道他将山参膏调包的事情,但选择装傻充愣。

“你们是主动交出人参膏,跟我去苏家赔罪,还是让我动手?”秦风脚步不停,以问代答,语气毋庸置疑。

咯噔!

尽管猜到了秦风可能已经知道山参膏被调包的事情,但听到秦风亲口说出来,景仁心头还是微微一颤,然后继续装傻:“秦风,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见棺材不落泪!”

秦风闻言,眼睛眯起,目光死死锁定景仁。

刹那间,景仁只觉得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一般,浑身不由紧绷,心中恐慌不已,惊呼道:“秦……秦风,你想干什么?”

这一次,秦风没有回答,只是迈步走向景仁,那沉闷的脚步声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音似的,震得景仁心头发颤,心中的恐惧呈直线上升。

“王叔,拦住他!”

惊恐之余,景仁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王钟,开口求救。

“是,景少!”

王钟迅速回应一声,然后快步上前,挡在了景仁的身前。

“就凭你,也敢拦我?”

话音出,人影动!

秦风一声低喝,脚下一晃,直接从原地消失。

旋即,他宛如鬼魅一般,瞬间出现在王钟身

前,右手顺势一挥,像是拍苍蝇一般,一巴掌拍向王钟。

这一巴掌,秦风虽然未曾动用内劲,只动用了肉身力量,但力道恐怖,一掌拍出,空气直接被震开、炸裂,劲风扑面扫向王钟。

危险!

王钟心中示警,但已来不及躲闪,只能凭借战斗本能和经验,迅速调动体内暗劲,竖起左臂横档。

“砰!”

“咔嚓——”

下一刻,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王钟的左臂被秦风一巴掌拍中,可怕的力道直接震破了他手臂上的暗劲防御,震断了他的手臂,令得他整个人腾飞而起,宛如螺旋似的,在空中转了两个圈,重重地跌倒在地。

一巴掌。

秦风只用了一巴掌,便抽飞了王钟!

这一幕,仿佛拍电影似的,让那名机场领导、安检工作人员及周围的旅客看得目瞪口呆,脸上充斥着不敢置信!

不光是他们,就连王钟本人心中也是掀起了惊涛巨浪!

他虽然知道,自己绝非秦风的对手,但也没有想到,自己与秦风的差距竟然会如此之大——秦风未曾动用内劲,他都不堪一击,若是动用内劲,绝对可以杀他如斩草!

心中震撼的同时,王钟强忍着手臂断裂的剧痛站了起来,试图再次阻拦秦风对景仁出手。

虽然他知道自己抵抗秦风,无疑于以卵击石,但他身为景仁的保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确保景仁的安全。

“王叔,你不是他的对手,不要出手了。”就在这时,景仁开口阻拦王钟。

他刚才也被秦风的强大与强势惊到了,但身为景家少爷的他,心理素质不错,外加有景家这座大靠山,多少有些底气。

愕然听到景仁的话,王钟先是一怔,然后停下脚步,不再自寻死路地去阻拦秦风。

“秦风,你到底想干什么?”

与此同时,景仁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秦风,强作镇定地问道。

“啪——”

回应景仁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秦风二话不说,扬手就是一巴掌!

景仁被秦风一巴掌抽翻在地,一阵头晕目眩,脸上颧骨碎裂,血肉模糊,好不凄惨。

这还是秦风刻意控制了力道,否则以他的实力,哪怕不催动内劲,仅凭肉身力量,也能一巴掌抽爆景仁的脑袋!

一巴掌抽翻景仁,秦风没有继续出手,而是弯腰捡起景仁的公文包,拉开拉链,掏出了那瓶

山参膏。

“这是小静送给苏老的生日礼物,你们却以给苏老治病为由,故意隐瞒、谎报山参年份,而且暗中调包。”

秦风拿着瓶子,眯眼盯着景仁,冷冷道:“你们是想找死么?”

“秦……秦风,我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不代表景家无人是你的对手,相反,整个景家比你强的大有人在,你若杀了景少,我保证景家不会放过你!”

听到秦风的话,王钟心头一颤,生怕秦风会一巴掌拍死景仁,连忙开口搬出景家,试图威慑秦风。

“啪——”

下一刻。

王钟的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又一个耳光声。

他再次被秦风一巴掌抽飞了出去!

这一次,秦风虽然依旧没有动用内劲,但含怒出手,一巴掌直接将王钟的颧骨抽得粉碎,半张脸塌陷、变形,影响到啮合关节,几乎无法正常说话了。

“秦……秦风,王叔刚才的话绝非恐吓。我们景家是隐世的武学世家,传承上千年,这意味着什么,想必你心里很清楚……”

就当王钟再次被秦风一巴掌抽飞的同时,景仁从发懵的状态中回过神,生怕秦风会直接拍死他,但却竭力地压制着内心那份恐惧,再次开口。

然而——

不等景仁把后面的话说出口,秦风俯身,抓住景仁的脖子,像是老鹰拎小鸡似的,一把将景仁拎起,冷冷道:“景家很了不起么?比起华夏杨家和日本山口组如何?”

“——”

景仁闻言,想到了秦风的种种事迹,顿时无言以对。

论在华夏的影响力和势力,景家自然无法与杨家这样的顶级豪门相提并论,而论武力,景家即便有高端武力,整体武力值也未必比得上日本地下世界的龙头山口组。

“秦风,这件事到此为止,如何?”

景仁再次开口,他决定暂避秦风的锋芒,暂时息事宁人。

“你觉得可能么?”

秦风面无表情地说着,然后直接拎着景仁离开。

“秦风,你真的要与我们景家为敌么?”

景仁试图挣扎,但整个人像是被固定了似的,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的,当下急眼了。

“我要还小静一个公道,同时也让苏家人看清你们的险恶嘴脸。”

秦风一边拎着景仁朝着机场外走去,一边说道:“至于为敌,我的敌人不少,不介意多你们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