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3章 目无王法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景仁打着给苏儒林的名义,联合李珍将陈静送给苏儒林的山参膏被调包了!

当看到照片后,秦风心中便做出了这样的判断,眉目指间充斥着怒意!

没错……

是怒意!景仁和李珍两人打着专家的旗号,先是讥讽、嘲笑陈静送给苏儒林的山参膏绝对不可能是百年以上的,让陈静受了委屈,等鉴定结果出来之后,不但为了保留脸面,继续欺骗苏文,而且巧取豪夺,直接将

山参膏调包了……

这一切,怎能不让秦风恼火?

虽然恼火,但秦风的头脑保持着绝对的冷静,他知道当务之急首先是要将那份山参膏追回来,然后还陈静一个公道,同时让包括苏文在内的苏家人看清楚景仁和李珍两人的丑恶嘴脸。

秦风稍作沉吟,便立刻回拨了江开辉的电话。

“江书~记,请你再帮我一个忙。”电话接通,秦风开门见山地说道。

“秦先生客气了,有什么需要做的,你尽管说。”江开辉没有询问秦风让他做什么,而是先答应了下来。

当初,他因为儿子江涛得罪秦风,与秦风发生冲突,导致失去苏儒林的支持,外加该事情本身对他造成了一定负面影响,导致他的仕途受到波及,没有利用上次变动的机会在职务前面加上常务二字。

后来,他与秦风化干戈为玉帛,暗中帮助秦风对付沈笑,在秋风行动中表现出色,立下功劳,并且成为各地学习的典范。

那份功劳,也让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直接挤进了南苏的权力中枢,成为南苏官场巨头之一。

这一切,让他更加坚定不能与秦风为敌,反而让他觉得与秦风合作的话,可以得到好处。

“你刚才给我发的照片瓶子里装的是给苏老治病用的山参膏,那个叫景仁的家伙私自将山参膏调包了,并且试图带出苏城。”

秦风不绕弯子,直奔主题道:“你帮我想办法暂时拖住他,不要让他登机,我去机场将山参膏追回来。”

“那个景仁好大的担子,连给老师治病的药都敢调包!秦先生,你放心,我现在就派人将他控制住,等你前去处置!”

江开辉故作气愤地说着,心中却是有些兴奋。

因为,秦风的话印证了他的猜测!

这件事,他看似在帮秦风的忙,但实则可以借此机会修复与苏儒林的关系。

这对于他本人乃至整个江家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

分钟后,苏城机场。

“你们检查完了么?”

安检通道里,景仁一脸不耐烦地看了下时间,皱着怒斥道:“我还有半小时就要登机了!要是耽误了我的行程,你能承担起后果吗?”

“先生请您耐心等待,只要我同事那边有了检查结果,会第一时间将您的物品归还。”安检工作人员客气地回应道。

“我他~妈等了快十分钟了,你们还没检查出个结果来,你还告诉我耐心等待?”

听到安检工作人员的话,景仁气不打一处来,当下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安检工作人员的衣服领子,低吼道:“我他~妈告诉你,现在,立刻,马上把我的东西给我拿回来,不要影响我登机!”

“住手……”

眼看景仁动手,其他的安检工作人员先是一怔,纷纷要上前帮忙。

“不想死的,都给我滚!”

然而——

不等他们接近景仁,王钟突然上前两步,宛如一座大山一般挡在景仁身前,怒目瞪着那些安检的工作人员,宛如一尊来自地狱的煞神,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杀意。

耳畔响起王钟杀气腾腾的话语,望着王钟那凶神恶煞的模样,感受着王钟身上散发的冰冷杀意,那些安检的工作人员纷纷像是被人一脚踢到了冰窖,心头一颤,浑身发寒,不敢再上前一步!

“通知你的同事,立刻把我的东西拿回来,听到没有?”景仁松开那名安检工作人员,再次重复道。

“安检3号通道,有人携带违禁物品,并且殴打安检工作人员,让警察过来处理一下!”

那名安检工作人员第一时间拿起对讲机,但没有按照景仁所说的那样说,而是让同事联系警察帮助。

“啪——”

随着那名安检工作人员的话音落下,景仁勃然大怒,直接甩出一巴掌。

景仁虽然没有从小练武,但毕竟出身于武学世家,从小用药物改善过身体,而且多少也会点武功,这一巴掌下去,直接将那名安检工作人员抽翻在地,半张脸红肿得如同馒头一样。“妈~的,真是给你们脸了!连你们南苏省~府办公室主任苏莉、你们苏城一把手见到我都客客气气的,你竟然敢跟我搞幺蛾子?我警告你,两分钟,两分钟之内,如果你的同事没有将我的东西送过来,你

这身皮我扒定了!”

景仁一脚踩在那名安检工作人员的脸上,冷冷道:“当然,你可以继续喊警察,最好把苏城公~安~局一把手喊来,我倒要

看看他敢不敢抓我?”

“住手!”

景仁的话刚一出口,几名警察便从前方冲了过来。

机场属于特殊的公共场合,安保级别很高,不但要定时不定时地进行巡逻,而且出警速度极快。

警察的到来,让周围的旅客纷纷撒开,躲得远远的,防止被卷入风波。

而景仁非但没有一丝恐惧,反倒是一脸有恃无恐,甚至都没有挪开踩在那名安检工作人员脸上的脚。

“抱头,蹲倒,快点!”

看到这一幕,领头警察勃然大怒,当下大吼一声。

因为,在他看来,景仁的所作所为是在挑衅警察的尊严和法律的权威!

“我刚才对他说的话,对你们依然有效。”

景仁依然不可一世,冷冷威胁道:“你们现在立刻将我的东西归还我,这件事到此为止,否则我现在就给你们苏城一把手黄建民打电话!”

“抱头,蹲倒!”

回应景仁的是又一声怒喝,领头警察直接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对准了景仁。

这一幕,顿时吓得四周的旅客逃窜,也让那些原本拍摄视频的人们第一时间收起了手机,跑着离开。

“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敢用枪指着我。”

面对漆黑的枪口,景仁依旧没有哪怕一点点恐惧,反倒是怒意更甚,“王叔,断他一只手!”

“是,景少!”

王钟第一时间领命,然后体内暗劲催动,脚下一闪,整个人宛如一道幻影,瞬间出现在为首警察的身前。

“咔嚓!”

下一刻,清脆的断骨声响起。

为首的警察尚未作出任何反应,便被王钟一下掰断了手腕,手枪脱手而落。

“啊——”

为首警察吃痛惨叫一声,而后随着“砰”的一声,他的配枪掉在了地上。

咯噔!

之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剩下三名警察纷纷惊得愣在原地,宛如三尊雕塑,一动不动,望向王钟的目光充斥着惊恐。

“还有人想拔枪么?”景仁再次开口,他像是神灵一般俯视着四名警察,完全目无王法,“既然没有的话,那我提醒你们,还有一分钟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