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章 分分钟教秦风做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当夕阳即将落下山头的时候,秦风驾驶着张欣然那辆老款迈巴赫,载着苏妙依、张欣然和陈静三女来到了苏园门口。

“秦先生、苏小姐、张小姐、陈小姐!”

汽车停下,门口的武~警敬礼问好,他已经跟秦风四人熟悉了。

“你好,张兵。”

秦风回了个军礼,然后才重新启动汽车,驶入苏园。

“人和人的差距还真是大。”

目送着汽车离开,武~警想到景仁和秦风的对比,忍不住感叹一句。

“咦,妙依,你家今天有客人,而且是南贵牌照的劳斯莱斯幻影——南贵哪个老板这么有面子,居然可以见到你爸?”

片刻后,当迈巴赫驶到主建筑门口的时候,秦风四人看到了停在门口不远处的那辆外地牌照的劳斯莱斯幻影,其中张欣然有些好奇地开口问道。

“没听我爸说这事。”

苏妙依有些奇怪,以她对自己父母的了解,既然喊秦风、张欣然、陈静三人来吃饭,是不可能再喊其他人的。

嗯?

与此同时,秦风却是将目光投向了站在劳斯莱斯幻影旁的王钟。

以他的眼力,一眼便看出王钟是一名武者,而且判断出王钟的实力不弱,已迈入了暗劲的门槛。

这个发现,让秦风多少感到有些意外!

因为,当今社会,武者数量稀少,暗劲武者更是少之又少,而能够让暗劲武者当保镖的人,绝对不简单。

毕竟,就连身为南青洪掌舵者的沈天祥,其贴身保镖也只是实力相当于暗劲武者而已。

“我们等苏叔会客结束后再进去吧。”

心中好奇的同时,秦风开口提议,然后得到了苏妙依、张欣然和陈静的一致通过。

随后,秦风四人走下车,站在车旁等待着,心中均是很好奇苏文到底在见谁。

而在此过程中,秦风敏锐地感应到,站在劳斯莱斯幻影旁的王钟,一直在暗中观察他。

对此,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苏叔,真的不出去吃饭吗?”

与此同时,主建筑的大厅里,景仁已经起身,他刚才邀请苏文出去共进晚餐,但被苏文婉拒,此刻要走了,旧事重提。

“吃饭就不去了。”

苏文摇摇头,然后想到自家领导的警告,没敢客气地挽留景仁吃饭。

“好吧,那我改天再来拜访苏叔。” 景仁只好放弃。

“好。”

苏文点点头,然后礼节性地送景仁出门。

“是他?”

主建筑外,苏妙依看到景仁与父亲苏文走出后,瞳孔陡然放大,脸上充斥着惊讶。

“妙依,你认识那个人?他是谁啊?”

张欣然闻言,忍不住开口问道,脸上的惊讶比苏妙依还浓。

“也不算认识吧,昨天有过接触,他叫景仁,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苏妙依如实说道。

“什么情况?他不会是你的追求者吧?”张欣然心中八卦之火燃烧,觉得这里面有故事。

“我就知道你要问,是这样的……”

苏妙依哭笑不得,然后言简意赅地将自己与景仁相识的经过告诉了秦风、张欣然和陈静三人。

“哎呀,这个家伙不简单啊,居然花费那么大的代价追你。”

张欣然笑着打趣,然后看到景仁竟然朝这边走来,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夕阳下,景仁与苏文告别之后,看到了秦风和三女,一边朝着四人走来,一边用目光打量着四人,其中目光在秦风身上停留的时间最久。

“妙依!”

打量过后,景仁远远地便向苏妙依挥手打招呼。

听到景仁亲昵的称呼,苏妙依悄然皱了下眉头,并没有回应,而是扭头冲秦风问道:“风哥,我们过去吧?”

“好。”

秦风点点头,然后与三女一同朝着景仁迎去。

“妙依,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当秦风四人走近后,景仁面带微笑,再次开口说道。

“是挺快的,但这不是有缘,而且比昨晚更刻意。”苏妙依开口回应,暗有所指。

景仁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但表情瞬间变恢复正常,像是没听懂苏妙依的话似的,装傻充愣地指着秦风三人问:“妙依,这三位是你的朋友吗?可以介绍我给我认识吗?”

“喂,景仁对吧?妙依可是告诉我们,你们昨晚才第一次接触,你今天就张口闭口地喊她妙依,搞得你们很熟的样子,这不太好吧?”

这一次,不等苏妙依开口回答,张欣然便皱眉说道,她对景仁的初次印象不好。

“我和妙依确实不太熟,不过我一位叔叔是妙依爷爷的御医,我今天按照那位叔叔的嘱托来拜访了苏叔,以后应该会跟妙依熟悉的。”

景仁眉头一挑,看了张欣然一眼,做出解释,然后道:“我叫景仁,是景医药业的,请问你是?”

“我是谁跟你有关系么?”张欣然冷哼道。

“这两位是我的好闺蜜张欣然、陈静,这位是风哥。”

眼看张欣然与景仁杠上了,苏妙依开口圆场,主动介绍秦风三人。

她虽然对于景仁也没有什么好感,但景仁毕竟是她父亲的客人,而且按照景仁所说,景仁的叔叔还是她爷爷的御医,从礼节来讲,不能太不给景仁面子。

“你是秦风吧?”

听到苏妙依的话,景仁再次将目光投向秦风,明知故问,然后道:“在过去一年中,我听到你的名字很多次,对你的大名简直如雷贯耳,很高兴认识你。”

话虽然这样说,但景仁并没有伸手与秦风握手的意思。

“妙依没提我的名字,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叫秦风的?”秦风问道,他觉得景仁知道他,只是一直在装傻。

“唔……如我之前所说,我听说过你很多次,也听说你跟妙依关系很好,都在东海大学,所以才认定你是秦风。”景仁说着,不等秦风回话,便话锋一转,道:“我不光听说过你,而且知道你是一名武者,实力很强。我们景家不但行医,而且做药材,有武者都跟我们买药材,用于练武之后泡药浴,改善体质。如果你有

需要的话,尽管开口,这世上有的药材,我们景家都有!”

“嘿,真是口气比脚气还大!”

眼看景仁在秦风面前装~逼,张欣然心中更加不爽,直接当面怼。

“谢谢,不过我从不用药浴。”秦风也开口了,礼节性地表示感谢。

“这样啊,那算了。”

听到张欣然的话,景仁有些不爽,听到秦风的话,景仁又有些惊讶,而后心中讥笑不已。

因为,他很清楚,一名武者的成就高低,除了取决于天赋和努力之外,还有药材——各种珍贵药材用来泡澡的话,不但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武者的体力、精力,而且可以极大地改善武者的体质!

“妙依,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再见。”

心中讥笑过后,景仁懒得再与秦风说什么,而是与苏妙依道别。

“再见。”

苏妙依做出回应。

景仁不再废话,直接转身走向那辆劳斯莱斯,待王钟拉开车门后,钻进车里。

汽车启动,车窗打开,景仁冲秦风四人挥了挥手,便乘车离开了苏园。

“王叔,那个秦风刚才告诉我,他从来不用药浴,你说他是不是装

~逼?不用药浴他在武学领域能有现在的成就?”汽车即将驶出苏园的时候,景仁回想起秦风的话,忍不住冷笑道。 “景少,这点有可能是真的。因为,这世上用药浴的武者不多,一来是费用太昂贵,再者就是没有合适的药方。换句话说,这世上没有人可以像景腾少爷那样每天练武之后用珍贵的药材泡药浴。”王钟笑着

说道。

身为景仁的保镖,他很清楚,景家是一个古武世家,核心在于“武”,而不是医。

古时候,景家为了让家族里的武者变得更强,研究除了药浴方子。

如今的景家,不但继承了祖传的武功,还有药浴的方子,这也早就了景家在中医领域的地位和景医药业有限公司的繁荣。

而即便如此,景云林这一家依旧是景家的旁支,在景家中地位并不高——景家真正的直系是景云峰那一家,至今尚未出世!

“哦?”

王钟的回答让景仁有些意外,“按你所说,他不用药浴,却可以在这个年纪踏入化劲,岂不是武学天赋比我腾弟还要可怕?”

“那倒不是,武学境界虽分为明劲、暗劲和化劲,但现代武学和古武不可相提并论——古武远比现代武学强大!”

王钟摇摇头,道:“举个例子,古代武学界可是有神境宗师存在,现代哪有?”

“如此说来,无论是武学天赋还是真正实力,那秦风都无法与腾弟相比?”景仁笑着问。

“那秦风虽然年纪轻轻突破化劲,算个天才,但号称前无古人,其实是一个笑话——那些隐世的古武世家和门派,哪个传人没有突破化劲?”

王钟一脸讥笑道:“你不要看他被吹嘘为华夏乃至全球武学界第一人,如果景腾少爷出世的话,他绝对不是景腾少爷的对手!”

“既然如此,那他最好不要招惹我,否则我让腾弟分分钟教他做人!”

景仁一脸冷笑,言语之中充斥着对秦风的不屑和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