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章 登门拜访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立下过后,东海的气温明显攀升,已是黄昏时分,室外的气温依然超过了二十五度,整座城市宛如一座桑拿室,让人汗流浃背。

“你看你都出汗了,要不把空调打开吧?”

东海苏园主建筑的厨房里,李淑琴正在准备晚餐,忙得汗水淋漓,苏文在一旁看不过去了,忍不住开口道。

“不行,空调能不吹就不吹,对身体不好,尤其是出汗的时候。”李淑琴断然拒绝。

“可是今天实在是一点风都没有,我都把两边窗户打开了,都无济于事。”

苏文叹了口气道,他知道妻子是倔强的性子,认准的事情别说八头牛,就是八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你别给我添乱了,处理你自己的事情去。你说说你,小风妙依他们好不容易回来吃顿饭,你却要见什么景家的后代?”李淑琴很是不满道。

“领导,我也是被逼无奈啊。”苏文苦笑道:“你知道的,那景云林的学生李珍曾经是咱老爷子的御医,前后服侍老爷子近十年,那李珍亲自打电话给我,说景云林的孙子要来拜访我,我也不能把人拒之门外啊。我倒是不在乎别人怎么背

后说我,就怕有人拿这事说老爷子啊。”“谁说不让你见了?你见也不用非要今天见啊,可以改天啊。你难道就不会撒谎,你今天在外地,或者有公事走不开?我就不相信,你晚见那景云林的孙子两天,就有人敢说咱老爷子的坏话?”李淑琴冷哼

道。

“也是,怪我,我怎么就没有想起撒谎这一茬呢。”

苏文苦笑,他为人正直,一身正气,撒谎两个字几乎与他无关——这辈子从未撒过谎。

“我可丑话说在前面,你见他可以,不要留他吃饭,我可不想跟他吃饭,更不想因为他的存在影响晚餐的气氛。如果你实在要让他留下来吃晚饭也可以,你自己去做!”李淑琴警告道。

“遵命,领导。”

苏文苦笑着摇摇头,然后离开厨房,来到大厅,一边喝茶,一边等待着景仁登门拜访。

与此同时。

景仁乘坐着那辆挂着外地牌照的劳斯莱斯幻影,即将抵达苏园。

“景少,我曾听说,在东海,这苏园的门是最难进的,门槛比东海一把手办公室的门槛还高。”王钟开始减速,准备靠边停车,然后看到苏园的大门,忍不住说道。

“王叔,任苏园门槛再高,我还不是想进就进?”景仁笑着说道,言语之中难掩得意。

“李大夫亲自

打了电话,那苏文肯定不敢把景少您拒之门外。不过,我听说那苏文臭老九的气息很浓,稳妥起见,我就不进去了,就把车停门口等您好了。”王钟想了想说道。

“不用,我不信那苏文不让你进,何况,你把车停在门口,我要双手把东西拎进去啊?”景仁直接否决了王钟的提议。

“也是。”

王钟说着,踩下刹车,将车停在了苏园门口。

门口,那名站岗的武~警看到来车,一脸严肃地走了过来,先是敬礼,然后道:“这里禁止停车……”

“我找苏文,你帮我汇报一声,就说我是景仁。”景仁直接打断了武~警的话。

“好。”

武~警冷漠地回应着,同时上下打量了景仁一番,好奇景仁到底是何方神圣。

因为,在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人到苏园拜访,口气这么大的,即便是东海一把手前来也是称呼苏文为苏校长,而不是直呼其名。

带着好奇,武~警拨打电话汇报,最后得到指示,对景仁的车放行。

很快,王钟驾驶着汽车,载着景仁驶入苏园,然后一路驶到了苏园的主建筑门口。

汽车停下,王钟跳下车,习惯性地为景仁拉开门后,才取出景仁给苏文带的礼物——四份昂贵的药材,有人参、虫草、灵芝和雪莲花。

景仁看了一眼古声古色的主建筑,发现苏文并未站在门口等待,皱了皱眉,然后带着王钟径直走向主建筑。

“您好,苏叔叔,我是景仁。”

很快的,景仁带着王钟步入了主建筑,看到苏文在客厅里喝茶,连忙加快脚步,皱起的眉头不知何时已经松开,而且脸上堆出了笑容,那叫一个客气、尊敬。

“小景啊,李大夫给我打过电话,来,过来喝茶。”苏文起身微微一笑,然后招呼景仁一起喝茶。

他虽然对于景仁登门拜访没什么兴趣,但没有盛气凌人,反倒是平易近人,而且将礼节做得无懈可击。

“好嘞!”

景仁点点头,然后转身对王钟道:“王叔,你把东西放下,在外面等我吧。”

“小景,东西就不留了,让他带走吧。”苏文开口说道。

“苏叔,您也知道,我们景家除了行医之外,做些药材生意,我给您带了点药材,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礼物。”景仁闻言,心中有些不悦,但没有表现在脸上,而且脸上笑容不减。

“小景,我身体挺好的,要药材也没什么用,而且苏

园从不收客人的礼品,这是我定的规矩,规矩可不能破。”苏文摇头,态度坚决。

“那好吧,小侄听从苏叔您的指示。”

再次听到苏文的话,望着苏文那一脸没得商量的表情,景仁心中不悦呈直线上升,但还是微笑着回应,然后转身对王钟道:“王叔,那就按苏叔说的,把药材也带出去吧。”

“好的,景少。”

王钟点点头,然后对苏文示意了一下,拎着四盒药材离开了大厅。

“苏叔,苏爷爷身体还好吗?我这次来拜访您之前,李叔给我打了电话,除了让我给您和苏爷爷带好之外,特别担心苏爷爷的身体,还说过段时间来为苏爷爷检查一下身体。”

当王钟离开之后,景仁坐在了苏文的对面,双手接过苏文递给他的茶杯,然后率先开口,用李珍来打开话匣子。

“老爷子身体挺好的,你帮我谢谢李大夫。”苏文微笑道。

“好的,苏叔。”

景仁微笑点头,然后又问道:“对了,怎么没看到妙依妹妹?”

“你认识妙依?”

苏文脸色微微一变,眉目之间涌现出了几分惊讶,他完全没有想到景仁会和自己的女儿认识。

“苏叔,我和妙依妹妹刚认识。”

景仁解释道:“前段时间,我去唐阁餐厅吃饭,正好碰到妙依妹妹在那里弹琴演奏,之后我又在那里听过她一次演奏,昨天是第三次,也是真正意义上的认识。”

“这样啊,那丫头喜欢自己赚钱旅游,劝她也不听。”苏文如是说着,心中却是泛起各种念头。

得知景仁要来拜访自己后,他曾想过景仁的拜访目的,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商业目的。

景家家主景云林是华夏最知名的中医之一,医术高明,带出了好些徒弟,但其儿子也就是景仁的父亲并未如他一样行医,而是一头扎进药材行业,成立了景医药业有限公司。

凭着景家的医术和在中医领域的地位,景医药业有限公司发展迅速,如今是华夏最大的中药药材公司,几乎垄断了南半国的中药药材市场,但并没有上市。

按照苏文的判断,景医药业有限公司准备上市了,景仁想到他这里来取经。

如今,听了景仁的话后,苏文觉得,景仁登门拜访不是为了商业目的,而是为了自己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