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章 不死不休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郭俊珉的葬礼震惊了整个华夏地下世界,甚至让全球地下世界都为之震动!

因为,它是华夏地下世界规格最高的葬礼!

没有之一!

而这一切,只因为华夏地下世界的江湖大佬们给秦风面子。

夕阳西下,黄昏来临,朝霞布满西边的天际,美轮美奂。

夕阳下,江宁钟山高尔夫富人区18号别墅,金光灿灿,院子里的花草树木沐浴在夕阳下,生机勃勃。

诸葛明月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短裙,站在别墅大厅里,望着杨策的遗像,怔怔出神。

“策,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我还是想对你说,我不希望他死了。”看着,看着,诸葛明月忍不住道:“原本,他杀了你,是我的仇人,而我也想尽一切办法去杀他,可是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每当我觉得他必死的时候,他都会以让我无法想象的方式扭转局势,不但安然

无恙,而且让他的敌人以悲剧落幕。”“你还记得当初沈天祥派人霸道地让你归顺南青洪,你失眠了两天两夜,最后选择拎着脑袋当尿壶拒绝吗?你可能做梦都想不到,曾经不可一世的沈天祥成为了阶下囚,而他的南青洪也将从华夏地下世界除

名。甚至,就连当初让我们做梦都想攀上关系的杨家太子,也败在了他的手中,丢掉了仕途,而且注定会失去自由,甚至有可能丧命!” 诸葛明月用一种复杂地语气说道:“如今的他,虽然不是地下世界的人,但他一句话就能决定华夏地下世界的格局,这简直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当然,最重要的不是这一切。如果只是这一切的话,我会

慢慢地等他死去的消息。重要的是,他救了我的命,是我的救命恩人!仇人和恩人这种角色的转换,让我的心里很乱——心里最真实的声音告诉我,我不希望听到他死去的消息!”

“我不奢求你在九泉之下能够理解我、原谅我,但我想遵循内心的声音活着!”

话音落下,诸葛明月的脸上充斥着决然,然后取下了杨策的遗像,装进了一个皮箱里,像是永远地封存在了那里。做完这一切,诸葛明月坐在沙发上,想着秦风和杨策这次交锋的过程,一脸若有所思:“南青洪被除名,杨琨失去一切,这相当于秦风和青洪组织、杨家不死不休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无论是南青洪,还

是杨家都不会放过他——内忧外患,他能挡住这两大势力的报复么?”

能。

下一刻,诸葛明月的心中涌现出了答案。

这是她的直觉。

这个答案让她有些惊讶,但更多的则是信任。

这份信任,让她有些诧异。

她不知道从何时起出现,但却真实存在,深深地镂刻在了她的心中。

与此同时。

万里之外,美国洛杉矶,青洪山庄。

青洪组织的掌舵者雷狐召集包括洪天霸在内的大佬们,召开紧急会议。

会议的主题只有一个:接下来该如何对付秦风!

“雷哥,秦风那杂碎简直就是踩鼻子上脸,无法无天!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了,否则将一支处于被动之中。我们应该主动出击,趁早将他铲除,消除隐患!”一名青洪的长老开口了。

他姓泰名山,祖籍是泰山地区的,年轻的时候便因为杀人跑路,最终逃到了泰国,加入了青洪东南亚分部,然后凭借聪明的头脑和狠辣的手段,一步步上位,最终成为青洪组织东南亚分部的掌舵者。

这个身份,让他在秦风身上感到了巨大的压力——秦风如今已和青洪组织不死不休,而且灭掉了南青洪,按照就近原则,秦风接下来很有可能会对青洪组织东南亚分部开刀!

一旦秦风出手,泰山不知道自己改拿什么去抵抗。

“我同意泰老大的建议。”随着泰山的话音落下,又一名青洪组织的长老开口了,“如今,沈天祥注定要完蛋,南青洪也被除名了。如果我们不想办法干掉他的话,他接下来多半会对青洪东南亚分部出手!更为可怕的是,他的武学天

赋实在太恐怖了,如果等他成长起来,我们的日子会非常难过,青洪能否保住都很难说。”

“洪掌门,你怎么看?”

接连听到两名长老的话,雷狐将目光投向了洪门掌门洪天霸。

显然,他很清楚,以秦风目前的实力,放眼整个青洪,唯有洪天霸出手才有希望击杀秦风,否则其他人多半是送人头。

唰!

雷狐这话一出口,会场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洪天霸,满脸期待地等待着洪天霸的回答。

“只要他离开华夏,我就亲自动身去击杀他——这是我对大家的承诺!”

在众人的注视中,洪门掌门洪天霸开口了,言语之中充斥着冷冽的杀意。

“有洪掌门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

听到洪天霸的话,包括青洪掌舵者雷狐在内,所有人都暗自松了口气,但很快又有人问道:“洪老大,你认为什么时候干掉他最合适

?”

“当然是越早越好,但如同我之前所说,我要干掉他,必须要知道他的详细情况,准确地知道他出国的日子。”洪天霸沉声回应。

“以他的所作所为来看,他肯定会出国的。”

雷狐想了想说道:“一旦我们收到消息,洪掌门便立刻出手,争取一击必杀,送他去找阎王爷探讨人生。”

“好的,雷老大。”

洪天霸点点头,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杀意,那感觉仿佛若是秦风在场的话,会不顾一切将秦风乱刀捅死。

……

燕京,杨琨父母的住处。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哪怕是去求咱爸,你也一定要将我儿子捞出来!”杨琨的母亲情绪格外激动。

“他是你儿子,也是我儿子,如果有办法的话,不用你说,我肯定也会将他捞出来。”杨万年掐灭香烟,脸色难看道:“但你要知道,王虎成代表整个军~方表态,就算咱爸动用一切资源去救咱儿子也无济于事。甚至,杨家因为这件事情遭到很多人的批评,原本上升的势头也因此而终止,反

倒是猛然跌落,再次被秦家拉大了差距!”

“真……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杨琨的母亲不甘心。

“没有。”

杨万年摇摇头,然后再次点燃一支香烟,似乎想用尼古丁来麻醉内心的烦恼。

“既然没有办法救出咱儿子,那给咱儿子报仇总可以吧?”

再次听到杨万年的话,杨琨的母亲绝望了,她足足愣了好几秒钟,而后像是疯了一般,满脸恨意道:“如果你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我也不活了,我下去陪儿子!”

“你觉得的我会放过那个小畜生么?”

杨琨反问,然后不等妻子回话,便冷冷道:“不光是我,咱爸和整个杨家人都不会放过他——很快,我就会让他为这次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你的意思是?”

杨琨的母亲心中一动,但不敢肯定。

“那个小畜生的功夫是好,手段也颇为了得,但在华夏,比他功夫好的人大有人在,比他有手腕、有头脑的人更是无处不在!”

杨琨冷冷道:“儿子的仇不可能不报,杨家也绝不容忍被人骑在头上撒尿——既然已不死不休,那他必须死,就算秦家演双簧最终力保他,也无法改变这个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