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章 怎么可能?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正午时分,阳光明媚,杨琨瘫坐在地上,右手血肉模糊,望着秦风离去的背影,不断地嘶吼,但是任他喊破喉咙,秦风也没有给予任何回应,也未回头看他一眼,甚至连脚步都未曾停顿一下。

这一幕,让围观的人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同样也让杨琨所在单位纪~检一把手和几名属下唏嘘不已。

他们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杨琨初到单位报到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当时,很多圈子都在流传杨琨的仕途重回轨道,依然是未来大佬的有力争夺者。

而如今,距离杨琨到这个单位还没有多久,杨琨却如同一条疯狗一样,趴在地上,冲着秦风的背影,不断地嘶吼。

这种截然的反差,带给了他们不小的冲击!

内心冲击之下,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那个渐行渐远的青年,目光中尽是佩服。

那个青年在被秦家除名,近乎众叛亲离,被所有人不看好的前提下,却是将杨家太子拉下马,获得了这场争锋的最终胜利,这份手段和能力,绝非一般人可以比拟!

“倘若秦家青年如同其他大院子弟一样从~政的话,未来可以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看着,看着,杨琨所在单位纪~检一把手忍不住暗问自己,而后摇了摇头,认为这个假设毫无意义,便扭头对身后的手下说道:“带他先去医院处理伤势,然后再送到上级部门那里。”

几名属下第一时间领命,穿过马路,前去搀扶杨琨。

看到这一幕,杨琨所在单位纪~检一把手心中明白,杨琨刚才主动攻击秦风,导致受伤,完全是咎由自取,秦风不用负任何责任。

随后,就当杨琨被送往医院处理伤势的同时,燕京某个高档的写字楼顶楼。

身为叶家大小姐、杨家未来太子妃的叶子菲,拿着手机,不断地在宽敞、豪华的办公室里踱步,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几分钟前,她听到了杨琨要被调查的消息。

虽然理智告诉她,消息的来源不会有问题,而且准确性极高,但她依然不信。

因为,就在昨晚,杨琨还告诉她,杨万年乃至整个杨家要动用手中的能量保他万无一失,结果这才过了一个晚上,就传出杨琨悲剧的消息!

她想打电话找杨琨求证,奈何杨琨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处于关机状态。

这让她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理智告诉她,杨琨的确栽了!

但即便如此,她依然有一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心态——除非

杨琨亲自告诉她,否则她不相信。

不相信?

“叮铃铃——”

就在叶子菲心急如焚的同时,办公桌上的座机突然响起,铃声打破了办公室里那令人窒息的安静。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让叶子菲一怔,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办公桌前,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号码,发现是助手的来电后,并未接听。

以她此刻的心情,不要说是助手的电话,就算是最重要的商业合作伙伴打来电话,她也会置之不理。

因为,对她而言,杨家太子妃这个身份,可远比生意重要,甚至比她叶家大小姐的光环都要重要!

这个身份,将决定她后半生的荣华富贵。

而如今,这个身份可能会出现变故,她怎么可能有心思去管其他事情?

“砰砰——”

很快的,就当叶子菲再次拿起手机拨打杨琨的电话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叶子菲不予理会。

嘎吱!

旋即,伴随着一声轻响,房门应声而开,叶子菲的助手有些不安地走了进来:“叶总……”

“滚出去!”

叶子菲怒喝一声,直接打断了助手的话。

然而——

面对叶子菲的怒喝,一向言听计从的助手却没有按照指示立刻离开,而是扭头,有些不安地看向门外。

“你耳朵聋了?听不到我的话?”

叶子菲见状,放下手机,皱眉瞪着助手。

这一次,不等助手再说什么,几名警察走了进来。

嗯?

看到警察,叶子菲的瞳孔陡然放大,眉目之间闪过一抹无法掩饰的惊慌——理智告诉她,警察来这里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是刑侦局的,这是我的证件。”

仿佛为了印证叶子菲的猜测似的,为首的警察开口了,同时掏出了自己的证件,打开,给叶子菲亮了一下。

“警察同志,你们有事吗?”

叶子菲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怒意、焦虑和不安,故作镇定地问道。

“叶子菲,你涉嫌帮助杨琨雇凶绑架、杀人,请接受我们的调查!”为首的警察面无表情地开口。

唰!

随着为首警察的话音落下,叶子菲顿时脸色狂变,整个人直接僵在了原地。

“带走!”

为首警察见状,不再废话,大手一挥,下达命令。

“等……等等,你们可能搞错了,我要给你们刘部长打个电话!”

再次听到为首警察的话,看到两名警察朝自己走来,叶子菲如梦惊醒,有些惊慌地说道。“叶子菲,我知道你肯定认识我们刘部长,我也知道你是叶家的人,你的家族有很多领导,而且级别不低,但你应该明白,我们国家是一个法治的国家,人网不可能凌驾于在法网之上。不要说你,即便是你

的未婚夫杨琨,如今都被纪~检部门带走了,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为首的警察沉声说道。

“呃……”

叶子菲闻言,再次以一怔,握着手机的右手,僵在了空中,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刘部长的电话,但她却没有摁下拨通键,而是满脸不敢置信道:“你确定杨琨被纪~检部门带走了?”

“我相信你也知道了,只是心里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罢了。你是女同志,我不想让我的人动粗,所以你最好配合一下。”为首的警察再次开口,做出警告。

啪——

这一次,回应为首警察的是一声脆响。

手机从叶子菲的手中滑落,然后狠狠地摔在了地板上,四分五裂,就如叶子菲此刻的心情。

心碎无痕,万念俱灰。

看到这一幕,为首警察对着两名属下默默点了点头,后者不再等待,直接上前给叶子菲戴上了手铐,押了出去。

整个过程,叶子菲都没有反抗,而是十分配合,或者说她整个人处于发懵状态更为准确一些。

因为,她的心中完全被一个疑问所占据:杨琨怎么可能败给被秦家除名的秦风?

疑惑这一点的不光是叶子菲。

西南某市,秦智的住处。

“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难道你爷爷出手帮他了?”华琳满是疑惑地冲秦智问道。

她已得知了杨琨悲剧的消息,并且从秦智那里得到了确认,消息无误。

“不可能!”

秦智面色难看地摇头,道:“他已经被赶出秦家了,而且对我爷爷那般不敬,我爷爷怎么可能帮他?”

“那他凭什么扳倒杨琨?即便按照流传的,杨琨与黑势力勾结,证据确凿,但证据这玩意,最终还是人说了算啊——只要杨家力保杨琨,仅凭他现在的关系,怎么可能让杨琨悲剧?”

华琳依然不解,如她所说,如果没有秦家为秦风站台,就算秦风拿出铁证,也很难扳倒杨琨。

凭什么?

怎么可能?

这一次,秦智没有说话,他的脸色极为难看,那感觉比和华琳啪啪啪的时候几下交货、无法石更还要郁闷十倍、百倍!

因为与秦风手足相残,他对秦风恨之入骨,做梦都想看到秦风悲剧。

原本,他以为失去秦家支持与庇护的秦风,肯定会栽在“焕发第二~春”的杨琨手中,结果却再次让他失望了——秦风不但平安无事,而且亲手葬送了杨琨的仕途,甚至有可能通过法律终结杨琨的生命!

这一切,除了带给了他极大的震惊之外,也带给了他巨大的失望。

失望之余,他不禁回想起了上次与秦风手足相残的事情,心中突然涌现出了一个让他有些发慌的念头!

手下留情。

秦风上一次手下留情了。

否则,秦风像对付杨琨这样,用一击致命的手段对付他,他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念头浮现,他如芒在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