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章 尘埃落定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听到听筒中传出的闷响,杨万年几乎能够联想到电话那头的情形,他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因为,他知道,事到如今,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根本无法改变杨琨悲剧的结果了。

何况,纪~检部门的人马上就要去带走杨琨了,若是当场看到杨琨与他通话,对他和整个杨家都不是什么好事。

“怎么会这样?父亲不是找人证明那些录音和视频都是假的么?为什么会证据确凿?”

与此同时,杨琨满脸呆涩,喃喃自语,忍不住闻着自己。

“砰——”

回应杨琨的是一声闷响,办公室的门应声而开。

杨琨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依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宛如一尊雕塑。

杨琨所在单位负责纪检工作的领导带着几名纪检工作人员推门而入,看到杨琨的反应,均是心如明镜——杨琨已经知道东窗事发了!

对此,他们一点也不感到惊讶——杨琨可是杨家太子,曾经的红鼎俱乐部领军人物,若是不能提前知道自己出事,那才值得惊讶!

“杨琨同志,单位接到上级部门通知,有人对你进行了实名~举~报,你立刻暂停手中的工作,接受我们的调查!”单位纪~检~一把手面无表情地说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当下有两名纪~检人员要上前带走杨琨。

“我一向守规守法,对方举~报我什么?他们有什么证据?”杨琨闻声,从惊骇中回过神,做出垂死挣扎,试图为自己狡辩,同时也想为自己解惑。

“你是否守规守法,我们调查之后,自然会有结果!”纪~检一~把手冷冷说着,然后大手一挥,“带走!”

“杨琨同志,请你配合!”

两名纪~检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提醒了一句,然后再次走向杨琨。

这一次,杨琨没有吭声,也没有去看走向自己的两名纪检工作人员,而是不由自主地扭头,看向对面办公楼的那扇窗户。

阳光刺眼,那道让他做梦都想剁碎的身影,已不在窗边。

随后,杨琨被单位的纪检工作人员带走,整个人就仿佛行尸走肉一般,浑身没一点生气,甚至对一些办公室的人偷看、低声议论也不予理会。

与此同时。

对面那栋办公楼里,两名特工来到了关押秦风的审讯室。

“抱歉,秦风同志,根据我们最新掌握的信息,沈天祥没有被你劫持、杀害,而是被捕了。”

一名特工带着几分歉意道:“因为我们工作的失职,对你的生活和声誉造成的打扰,我们深感抱歉,也请你见谅——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确定可以走了么?你们不会再传讯我进行审讯,配合你们调查案子?”秦风反问。

“不会!”

两名特工不约而同地摇头,动作一致,表情都很坚决。

他们已经接到上级领导的命令,要求第一时间放走秦风,同时也从其他渠道打听到杨家太子出事了。

这意味着,杨家太子与秦家弃子的交锋,正式以秦风的胜出落下帷幕!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们继续将秦风留下来审讯,那不是开玩笑么?

这一刻,他们巴不得赶紧送走秦风这尊大佛,同时也祈祷着秦风大人有大量,不要找他们的麻烦。

“好。”

听到两名特工的话,望着两名特工一脸紧张的模样,秦风知道事情多半已经尘埃落定了,但并没有为难两人,而是点点头,直接起身离开。

“呼~”

目送着秦风走出审讯室,两名特工均是如负释重地松了口气,暗暗庆幸秦风心胸宽广,心中的石头悄然落地。

……

几分钟后,就当秦风走出院子的同时,两辆汽车从对面的大门驶出。

因为杨琨的所做的一切性质及其恶劣,事态很严重,为此,上级部门要求自己调查、审讯和处理。 此刻,杨琨所在单位负责纪~检工作的领导,要亲自将杨琨送到上级部门那里,也算是用这种方式将功补过——作为主管纪~检工作的领导,他没有及时发现、制止杨琨的违法犯罪行为,从某种意义上说

是一种失职。

杨琨坐在第二辆汽车的后排中间,左右两边各有一名纪~检工作人员看着他,防止他做出各种过激行为。

不过,两人都觉得这有些多余——自从他们带走杨琨的那一刻开始,杨琨整个人就仿佛丢失了灵魂一般,满脸呆涩,一声不吭。

嗯?

旋即,就当汽车驶出大门的时候,他们惊讶地发现,原本一脸死灰表情的杨琨,突然瞪圆眼睛看着前方,情绪忽然间变得格外激动,就连呼吸也有些急促!

“你怎么了?”

这个发现,让两名纪~检工作的人员都有些心惊,他们不约而同地开口问道。

“停……停车!”

回应他们的是一声嘶吼声。

汽车里,杨琨仿

佛一头暴走的野兽一般,双眼发红,目光死死地盯着前方的秦风,嗜血而骇人,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将秦风撕成碎片!

杨琨突如其来的嘶吼声吓了后排两名工作人员一跳,也令得开车的司机一惊!

“停车!快他~妈停车!”

旋即,不等两名工作人员和司机做出回应,杨琨猛地起身,一把掐住司机的脖子,怒吼道。

“杨琨放手!”

看到这一幕,两名工作人员纷纷拽住杨琨,但此刻的杨琨已经彻底失控暴走,他们一时竟然没拉住。

好在司机反应及时,第一时间踩下刹车,然后松开方向盘,要去掰开杨琨掐着他脖子的双手。

下一刻。

不等司机挣脱,杨琨主动松开了手,然后一把拉开了车门,用力一撞,直接将那名纪~检工作人员撞下了车,自己也跟着滚了下去。

“秦……秦风,你给老~子站住!”

杨琨一点也不在意身上传来的疼痛,而是像疯了一般,怒吼一声,像是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朝着秦风冲了过去。

这一刻,他因为跌下神态,即将丢掉仕途,甚至要失去自由和生命,无法接受这种巨大的反差,理智完全被愤怒所吞噬。

“杨琨,危险!”

看到这一幕,两名工作人员脸色一变,但已无法阻止,只能大声提醒杨琨这样冲过马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搞不好就会被当场撞死。

然而,杨琨对于两名纪~检工作人员的提醒完全不在意,或者说,此刻他的眼中只有秦风一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跟秦风拼命!

“茲~”

很快,汽车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响起。

“你特么找死啊!”

一辆辆汽车先后紧急停车,司机们将头伸出窗外,怒声骂道。

虽然他们因为市区道路限速的缘故,车速不快,及时刹车,没有撞到杨琨,但也气得不轻。

嗯?

对面的马路边,秦风本要拦下一辆出租车离开,结果听到了杨琨的怒吼,此刻看到杨琨满脸恨意、杀意地冲来,当下站在原地等着。

十米,五米,三米……

“秦风,我要杀了你!”

当杨琨冲到秦风身前只有两米的时候,他怒吼一声,然后借着奔跑之势,直接一拳砸向秦风。

秦风一动不动,任由杨琨的拳头砸来,只是那出拳的速度对他而言,宛如慢动作回放。

砰!

咔嚓!

下一刻,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杨琨一拳砸在了秦风的胸口上,被秦风的内劲反震,右拳仿佛炸开了一般,血肉模糊。

“啊——”

杨琨下意识地收回血肉模糊的胳膊,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那感觉比被宰杀的猪羊还要惨烈。

嚎叫的同时,他被震倒在地,也从愤怒中惊醒——以他的实力跟秦风动手,简直就是以卵击石,想找死!

“呼……呼……”杨琨没有再不自量力地对秦风动手,而是喘着粗气,满脸恨意地盯着秦风,低吼着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除了叶子菲与沈天祥见面的视频、通话的录音以及我和沈天祥通话的录音之外,你是不是还有其

他证据?”

没有回答。

秦风用一种麻木不仁的目光,像是看一条可怜虫一样看了杨琨一眼,然后直接转身大步离开。

“你他~妈告诉我!”

看到秦风要走,杨琨挣扎着要起身去追,结果不小心碰到了伤势,疼得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对着秦风的背影狂吼不止,那感觉仿佛若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败在了哪里,就算做鬼也不甘心!

这一刻。

他浑然忘记了,他自己亲自执棋,收沈天祥当狗,制定计划秦风的时候,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和胸有成竹!

他也忘记了,当他处于下风,棋局即将落败之时,他的父亲杨万年答应出手后,他是多么的有恃无恐!

他更忘记了,就在不久前,他还曾站在窗户前,以胜利者独有的姿态,冲着对面的秦风挥手示意!

“被踢出秦家的你,凭什么和我斗?”

凭什么?

秦家弃子步步为营,一击致命。

杨家太子咄咄逼人,满盘皆输。

尘埃落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