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章 有人欢喜有人忧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S:十分抱歉,上一章出现了一个严重的漏洞,杨琨的父亲是杨万年,我回头让编辑帮忙改一下。

……

“爸,我错了,我不应该再跟他死斗,而是应该将心思放在仕途上。”

等杨万年训斥够了之后,杨琨嘴巴泛苦地说道:“事到如今,我需要您的帮助。”

“你说,我怎么帮你?”

杨万年心中的怒意消散了不少,他也知道,当务之急首先要让杨琨脱离泥潭,否则杨琨的下场绝对会比上一次败在秦风手中更惨!

上一次,杨琨只是违规,这一次,可是违法!

两者一字之差,后果天壤地别!

“我的想法是,如果秦风杀死了沈天祥,动用一切关系,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

杨琨说出深思熟虑的想法,“如果他要利用那个沈天祥对我反戈一击,只能让相关部门证明那些录音、视频都是假的!”

“再一再二不能再三,你给我长点记性!”杨万年怒斥一句,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呼~”

杨琨松了口气,心中的担忧荡然无存。

他知道,父亲杨万年最后虽然依旧在怒斥他,但也间接地告诉他,认可了他的建议,将会帮他破局。

这样一来的话,他就算输掉这盘棋局,也会性命无忧,而且仕途也不会受到影响,最多只是被家族长辈教训。

而如果沈天祥死了,无论是不是秦风亲手杀的,都是秦风劫走的,和秦风脱不了干系,以父亲杨万年乃至整个杨家能调动的能量,绝对可以让秦风吃不了兜着走!

不得不说,杨万年能够动用的能量惊人。

十分钟。

仅仅十分钟后,警方和国~安~部门共同发布了一个命令,彻底封锁南广,全力抓捕秦风和沈天祥!

命令一经发布,迅速传遍朝野,引发了不小的震动。

西南某市一处高档公寓里。

“我刚才听说,秦风将南青洪老大沈天祥从警方手中劫走了,如今整个南广的警察和特工都在抓捕他——这是真的么?”

刚刚沐浴过后的华琳,穿着浴袍,来到卧室,有些兴奋地问道。

“是真的。”

秦智穿着睡袍,躺在床上,满脸笑意地点点头。

尚且连华琳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何况他这个秦家大少?

“看来他这次死定了!”得到秦智的确认,华琳微笑着说出自己的判断。

“不作死就不会死。如今的他,不但没有我老太爷的支持,而且得罪了我,被踢出了秦家,众叛亲离。在这种情形下,他这么做,简直就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秦智幸灾乐祸地笑道。

“自作孽,不可活。他要是在你家老太爷死后,摆正自己的位置,甘心给你鞍前马后,一致对外,没准还能活得长久一些。结果,他非但没有那么做,还跟你叫板,简直就是愚蠢!”华琳冷笑点头。

“嘿,事到如今,就算他爸妈厚着脸皮,低头去求我爷爷也无济于事,我爷爷也不可能帮他,而他爸妈想帮他,也无能为力!”秦智冷笑连连,那感觉仿佛恨不得立刻看到秦风悲剧。

与此同时。

燕京陆~军~总~院,秦卫国的住处。

“卫国,小风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这可怎么办啊?”秦风的母亲周玲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她和秦卫国也知道了秦风劫走沈天祥,被警方和特工联手通缉、抓捕的事情,然后试图联系秦风,但根本打不通秦风的电话。

没有回答,秦卫国默默地吸着香烟。

在周玲的强烈要求下,他已经戒烟了,但听到秦风的事情后,又再次复吸,可想而知,他心中的压力有多么大。

“卫国,如……如果小风冲动之下杀死那个什么沈天祥,怎么办?”

眼看丈夫秦卫国不说话,周玲忍不住再次开口道:“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他很有可能这么做啊!”

怎么办?

秦卫国也想知道。

他已经知道,警方和特工联手,完全是因为杨家从中作梗。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若是秦风真的杀了沈天祥,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要不,我们去求求你爸?”

秦卫国的再次沉默,让周玲心中彻底慌了神,她咬了咬牙,再次开口。

上一次,秦建国为了帮助秦智,一碗水端不平,甚至要将秦风从秦家除名,从而导致周玲暴怒,当场拍了桌子,选择跟随秦风离开秦家!

但此时此刻,因为担心儿子犯事,为了保住自己儿子的性命,她甘愿放弃已经多次被践踏的尊严,准备向秦建国低头屈服。

“不行!”秦卫国掐灭香烟,摇了摇头,很干脆地说道:“第一,我们要相信儿子,相信他不会做出违法的事情。第二,如果他真的做了违法的事情,我们不能以公谋私、滥用职权去救他——他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

而承受

应有的代价!”

“可是……”

周玲闻言,心中有些动摇。

她知道秦卫国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不要说以公谋私、滥用职权,这些年都未曾为儿子做过什么。

而她自己也是一个正直的人,从未想过利用手中的权力做什么。

但关系到儿子的生死,她还是有些揪心。

“没有可是!”这一次,秦卫国直接打断了周玲的话,“我秦卫国一辈子坐得直、行得正,我相信我的儿子,那个曾经让三军为之骄傲的龙牙,也是如此!他绝对不会做出危害国家和人民的事情,也不会因为冲动而不计后

果!再者,爷爷那么溺爱他,器重他,也并非平白无故,而是看好他。他老人家见证了一个世纪的变化,看到了太多的人和事。他既然都看好儿子,我们为什么不相信儿子?”

“唉……”

再次听到丈夫的话,周玲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祈祷道:“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但愿小风不会有事。”

秦卫国不再多说什么,而是再次默默点燃一支香烟。

话虽然那样说,但在他看来,秦风如果不对沈天祥动手,将沈天祥劫走干什么?

南广南汕市。

秦风拎着沈天祥来到了某个偏僻的海边,龙女早已等候多时。

“龙女,无论什么人拦车,一定不能将沈天祥交出去,哪怕是硬闯,也要亲自将他交到首~长的手里!”秦风将昏迷的沈天祥交给龙女,开口叮嘱道。

“请师傅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龙女闻言,郑重点头,她知道,这个任务对于秦风的重要性。

棋局收官。

杨坤屡战屡败,最终搬出杨家,打出近乎于王炸的底牌,有恃无恐。

秦风落下最后一子。

屠大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