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元阳域的封王强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就知道造化!你不是有妖仙妖躯吗?还拥有青龙血脉。如果你能在一个时辰内击败他,我立刻赐你造化。如果没办法在一个时辰内击败他,那造化的事情就得拖到我从天阳城回来后。”

检验元泱·裂空之皇最好的对象是谁?

非木龙莫属。

木龙的修为虽然只有699年,天无禁下境极限的层次,但是拥有妖仙妖躯,裂空一族不惜献身亿万妖众才得以压制他。

单论防御力,那肯定没得挑剔。天无禁这个层次中,他论第二,应该没人敢说第一。

至于木龙的攻击力,因为有S级青龙血脉的加持,以及妖仙级妖法傍身,也达到了天无禁中境的极限,距离天无禁上境的层次应该只有一线之隔!

二者合一,杀寻常天无禁强者肯定不是问题。

所以若元泱·裂空之皇能在木龙手底下撑一个时辰,那证明元泱·裂空之皇确实有和天无禁上境强者掰手腕的实力。

有它保护父母,温平也能心安。

毕竟做子女的,父母大了,总不能将他们强行留在自己身边。父母大了,就该让他们出去闯闯。

朝天峡不小。

天地更大。

这时候,看清了元泱·裂空之皇全貌的木龙杀气顿时爆棚,惊声道:“裂空一族的妖皇!”

“不是他。”温平提醒道。

被温平一提醒,木龙这才反应过来,凌厉的杀气也渐渐消散,“吾竟然被个冒牌货吓了一跳,真是越活越回去。宗主,区区天无禁中境的冒牌货,一个时辰,吾必胜!”

“行了,快上,磨磨唧唧的。”

温平催促。

然后心念一动,元泱·裂空之皇率先出手。

“来得好!”木龙立刻迎上,正面硬撼元泱·裂空之皇的利爪。

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

木龙妖仙级秘法频出,同时还用上了青龙血脉,但是莫说击败元泱·裂空之皇了,连压制都做不到持续压制。

虽然说元泱·裂空之皇撼动不了木龙的妖仙妖躯,但是木龙的力量也没办法对元泱·裂空之皇的妖躯造成太大的伤害。

所以这场战斗竟然变成了回合制战斗。

木龙施展妖仙级妖法时,元泱·裂空之皇被压制。

元泱·裂空之皇施展遗落的元泱之力以及裂空一族皇族的碎空神通时,木龙则只能防御。

一来二去,半个时辰下来元泱·裂空之皇竟然还只是受了一点点轻伤,不过最终禁区可被搅得天翻地覆。

两妖大战的数百里内,宛若世界末日降临一般,连温平都只能驾驭飞舟才敢置身其中。

“打不过真正的裂空一族妖皇,吾还就不信,连你这个冒牌货都对付不了。”僵持半个时辰下来,木龙是真急了,因为宗主给的时间一共就短短的一个时辰。

语罢,木龙决定放弃使用妖法,直接用上最耍赖的办法,那就是和冒牌货近身肉搏。

妖仙级妖躯,非冒牌货能撼动的。

但是他的攻击却能给冒牌货造成伤害。

磨都磨死这个冒牌货!

至此,温平对元泱·裂空之皇的实力有了一个更深刻的认知——天无禁中境无敌,可撼天无禁上境。

除非遇到裂空一族妖皇这种修为高深,同时还具备A级血脉的存在,否则将立于不败之地。

有了更清楚的认知后,温平没了继续看下去的心思,正好云廖也在用传音石联系他。

显然是七域登天榜即将开始。

传音石接通,云廖的声音立刻传来了,“宗主,您今日来吗?”

“七域登天榜什么时候开始?”

“开幕是明日一早。不过司海贤大域主已经亲自来催了四五趟了,域主府的人更是来了不下百次,都希望您能早一点来天阳城,然后商量一下七域登天榜的流程。”

云廖无奈。

他本不想叨扰宗主,因为宗主该来的时候肯定会来,不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奈何司海贤和司海贤的人跟催命一样。

温平随口答应道:“你告诉司海贤,我今夜会到。有什么事情晚上说,还有,让他别搞什么接风洗尘大摆宴席这一套,我没兴趣去跟那些闲人在酒桌上客套,更没兴趣参与无用社交。”

云廖应声,“宗主放心,我天天在帮您拒绝,该认识的人我也帮您认识全了。司海贤大域主这几日确实天天大摆宴席,元阳域的大人物都来齐了,不过因为缺了您,所以一直没有停过。”

“做的不错。”温平夸赞一句。

云廖一喜。

能得宗主夸赞,舒坦!

“宗主,那您先忙您的,要来时,您再通知我。”

“嗯。”

说罢,温平收起了传音石。

见传音石没了动静,云廖也缓缓收起传音石,然后一瞥身旁望眼欲穿满是期待的几人。

有望神阁的阁主。

有龙家的二公子龙野。

还有元阳域域主府的人。

云廖当即嘱咐道:“你们也听到了,宗主今夜就到,宗主不愿参加宴会认识那些闲杂人等,你们的大排场也赶紧撤了。”

龙野、望神阁阁主当即颔首。

“云长老,我明白!”

“云长老放心,我这就将他们遣散了。”

说罢,龙野和望神阁阁主同时走出屋子,然后驱散了天空中凌空而立的密密麻麻、乌央乌央的诸多地无禁强者。

“都散了。”

“散了散了!”

两人语罢,天空中迎接温平降临的阵仗这才散去,不过天阳城中的无数好奇目光却没有挪开。

传说中的不朽宗宗主。

也该来了吧?

随着温平晚上即将降临天阳城的消息传来,以及时间的推移,不朽宗众弟子所住之处的周围人反而更多了。

连司海贤都亲临。

至于其他势力的人,也几乎都来齐了。

光天无禁强者就来了真正十二位!

云廖看到这一幕,顿时无语了,“撤了一个大排场,没想到迎来了一个更大的排场。”

这一次,云廖什么都没做。

因为他觉得这是宗主理应享受的待遇。

不过这时候在天阳城的一处高楼处,长廊边,一位青年模样,但是却拥有着天无禁中境修为的男人却面露怒意,冷斥道:“作为七域登天榜的主持,七域登天榜明早就要开始了,今夜才来。区区一个不朽宗宗主,真把自己当大人物了?”

“司海贤看来是坐大域主的位置坐太久了,连看人都不会看了,这样的人竟然也配做七域登天榜的主持?”在青年身旁,一尊负手而立的白发老者冷冷地注视着前方。

此人竟然修为还在身旁青年之上!

“师尊,要不要找一趟司海贤,将主持的位置拿过来,与其给这种人,还不如您来。”青年愤愤不平道。

老者冷眼扫了一旁青年两眼,道:“老夫堂堂封王,需要跟一个小辈来争一个主持之位?”

青年惶恐,连忙解释道:“师尊,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那小子德不配位,不配当七域登天榜的主持,师尊您作为元阳域的封王强者,这主持之位理应是您的!”

“不会说话就少说话!老夫要这主持之位干什么,不过这小子确实还不配担任主持。”

老者冷斥青年一身,而后抚须冷声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