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喜欢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傅衍白申请的是年底离职。

但到了年底,启山医院到底还是没放他走,院领导外加天北大学医学院的几个老教授出面,给了一份停薪留职的协议,生怕他真的不考虑回来。

傅衍白签了字,他倒没想过别的,只是纪冉说以后要回来当医生,他自然就跟着。

苏泞现在知道内情,过年便借口准备毕业,没让两个人回来。

傅老爷子把人带回了傅家大宅,纪冉住了三天,又同傅衍白的家人一起吃了饺子。

经过这些年的沉默,对方似乎早接受了傅衍白会带回来一个男人这件事,并不为难纪冉,傅衍白的母亲还送了两个不小的红包,更像是觉得亏欠。

一个年过得安安稳稳,过了初三,傅衍白带纪冉回了洋房。

两个人在医院这几年,基本没好好休过假,经常早出晚归,傅衍白更忙一些,连周末都很少有。

现在时间一下空出来,什么也不用做,纪冉第一次和傅衍白窝在一起,每天都努力的“背单词”。

那么多又难又复杂的专业词汇,他只要没答对一个,就会被捉住小尾巴,捂着屁股要往床边溜,这么幼稚的行为,有人却乐此不惫。

傅衍白卸了工作,每天只穿休闲的线衫,刘海稍稍长出额角,添了几分从前的清俊,声音很淡:

“背错了。”

二月,卧室里暖气很足。

纪冉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长T,胸前一本医用的大词典,厚成砖的书很快被傅衍白拿掉,然后衣服被掀开...

“背错了就背错了!”

纪冉不满的咕哝,身体却已经熟悉这个人的入侵,完全的契合在一起,根本不想分开。

他第一次没日没夜的欢愉。

但傅衍白很注意他的身体,一般只一两次就不再弄,换着别的地方玩,但怎么也不会让人歇下来。

纪冉头一回感觉自己可能满足不了这个人。傅衍白现在不用救死扶伤,所有精力都用在他身上。那张过分好看的脸凑的很近,仿佛要把前三十年没谈的恋爱都补回来,一刻不停的招惹他,快要生吞活剥。

最后受不住,纪冉不得不把自己的生日先提上日程,给这耕不累的老东西找点事做。

“以前在医院忙...随便吃个饭也就算了。”

小少爷捂着屁股瞪眼:“你现在待业,得好好哄我。”

傅衍白眯眯眼。

“不然以后没有零花钱。”

“......”

傅大院长不同意这个待业的说法,国外那边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从前的证书也还生效,过去很快就会入职。

并且作为特聘学者,纪冉也许还得去听他的讲座,再老老实实地喊一声傅老师。

但他想给纪冉过生日。

也想好好哄他。

——

纪冉这个生日过得很隆重。

因为是出国前最后一个生日,时岸给他包了个不小的场地,办了场生日会。

纪千屿带着乐队来唱了生日歌,阵势很大,纪秋秋大老远跑过来,一边看明星,一边推上蛋糕,薛乐和汪旺把几个老病人的贺卡递过来,最前头一张是钟泰阳,已经结了婚,看上去过得不错。

拆完礼物唱完歌,纪冉被围在中间吹蜡烛。许愿的时候他稍稍愣了一下,像是一时间想不出还有什么愿望,几秒后才闭上眼。

傅衍白看着他。

烛光映人,青涩又纯净。

哄闹了一晚,纪冉喝了小两瓶啤酒,回家的路上已经有些醉。但他强撑着清醒,因为他还没收到傅衍白的礼物,他还要被哄一下。

车停在地库。

还没等回去,纪冉就眼巴巴望过去,巴掌大的脸颊微微泛红,带着一点酒气,很像某种反应迟缓的小动物,怔怔的看着傅衍白。

“还没到家。”

“我现在就想要...”

纪冉任性的赖在车里。傅衍白掠了他一眼,扛不住那道直戳戳充满期待的目光,伸手进后座,拿过来一个小盒子。

淡紫色的天鹅绒小盒,纪冉乍一看,觉得很眼熟。

没等傅衍白说送,两只手就伸过去捧回给自己,纪冉红着脸拆开上面的丝带,振振有词:

“我先看看,等一天了。”

“......”

傅衍白两只手插在口袋,看着纪冉拆开那个小盒子,然后微微一顿,从里面拿出一根项链。

和从前那根是一样的款式,只不过下面的坠羽从一片变成了两片,颜色从少年的银色换成了成熟一点玫瑰金色,看上去更温柔了几分。

纪冉怔着,把项链搁在手心,宝贝的摸了摸,随后又有些瘪嘴,拎着一头垂下来:“你不是说哄我嘛。”

傅衍白淡淡看着他:“嗯?”

纪冉一脸不好糊弄的表情,指着小羽毛上头:“以前还有钻呢,现在连钻都没咯。”

其实只要是傅衍白送的,病历本他都能裱装起来。

但这人说了要哄他开心,纪冉免不得要期待一些,想的也美了些:“傅衍白,你有没有认真选?”

乍看很像是敷衍的买了一条,连款式都没挑。

“有。”

被控诉的人唇角拎起一点,傅衍白像是被他猴急的模样取悦到,眉眼染了笑:“想要钻?”

纪冉半醉着,点了点头。

他爱了傅衍白这些年,在人心里的分量肯定要有点长进,总不能比以前待遇差...钻还是要有的。

“想要。”

“给你就要吗?”

“要。”

纪冉盯着他,长长的睫毛落下一片阴影,下一秒,他感觉手上凉了凉。

眼尾顺着触感往下一垂,就看到傅衍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套过来的戒指,正推在他的无名指上。

铂金的环扣不细不粗,正中嵌着一颗水蓝色的整钻,因为是男式的戒指,特地切割成了硬朗的半立方形,很漂亮也很别致。

纪冉呆愣了一瞬,再看傅衍白从口袋里伸出的手,无名指上同样带着一个戒指,和自己的粗细颜色都一样,只不过没有没有钻扣,很低调的铂金带着灰纹。

他这会儿脑袋转的慢,过了两分钟,才摸了摸戒指,瘪瘪嘴:“可是你还没问我...”

“你自己说的,给就要。”

“......”

傅衍白把空调的暖风打上来,温度调到最高,纪冉还在琢磨着手指,总觉得自己又亏了点什么,但他舍不得戒指,打死也不想还回去...

温热的唇已经贴上来,“生日快乐,宝贝。”

——

纪冉是九月开学,七月就要出发。

六月底,傅衍白开车带着一人一狗,一起回了一趟路阳。

原本纪冉想带上兔头一起走,但狗的年纪大了,宠物医生建议不要大换环境,最后傅衍白做主,又送回了娘家。

刚好是端午。

兔头回到顾家的哈士奇窝边,亲子相见,舔了舔毛便热络的扭打在一起。

纪冉有些舍不得。

站着多看了一会儿。

其实他已经不太记得原来那只小边牧的模样,从前的回忆越来越久远,他已经有了新的人生,一切都很好。

傅衍白看了眼走出来的顾暄和,他旁边站着小陆医生,两个人像是第一次跟回来见家长,都有些局促,直到看到狗,才松了松神色。

小陆医生笑笑问:“你这只叫什么名字?”

顾暄和回忆了片刻自家大儿子的花名:“兔头兔头,喊的我也忘了,好像是个英文,还挺洋气。”

纪冉回头看傅衍白。

傅衍白并没说话。

“到了那边报平安。”

顾暄和抱着狗,拍了拍人:“路阳空气好,鸟语花香的,会照顾好它,别担心。”

纪冉点点头,站起来:“谢谢。”

顾暄和:“微信给你发照片。”

傅衍白看着他,惊讶顾暄和现在也会说几句好听的,不再张嘴就找打。

顾暄和察觉到他的目光,眯了眯眼:不一样,毕竟是嫂子。

“......”

安置好兔头,两个人不再赶着时间,傅衍白开着车,过了会儿问:“还想不想去哪走走?”

他记得以前纪冉总想让他陪自己出去玩一会儿,或者吃点什么,但那时候他没太多时间。

现在他有了,可以和他做很多的事,去很多的地方。

至少在这几年。

纪冉两只手插在白色羽绒服口袋,带着戒指的那只攥的紧了点:

“傅衍白。”

“嗯。”

“你把这么多时间给我...会后悔吗?”

临到要走的跟头。

往往是最现实的时候。

纪冉不知道傅衍白放弃了现在的一切将来会不会后悔,会不会觉得可惜,现在这样陪着他会不会觉得空虚...

“不会。”

傅衍白淡淡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的考虑和犹豫:“我喜欢你。”

喜欢是等不起的。

感情是很珍贵的东西,人却总等待中蹉跎了时间。也许他花了很久才明白这个道理,但好在不晚。

傅衍白:“想不想去哪走走?”

季节不对,时间也不对,但人依旧在他身侧,触手可及的旁坐。

恍惚间,纪冉有一种做了梦的错觉,他曾经问过的话,又流转回耳边,如愿以偿。

“那去后面的公园...走走?”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