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与众不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事先有所准备之后,写起来速度就要非常迅速了。

张楚在对宿舍情况的描写上面跟村上春树有着迥然不同的结果,因为两个国家的现状并不一样,不可能写国内有榻榻米或者其余东西。

他写的同样也不是现在自己在读的燕京大学宿舍,而是把上辈子自己读的那个二本院校宿舍状况通过笔下写出来!

那时候经济还不算特别发达,两人间想都没想,四人间都是在做梦,一层楼过去几乎都是八人间,同时也没有空调这些。

这样的宿舍很多人都曾经住过,估计读者们看了之后肯定能会心一笑,大家当初都曾经遭罪过。

代入感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汇聚而成的,从不起眼的细节慢慢将读者带入其中。

如果写住什么高端公寓,上什么私人学院,那么应该就只有玛丽苏小说爱好者会喜欢,普通人根本没有感同身受的意思!

爱好清洁,对制作地图有兴趣的室友,而主角宁远则是有些茫然,喜欢的东西非常广,但比较偏好戏剧、剧本这些。

住寝室最好的问题就是要迁就别人,不能随便自己的想法,必须考虑到室友们的想法才对。

张楚笔下的宁远就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声,室友一大清早在教室里面做广播体操吵得他睡不着觉,于是便当面提了出来。

跟朋友吐槽奇葩室友的事情估计每个人都曾经做过,宁远也不例外。

跟杜冉已经一年时间没见,在地铁上面偶然遇见之后两人便聊起来,只不过当初认识杜冉的时候,她还是宁远哥们许牧的女朋友。

当初的三人经常一起出去玩,那时候杜冉跟宁远并不怎么熟悉,两人待在一起无话可说,全靠许牧来进行调节气氛,可后来许牧却自杀了!

故事并不复杂,甚至很简单,重点在于主角的心里描写上面。

即便宁远有些特立独行,但确实是很多人内心的一种展现,只不过表达得更加旁若无人一些。

他是个很有青春时代特色的大学生,喝酒、上课跟女孩们恋爱、开fang,可谓是应有尽有,足以让一种单身狗们羡慕不已。

但他又趋于离群,跟周围人好像都不一样。

有些人的年龄永远留在了十七八岁,而有些人却不得不面临成长带来的残酷!

张楚很清楚明白的知道这个成长所带来的痛苦迷惘,但写起来却有些吃力了。

写作风格、文笔、故事内容,甚至连以前做好的背景都得再好好谋划一下,一味地追求共鸣似乎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写起来太费力了,不知道这五千字最后能留下多少!”

张楚活动着脖子,眼下他写出来的内容连初稿都还算不上,到时候修改、删减之后可能会变得面目全非。

在写作《达芬奇密码》、《悟空传》这些作品的时候,他并没有对文字、对话、人物描写有太多的雕琢,重点放在故事上面。

只要故事讲得好,其余内容就可以稍微次要一些!

可现在《挪威的森林》汉化需要太多太多的东西,他甚至觉得这一次可能要花费双倍甚至更多的时间才行。

俗话说慢工出细活,他也不想让整个小说里面充斥着翻译腔,用翻译腔讲诉国内年轻人们的爱情故事,这样的违和感太严重。

这一次他暂时并没有给任何人透露新书的消息,只是在认真上课之余好好对待,偶尔上课、下课的时候就当起了观察者,观察现在的年轻人、情侣之间究竟是怎么相处,如何对话!

文学作品从生活中来,却又要高于生活。

……

“你想去找心理医生?发生什么事情了?”

周康听到张楚打来电话的内容之后,整个人不由得大惊失色!

都说艺术家跟文学奖很容易得抑郁症,他们总是把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东西,通过想象把它写进了书中。

这些作品赋予了读者们对未来生活的憧憬,然而他们在生活中却得不到文学作品中所描述的那些东西时就会感觉到失望与悲观。

之前还有诗人曾经卧轨自杀,现在张楚竟然想要去看心理医生了,周康又是着急又是惊吓!

暂且不说他跟张楚在工作上面的关系,就凭他跟张楚老爸张博文多年同学情,现在老同学的儿子竟然要去看心理医生。

尽管周康算是比较开明的人士,但当他依然摆脱不了偏见,认为去看心理医生是非常不妙的事情。

张楚连忙解释着说道:“我还好,我找心理医生并不是去看病的,而是想跟医生交流交流,我新书里面会有抑郁症的相关内容。”

“你写什么书啊,居然有抑郁症,还得跑去找医生?”周康万分不解,他可不希望张楚因为写书而写出什么精神疾病来,现在的明星似乎没个抑郁症都不好意思见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