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来自张楚的恶意【求票求订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就在孙国明心中无限吐槽张楚在小说视角上面变动的时候,故事的内容总算是回到了命案现场。

只不过在这一两章的内容仿佛看到了假的小说,在宝贵的开场描写中竟然大段大段都是在描写巴黎跟卢浮宫的景色。

“难道法国政府给了高价广告植入费?”

黑暗中的卢浮宫看起来就像吃人的怪兽,好端端的博物馆愣是被描述成为这个样子。

天主事工会的阿林加洛沙主教看起来很有幕后黑手的潜力,明明是杀手,可是却信仰耶稣传播的和平与爱,这看起来的确非常讽刺!

价值连城的名画像是丢弃的海报一样躺在地上,这条艺术长廊可以轻易容纳两列平行的火车通过,而在艺术长廊的一头,索尼埃的尸体躺在拼花地板上。

孙国明看到这段关于尸体的描写之后忍不住有些反胃,通常看小说写到杀人或者尸体的时候都会一笔带过,可张楚这边却格外的详细。

被枪击中的馆长脱掉了自己身上所有衣服,四肢向外张开,而且还用手指在腹部的伤口出蘸上血液在腹部画了个五角星护身符!

手中的小说特别人性化的在这段文字旁边绘制这个图案,让读者们可以一目了然的看清楚究竟是什么样子。

只不过接下来关于五角星的含义跟象征意义着实把孙国明弄糊涂了,每个字都认识,可组合在一起却根本看不懂!

女神文明、女神崇拜是什么鬼?

在影视作品中五角星代表恶魔,可为什么说它的起源又是神圣的?

怪不得主角身份是一个宗教符号学的教授,这些内容还真需要知识渊博的人才能解读出来!

看到这里,孙国明隐隐约约有些兴奋了,一个身份体面的馆长将自己脱光了画上神秘符号,并且还用隐形笔在身边写下一连串的遗言。

既然有笔,为什么还要用血来画符号呢?

一次又一次的跳转视角让他想要开口骂人了,上面一章写到了有遗言,可连遗言内容是什么都还没有说出来,下一章一个修女就要开始做内应帮天主事工会的人偷偷进入圣叙尔皮斯教堂。

薄薄的试读本很快就来到了最后一章内容,而这一章则是让所有读者都惊呼连连,重头戏终于上场了!

(噢,瘸腿的圣徒!)

馆长留下来的密码看起来毫无逻辑可言,在印刷本上面用中英双语做出了解释,让读者可以看清楚其中的内容。

谁都知道这些数字有问题,试图在向人们传递一种信息。

不光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一头雾水,现场这些读者们同样也都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在诅咒那位凶手吗?还是在点明他的身份?

作为一名中国学生,孙国明经历过许多找数字规律的游戏,可这些数字在他脑海里面无论怎么运算都找不出规律,更别说是后面那两句话了。

生长在新时代红旗下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对宗教一无所知,他现在就连天主教跟基督教究竟是不是一回事儿都还没弄明白!

“明明是个法国人,在写遗言的时候却选择用英语,这的确很怪异。”

就当剧情陷入到困境的时候,小说剧情却发生了惊人的逆转!

当黑光灯照耀的范围更广时,一个基本成形的圆圈围绕着馆长的尸体微微发光,联系到前文里面尸体竭力伸展四肢的样子,这似乎有了答案。

索尼埃馆长竟然用生命在cosplay达芬奇那绝世名画——《维特鲁威人》!

这副名画现在被张楚解读为是表达男女之间和谐的重要信息,圆圈是一个女性保护符号,围在赤果果男性躯体周围。

这下终于是点题了!

小说名字叫《达芬奇密码》,现在堂堂卢浮宫博物馆的馆长被人谋杀之后留下了这个充满迷雾的遗言终于跟达-芬奇扯上了关系!

铺垫了这么长时间,现在几乎每个读者都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任何讯息。

遵循基督教传统的历史学家们一直都认为达-芬奇是个尴尬的角色,明明是绘图天才,但却是以为相当惹眼的同性恋者以及自然神圣秩序的崇拜者,这两点使他永远背上冒犯上帝和作奸犯科的罪名。

另外这位艺术家的怪异行为也很有恶魔色彩,为什么《维特鲁威人》能绘制出人体的黄金比例呢?

因为达-芬奇偷盗尸体来做人体解刨学的研究!

同时它的日记是用别人看不懂的颠倒的字母记下的,甚至相信自己能把铅变成黄金。

不过达-芬奇却又跟基督教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从梵蒂冈接受了数百项盈利性的工作,会划过众多基督教题材的画作。

然而就在孙国明想要继续往下翻阅的时候,却发现手中的试读本已经到了最后一页!

张楚抛下出了谜题之后却在这里断章了!

一时间,原本沉寂的队伍瞬间沸腾起来,这就好像是来到了gao潮却戛然而止,怎能让人不愤怒?

不同语言的脏话瞬间冒了出来,内场的张楚连连打喷嚏。

“没了?怎么下面没了?”

“上帝,这是对我精神的折磨!我要怎么样才能看到后文?”

“F***!为什么不能给我看后面的文字,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杨轩教授是不是被当做了杀人凶手?”

“太可恶了!”

“为什么要这么断章,看得正有味!”

孙国明也情不自禁骂了句:“我靠,这么坑!”

沉浸在小说世界里面的各个读者都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宋祥文将这试读本拿在手上甩了甩,询问道:“你们解答出来了这个遗言的内容吗?”

“没有,完全看不懂啊!”庞元摇摇脑袋,张楚的写作将他牢牢吸引住,现在看完试读本之后才恢复了慢慢思考的能力。

不管认不认识的读者在这时候都互相询问起来,看看有没有隐藏在草莽间的大牛出来解惑。

“有人知道索尼埃馆长的意思吗?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尸体弄成那幅画的样子啊?”

“你们谁知道达芬奇那幅画表示什么意思吗?”

“维基百科上面并没有做出解答!”

“宗教啊,这就是宗教!为什么天主事工会敢大摇大摆的在卢浮宫杀死馆长呢?那边的监控难道都没有拍摄到任何一个身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