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颠覆世界观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故事发生的地点真实存在的并且举世有名的,那些艺术品那些艺术家也是历史中有名的,那么这个神秘的组织是否也真的像张楚描写那样真实存在呢?

布莱尔闭上了自己通红的双眼,人人都知道小说是虚构的,可在阅读的时候总会忘记这点,从而更好地代入进去,相信小说的描写。

随后他切换页面到了谷歌,然后搜索输入郇山隐修会。

回车键一按,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Shit,这协会真的存在!”

1956年之前没有任何文字或者其他可考证的历史材料能证明它,但是在1956年开始正式注册,甚至部分法国国家图书馆管理员也是其中一员。

维基百科上面给出的信息非常少,并没有说明牛顿、雨果、达-芬奇等人是不是真的也属于这个组织,但起码能让人浮想联翩。

既然叫隐修会,那显然不可能让普罗大众都知道!说不定还真有这个可能。

但张楚这个中国人是怎么知道的呢?

难道这玩意儿是他杜撰出来的?

布莱尔百思不得其解,这个中国人写出来的东西竟然比自己这个英国人还要了解欧洲文学、艺术的历史。

“郇山隐修会到底有什么能震惊世界,这些奇形怪状的符号和密码竟然都是在达-芬奇的艺术作品里面,反正有点意思。”

连续看了三个小时,中间布莱尔只是去接了杯咖啡就回来继续阅读。

这里面大量相关的艺术史、宗教知识以及历史掌故或者野史都让他想要拍手叫绝!

可以将这么多的历史事件、著名文艺作品还有建筑物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布莱尔觉得张楚这本书非常有魅力。

利用心理学暗示的小技巧,在楔子这个开篇地方设置的那句话乍一看很普通,可当他看到了第五十五章的时候,整个人毛骨悚然起来!

圣杯究竟是什么?

布莱尔作为一名英国人,从小到大都听说过关于圣杯的传说,各种各样关于圣杯的小说、影视作品层出不穷。

但从来没有任何一部作品能让他感受到惊恐!

在《达芬奇密码》的第五十五章里面,男主角杨轩跟女主角索菲还有幕后黑手提彬三人在聊着关于达-芬奇的往事。

“达-芬奇画出了真正的圣杯……”

布莱尔绞尽脑汁在思考着,达-芬奇的传世画作里面有哪些是跟圣杯有关的。

他当然知道《圣经》其实是人造出来的,并不是上帝创造的,也不是来自天堂的传真。

这么多年以来,圣经经历了无数次的翻译和增补修订,已经跟最初有着巨大的区别。

可是在张楚的笔下,《圣经》竟然是由罗马的异教徒皇帝康斯坦丁大帝整理的,这位皇帝将拜日教的教徒转变为基督教,创造了一个混合宗教!

如果说这些都还只是小意思的话,接下来的东西就几乎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在基督教的故事里面,耶稣一直都被看做是上帝的儿子。

可在提彬口中,这位神之子不过是一介凡人罢了,是人为确立起来的神性,这样方便统治基督教、加强梵蒂冈的中心权力。

讨论完基督教的创立跟发展之后,小说里面的三位角色终于将话题放在了圣杯上面。

此刻布莱尔觉得自己的心情就跟小说的女主角索菲一模一样,“开什么玩笑?圣杯竟然隐藏在达-芬奇的名画《最后的晚餐》里?难道里面餐桌上的杯子就是圣杯?”

这副世界名画是达-芬奇为米兰附近的感恩堂创作,描述的是耶稣对他的门徒宣布会有人背叛他时的情景。

为了更好的理解这个章节内容,布莱尔用iPad搜索到最后的晚餐这幅图,按照小说的指引去放大并且观察。

画中耶稣坐在中间,他们在分发、享用着面包,桌上还有酒,而桌上只有一个酒杯。

难道耶稣用的高脚酒杯就是圣杯么?

布莱尔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张楚前面铺垫了那么多的内容,在这里把酒杯当做圣杯的话,简直就是雷声大雨点小!

事实上,他果真是非常了解张楚的。

画中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个杯子,总共13个杯子,并且是平底的玻璃小酒杯,根本就不存在独特的圣杯!

而这一章的最后一句话让布莱尔不寒而栗,

“不可能吧?圣杯怎么可能是个人呢?”

传说中圣杯是一个圣餐杯,只是个酒杯而已。

在张楚的描述中,这个传说只不过是把圣杯作为一个重要事物的比喻,那就是女人!

基督教的说法是男人创造了世界,夏娃偷尝禁果导致人类堕落,女人成了男人的衍生物,并且还是罪人。

圣杯不仅仅是泛指女神或者女性,更是特指了某一个人!

而这个人就在《最后的晚餐》里面!

耶稣基督在中间,六个门徒在左边,其余六个在右边,看起来似乎都是男性。

布莱尔将iPad的图案放到最大,经过了小说的提醒之后,他赫然发现耶稣右手边的那人脸型和身材似乎都有些女性化!

那人长着一头飘逸的红发,两只手纤细白皙,胸前的轮廓隐约可见,似乎真是女人。

这个女人是谁?《最后的晚餐》应该画的是十三个男人才对!

布莱尔的心中充满困惑,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多年来对这幅画的认识已经根深蒂固,蒙蔽了大家的双眼,使得他忽视了这些异常之处。

这个赤手空拳能粉碎罗马教廷的女人看起来年轻而虔诚,布莱尔轻声念叨着:“抹大拉的玛利亚?这个名字略微有些耳熟啊。”

然而当他继续看下去之后,根本无法淡定了!

耶稣跟抹大拉的玛利亚竟然是一对,这两人甚至穿的情侣装!

画作上面耶稣穿着一件红罩衣,披着蓝斗篷;玛利亚的抹大拉则是穿着蓝罩衣,披着红斗篷。

一阴一阳,刚好相对!

如果这还不算颠覆,那么接下来的一段话则是让布莱尔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继续阅读了。

盛着耶稣鲜血的杯子叫做圣杯,而现在这个杯子其实是个女人,那意思无外乎就是说她其实是传承耶稣血脉的女性!

耶稣跟抹大拉的玛利亚有孩子!

这就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秘密!

*****************************

本周重启推荐票加更游戏,大家来投票吧~~

作者菌先更新一章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