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终极(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尽管温客行狼狈得一副有进气没出气的模样,蝎子却还是在距离他两丈的地方站住了,满面堆笑地站在那里,啧啧称奇道:“想不到啊想不到。”温客行竟也能挤出一个笑容,轻声问道:“想不到什么?”

蝎子摇摇头,说道:“鬼主,何等的风光,何等的能耐,竟有落到这等地步的时候,这世间的事,谁说得准呢?”温客行吸进去一口气好像只能到达胸口,所以声气极弱地答道:“蝎子兄这句话说得太不对了,我做鬼主八年,从未睡过一天安稳觉,风光个什么呢?”蝎子想了想,点头道:“正是,不错,咱们这样的人,反而没有凡夫俗子那样快活无忧的日子。”

温客行看着这位超凡脱俗的人,轻笑道:“我不敢和蝎子兄这样经天纬地的相提并论,我睡不好觉,只不过是因为怕别人杀我罢了,现在……终于不用再怕了。”蝎子点头道:“不错,你就要死了,自然不用再怕死。”

温客行忽然问道:“老孟——你杀了他?”蝎子嗤笑一声道:“我不杀他,难不成等着他来杀我?鬼主,你那忠心耿耿的老奴才,可是一心要至你于死地,你何苦挂心着他呢?”温客行闻言点点头,又问道:“谷中……还剩多少活口?”

蝎子觉得他担心得实在多余,却还是说道:“还剩多少活口,还用得着说么?姓赵的干掉一半,剩下一半伤兵,自然是落到了我的手里了——想不到鬼主这样宅心仁厚,自顾都不暇了,还念着谷中之人的死活。历代鬼主……你可真是最有情有义的一个了。”温客行无声地笑了起来,那表情有一些奇怪,却还冷静地说道:“蝎子兄,恶鬼便是濒死,那也是恶鬼,恐怕不好对付。”

蝎子毫不在意地说道:“我手下有的是死士,死上几十几百不算什么,我不在乎。”温客行合上眼,口中道:“好,蝎子兄好魄力,好大的手笔,不愧是一代枭雄……老孟啊,人最可悲的地方,不是别的,就是明明身在局中,却总以为自己是执子之人,岂不是很可笑么?”他最后几个字只看得到嘴唇掀动,几乎难以听清,蝎子见状,好像放了心一样,往前走了一点,同意道:“不错,鬼主是看得开的人——把你的钩子给我。”

他一伸手,立刻有人递上兵器,蝎子收敛了笑容,看着靠在树上,行动都已经困难的温客行,说道:“鬼主这样的人,是应该我亲自动手的,假手旁人,未免不敬。”他说着,便将钩子横于胸前,慢慢地走上前去,低声道:“黄泉路上,请鬼主先行一步了。”言罢,便将那钩子高高举起,温客行睁开眼,平静地望着他,一双漆黑的眼睛里好像是一潭死水,好像要死的人不是他一样。

忽然蝎子只觉一股劲风自一边袭来,那杀意太过明显,他被杀气所激,汗毛都竖了起来,大喝一声将钩子高高扬起,格了一下,来者是个黑衣人,毒蝎打扮,却并未蒙面,手中一柄软剑,竟避过钩子,跗骨之蛆一般地缠上蝎子手臂,蝎子惨呼一声,手臂被软剑卷了起来,生生地从他身上落了下去。蝎子身后的几个毒蝎见状立刻训练有素地为了上来,只听一阵“叮叮当当”的动静,叫人眼花缭乱,一眨眼的功夫,便尘埃落定了:一个人站着,几个人躺着,无论死活,每个躺着的人都被削去了一只拿兵器的手臂。

温客行看清来人,却忽然叹了口气,低声道:“傻子,你来干什么?”周子舒拿眼角扫了他一下,冷笑道:“来给你这疯子收尸呗。”

周子舒身上的七窍三秋钉被大巫的药压制,此刻功力已经恢复到他全盛时期的九成,便是正面单打独斗,蝎子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何况他刚刚出手那一下可谓是暗中偷袭。他转向蝎子,白衣剑尖微垂,略有些生硬地道:“我的人你也敢动?”

温客行呆呆地看着他挡在自己面前的背影,垂在地上的手指竟微微有些颤抖起来。蝎子疼得面色惨白,却还是挤出一个笑容来,勉强道:“啊……是周兄,竟不知周兄大驾光临,我的错。”他阴测测地看了两人一眼,挥手道:“高手在此,我等便不自讨没趣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撤!”

几个还活着的毒蝎,连滚带爬地起身,飞快地跟着蝎子撤走了,周子舒却并没有追,只是转过身来,看着温客行。

温客行目光闪了闪,却只是笑道:“你还是小心为……”他话音未落,周子舒目光一凝,身子一旋,手中白衣剑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叮”的一声,和什么东西碰了一下,随后身后的林子中一声闷哼,周子舒摇摇头,叹道:“同样的招数,对同一个人用两回,所谓的毒蝎们其实就会这么三斧子么?就凭这个,也配和四季庄相提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