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内讧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赵敬等人已经站在了风崖山下的这个节骨眼上,顾湘他们做贼一样地从另一条路摸上了风崖山,躲在一块大石头后边,顾湘从小在风崖山长大,对此间路线无比熟悉,选了一个绝好的地方,既不容易被发现,又能轻易地看见众人的位置。张成岭他们从没有到过这种地方,并不知道自己在顾湘的带领下绕过了那块“生魂止步”的牌子,其实已经踏上了鬼谷的地盘,一只脚踩在极恶的阴幽之地了。

所幸顾湘躲得好,而其他的大人小鬼们也没空注意他们。

叶白衣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他一人一马独行,仍是那一身看起来奇异厚重的白衣,怀中抱着一个小坛子,背后背着一把剑。张成岭“呀”了一声,忙被顾湘捂上嘴,无怪他惊讶——才小半年不见,那叶白衣一头青丝竟已经白了一半,远远地看去,仍是那张石头刻成一般不见岁月痕迹的面庞,却顶着一头灰发,隐隐透出些许死气来。

就好像……是停滞在他身上的光阴忽然走动起来,面上仍看不出,只从头发上露出些许端倪来,好让人在他这尊石像风化吹散的时候,有一些准备似的。

曹蔚宁伸长了脖子望去,目光却落在叶白衣身后那把剑上,那剑不知他从何处找来,若不仔细看,几乎叫人以为他身后背着的是一把大马刀,极宽极长,从他宽阔的肩背上斜斜露出首尾,剑柄剑鞘上极生动的雕着一条龙,弓着脊背,好似随时要腾云驾雾而去一般,只是看着,便能感觉到那蠢蠢欲动、仿似从天尽头绵亘而来的煞气。曹蔚宁喃喃地说道:“那是……那是古刃龙背……那……”

顾湘眯缝起眼睛,张望过去,不耻下问道:“什么玩意?”

曹蔚宁竟有些发抖,他轻轻地拽着顾湘的袖子,勉强将声音压低,却压不住激动地道:“传说三大名剑,‘灵剑无名’,虽无剑铭,却乃是剑中名士,清明至极,举世无双;‘重剑大荒’,乃是剑中将军,至刚至纯,勇猛无敌;可还都比不上‘古刃龙背’,这是大煞之兵,传说神铁所铸,神佛莫当……想不到,竟在古僧后人手上。如今三大名器都已经不知所踪,想不到今日叫我见着了一回剑中之王。”

张成岭闻言讷讷地将挂在腰上的“大荒”解下来,他知道七爷给的东西肯定错不了,想起老人说“财不露白”,便自作聪明地在那剑鞘外面缠了一层破破烂烂不伦不类的布,对曹蔚宁道:“大、大荒……在我这。”

曹蔚宁眼睛差点从眼眶里瞪出去,双手颤颤巍巍地接过来,诚惶诚恐地用手指头尖拨开张成岭的杰作——破布,露出里面明珠蒙尘的宝剑,简直要热泪盈眶,哆哆嗦嗦地指着张成岭口不择言道:“这是大荒,是将军大荒啊!你暴殄天物,你……牛嚼牡丹,你焚琴煮鹤,你、你你……简直焚书坑儒罪大恶极!”

顾湘忙“嘘”了他一声,四人望去,只见那边人群好像被叶白衣气势所迫,自动地给他让开一条路,一路让他到赵敬面前,叶白衣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显得极其倨傲,并不下马,一路高高在上地穿过了人群。赵敬先是惊异于他这一头灰发,随即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说起来,他为人处世的涵养功夫,其实远不如高崇,只不过一个是要保护秘密,一个是存了心要害人杀人,这才高下立见。赵敬勉强抱拳,笑道:“是叶少侠,叶少侠来得可真正是时候,来来来,与我们同去讨伐……”

叶白衣仍没有下马,目光淡淡地看着他,生硬地开口打断赵敬道:“琉璃甲,在不在你手上?”众人哗然,赵敬脸色一僵。

张成岭等人在后边心惊胆战地听着,顾湘皱着眉问左右道:“怎么回事,他不是跟他们一伙的么?”

高小怜小声回答她道:“顾姑娘,不是的,叶大侠是‘山河令’的令主之一,三块‘山河令’凑齐可以召集天下英雄,只是三块中的一块在古僧前辈手上,他老人家久不问世事,这回洞庭之事,爹爹亲自去长明山脚下请人,古僧老前辈才派了他的一个弟子下山的。叶大侠只是护卫山河令,平时并不与别人为伍,一直独来独往。”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其实能请出叶大侠,爹爹也觉得意外,毕竟……毕竟有传言说,其实古僧已经圆寂了。”

江湖中人只知道有古僧这么个人,他姓甚名谁、多大年纪、什么门派出身一概不知道,可从山河令的历史算起,那可久了,足有百年了,这么长的时间,“古僧”早已圆寂的传言也就不足为奇了。

赵敬撂下脸色来,他需要仰头才能看见叶白衣,于是心里便更不痛快了,冷笑道:“叶少侠这是什么意思?”叶白衣并不多浪费表情,也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将目光在四下一扫,微微提高了一点音量,说道:“你们打也好,闹也好,想讨伐谁都行,只是有一条,只要我活着,谁也别想打开武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