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钥匙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老人把耳朵侧向他们,神经质地抽动了一下,身上的锁链随着他的动作“稀里哗啦”地响了一通,张成岭偷偷地拉了拉周子舒,小声问道:“师父……那个链子,是穿透了他的琵琶骨么?”周子舒“嘘”了他一声,皱着眉望过去——发现这老人身上的链子并不是缠在他身上的,而是穿过去的,自琵琶骨,自膝盖骨,伤口处烂得只剩下了骨头,周子舒觉着,这样还能活着,已经怪不容易的了。

屋里臭气熏天,到处是便溺,老人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瞧不出原来的颜色,遮体都不能,简直不成人样。他张开嘴,好像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吐字又慢又含糊,嗓音沙哑地问道:“你们……是谁?龙……孝呢?”叶白衣问道:“龙孝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瘫子么?他死了——是你什么人?”

老人闻言,怔了半晌,忽然张大了嘴,脸上像是露出一个大笑的表情,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然后他的眼角慢慢渗出了几滴浑浊的泪珠,顷刻滑落,便不见了。叶白衣也不理会他,只是蹲下来,研究他身上那一堆铁锁链,由着他形似疯狂地一会笑一会哭。

好半晌,叶白衣才对周子舒伸出手道:“把你的剑拿来我用用。”周子舒知道他是想用白衣剑劈开这铁索,便解下来递了上去,叶白衣接过白衣剑,劈手便冲着一根铁链砍了下去,然而一声尖鸣,那铁索竟然纹丝不动,连一个缺口都没有,反而是他手中白衣剑震颤不已。把周子舒看得十分肉疼。

那老人忽然说道:“你不用……费力气了,没用的。”叶白衣便问道:“你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叫那瘫子把你恨成这样?”老人沉默了一会,说道:“我干得……唯一一件对不起他的事,便是养活了他这么个……儿子。”

几人面面相觑,这回知道为什么叶白衣说出那句“除非你是龙雀他儿子”之后,龙孝当场便恼羞成怒了——这老吃货简直神了,这么匪夷所思的事都能叫他给说中。半晌,温客行才忽然问道:“你说他叫龙……不会是孝顺的孝吧?”周子舒觉着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便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温客行不敢躲,生受了,可怜巴巴地揉着肋骨看着他。

老人哑声笑道:“我前世是杀人放火罪大恶极,这辈子遭报应啦!”老人靠在床柱上,伸出橘皮一样的手,一下一下磨蹭着那床柱,说了一会儿话,他舌头像是伶俐些了,道:“这便是当年我和羽追的卧房,那小畜生便是在这里出生的。想来我夫妻二人,竟都是死在他手里。嘿,不是命么?”

周子舒便温声问道:“羽追是尊夫人?”老人那张脸实在是惨不忍睹,美丑悲喜都已经看不出端倪了,可提到“羽追”两个字,那沟壑丛生的面皮上好像松弛了不少,一颗眼泪还卡在他嘴角深刻的皱纹里,闪闪烁烁的,就是不落下来,他叹道:“因为生孩子没的,羽追没了以后,我便建了傀儡庄,遣散了仆从……”

张成岭诧异地看了一眼温客行,心里越发觉得这温前辈神奇,竟然连这话也说准了,只听老人接着道:“我答应了羽追,要好好抚养那小畜生长大,可他竟然是个天生站不起来的,我便将平生所学,倾囊而授,想着哪怕他不得别的本事,也有安身立命的能耐,唉!”叶白衣问道:“既然如此,他又做什么要囚禁你?”

老人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沉默半晌,才低声道:“是为了阴阳册。”除了张成岭之外,其他三人目光都是一肃,眨也不眨地望向这半死的老人,周子舒忍不住轻声问道:“是……容夫人的阴阳册?”

老人点点头,缓缓地道:“生死肉骨,逆转阴阳——”

传说中的神医谷圣物,世间疑难杂症,无所不包,绿妖都期望着它能治好自己的脸,还有谁会比一个胸怀大志、却天生瘫痪的人更渴望它呢?

周子舒心思转得极快,问道:“阴阳册不是和封山剑、六合心法,当初一起被封进了琉璃甲么?难不成他认为琉璃甲在你这里?”“琉璃甲?”老人嗤笑一声,摇摇头,说道,“你们啊,都错了,那琉璃甲是我当年做的,可它只是一把锁,若想得到里面封住的东西,五片琉璃甲是不管用的,便是六片七片八片也不管用,它还缺 ‘钥匙’。”

叶白衣一挑眉:“钥匙在你手里?”老人木然道:“我没有。

叶白衣追问道:“不在你手里,还能在谁手里?”老人自嘲似的一笑:“是呢,你不信,他也不信。”

周子舒端详了他半晌,忽然问道:“龙前辈,你是不是知道钥匙在谁手里?”老人转过脸来面对着周子舒,好像能看见他似的,点头道:“不错,我知道——我当年发过誓,钥匙的下落,谁也不能说谁也不能告诉,龙孝……龙孝他疯了。”叶白衣眯起眼睛,咄咄逼人地问道:“这么说,三十年前,容炫等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是知情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