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倒霉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几个人一直跟着叶白衣在那群山之中绕,绕着绕着,便绕到了一个林子里,周子舒一进入那林子,不知为什么,全身便不由自主地绷紧了——他说不清这林子有什么玄机,却有种出自本能的危机感。再看一路上都聒噪得很的温客行,这会儿也闭了嘴,就连叶白衣的神色也凝重起来,走走停停,极是谨慎。只有张成岭一个还不明所以,只是暗自庆幸,他今天好像能放假了,师父一只手一直拉着他的胳膊,那手指瘦长有力,掌心的温度好像透过厚厚的棉衣也能感觉到一样,特别有安全感,张成岭乖乖地被他拉着走,暗中心花怒放。

叶白衣口中一直念念有词,偶尔还要停下来拿着小树枝在地上写写算算,温客行一开始还很有兴趣,站在他旁边看了一会,不一会就觉得一脑子浆糊,晕头转向起来,于是沉默地退到一边,跟周子舒并肩站着,小声道:“你不去瞧瞧他做什么么?”

周子舒十分有自知之明地说道:“瞧他做什么,我又不明白。”然而随即他又轻轻地皱皱眉,也压低了声音对温客行道:“按说……我派来的人也有机关高手和精通奇门遁甲之人,怎么一个也没能找到那傀儡庄?”温客行随口问道:“你不是说有人画了地图?”周子舒道:“是啊,他拿着他自己画过的地图再一次带人去找的时候,就一个都没回来。”

温客行肃穆地看了一眼叶白衣蹲在地上的背影,将声音压得更低:“若是连……都折在了这里,你说这老吃货靠谱么?”周子舒刚想开口说话,一个音还没出来,就见叶白衣站起身来,回过头冷冷地对他们说道:“剩下的路凶险,不想死就踩着我的脚印走。”周子舒蹭蹭鼻子,只见叶白衣看了他一眼,冷笑道:“精通奇门遁甲?他们的头头都这样不顶用,底下人能不是饭桶么?”言罢转身便走。周子舒等三人脸色都很古怪——任谁在亲眼看见叶老前辈的食量,又亲耳听见他说别人是饭桶,脸色都会古怪些的。

不过古怪归古怪,除了张成岭,这两个成年人谁也不是不知轻重的,立刻跟了上去,张成岭目光瞥见,路边上各种动物的尸骨越来越多,便觉得这里阴森森的,又走了一阵,他竟然还看见了几具人骨,都是尸首分离,十分可怖,便哆哆嗦嗦地问周子舒道:“师父,我们要找的那人,做什么要住在这种地方呢?”周子舒偏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哪知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呗。”

张成岭小心翼翼地跨过一截人的大腿骨,又忍不住问道:“他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还弄了这许多机关,步步惊心的,万一自己出来一趟也迷路了怎么办呢?这不是和往自己床下放老鼠夹子一样么?”周子舒奇道:“往自己床下放老鼠夹子?”

张成岭道:“我小时候有一次房里进了老鼠,怎么也抓不到,便往床下放了两个老鼠夹子睡了,结果第二日早晨忘了,一脚踩下去,让老鼠夹子把脚夹折了。”温客行听见,“噗嗤”一声乐出来,周子舒叹了口气,眼看着他一只顾着说话险些一脚踏错,便将他拎了起来,喝道:“闭嘴,看着你脚底下,想死么?”

张成岭吐吐舌头,周子舒又凉飕飕地道:“不要以己度人,世上有几个跟你一样笨的?”

温客行便把话题接过去,和风细雨地对张成岭道:“世人之所以躲起来,其实也不过那么几个原因。要么是这人心里觉着有仇家要杀他,非得缩在一个谁也找不到地地方才行……”

周子舒截口道:“像鬼谷么?”温客行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若要这么说……也对。”周子舒便趁机问道:“那谷主当年又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非要躲进鬼谷呢?”

温客行并不在意他见缝插针的试探,只大言不惭地道:“我么?我自然是比较特别的,什么也没干过,就稀里糊涂地进去了,到现在自己都想不明白,我这样的一个好人,是怎么跟一群恶鬼一起活了那么多年的。真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周子舒笑而不语,完全当他放屁。温客行便叹了口气,说道:“阿絮,你可真是太伤我的心了——小鬼,你觉得我是好人么?”张成岭对这脾气好武功好,还会讲故事的前辈简直崇拜得五体投地,见问,立刻二话不说,点头如捣蒜。温客行感动极了,摸着他的头感慨道:“还是孩子好啊,有良心,知道好赖,别人对他好,他便记着,不像某些人……唉!”

周子舒没言声——同样是做统领,像高崇那样子,统领一帮自以为是正道的人,或者像他自己,统领一群杀手和探子,与鬼谷谷主是不一样的。高崇只要用“天下大义”几个字,便能叫那些人自己画地为牢,而天窗的人,基本上进来就是卖命给他、给皇上的,那个组织背后是森严厚重的皇权,形成到如今,除了他自己,还没人敢挑战过它。可鬼谷不一样,因为鬼谷里是一群亡命徒。他们就像是一群穷凶极恶的毒虫,被关进一个逼仄狭小的缶里,自相残杀是唯一一条活下去的路。十万阴幽地,不是你死,便是我活,没有道德,没有公理,只有强者为尊,最后也只有足够强悍狠毒到吞噬一切的,那只成为蛊王的虫子,才能重见天日。温客行伪装得太好,很多时候,连周子舒都会错以为这只是个饶舌的普通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