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期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周子舒皱着眉看着自己被震开的手掌,只见叶白衣回过头来,凉凉地说道:“不错,你可总算是把他给逼死了,满意了吧?”只有温客行还算有点良心,弯下腰把张成岭给“捡”了起来,手掌抵住他后心,一缕细细的真气打进他身体里,半晌,才轻轻地“咦”了一声,说道:“这小子……经脉竟然天生就比一般人宽许多,难不成倒是个奇才?”

周子舒道:“不错,那回他被魅音震伤,我帮他调息的时候便发现了。”

他从温客行手中将张成岭接了过来,少年脸色苍白,眉心还紧紧地皱着,裤脚吊在他脚踝以上,有些局促了,像是短短一月半月的功夫,他就又长高了一些。张成岭生在张家,乃是张大侠独子,这么多年,本不该这样不济,周子舒那日帮他疗伤的时候就发现,这孩子内功的根基竟然打得十分牢固,只是他自己竟用不出。就好比是个拿了利器却手无缚鸡之力的幼童。

叶白衣见状也颇感兴趣,伸过一只手在张成岭身上上下捏了捏,奇道:“世界上竟有这样的人,脑子奇笨,筋骨却生得极好,老天爷这是要让他好呢,还是让他不好呢?”随后他看了周子舒一眼,说道:“他经脉宽顺,本是极好的材料,悟性却太差,反而比旁人更难以摸到门路……嗯,你可以再逼他一点,反正一时半会死不了。”

万幸,张成岭是晕过去了。

因为张成岭,其他三人当天便决定找地方住下,等这小鬼一宿再进山。周子舒半夜里照例准时被他身上的钉子折腾醒,他蜷起来成一团,手指压在胸口上,并没有调内力去压制,只是睁着眼躺在床上,目光望向那窗口射进来的月华,看着像是发呆——用心感受着身上那些钉子。

和以前相比,现在七窍三秋钉发作起来,已经不单单是疼了,原来那种如同有人拿着小刀子在他胸口搅动的感觉好像减轻了些,也或许是他已经对此麻木了,而渐渐的,生出一种仿佛有东西压在他胸口上一样的感觉,吐息间气息变得不再顺畅,而这几日以来,仿佛越来越明显了些。

周子舒知道这是一种征兆——三年的时间,已经走了一小半了。很久以前,他一直以为这多出来的三年是一种恩典,可现在才知道,原来这是另一种酷刑。死并不可怕——这二十多年来,他能活到现在并不容易,他逼着张成岭学功夫的所有手段,都是他小时候经受过的,甚至更严酷,甚至他还没有那孩子那样的天分,能够毫发无损地承受那些严酷。他经历过足够多的事,多到让他能够不惧怕这世上的任何人、任何事,他活着尚且不怕,死又有什么可怕的呢?然而让他难受的,却是这三年需要数着天等死的日子。

他熬过了那么多,心志坚定,从未有过死志,却要在这最自由、最了无牵挂,最快活肆意的日子里等死,不是很讽刺么?周子舒发现,这大概是他干得又一件蠢事。

这时他的门被从外面轻轻敲响了,周子舒愣了一下——温客行和叶白衣那两个货都是从不会敲门的。他便从床上爬起来,胸口一阵钝痛,险些又让他躺回去,周子舒一只手无意识地攥紧了床单,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勉强调动真气将那窒息一样的感觉压了回去,这才阴沉着脸去开门。

张成岭站在外面,还犹犹豫豫地举着一只手,好像还要再敲,门开了,他一见周子舒脸色不好,立刻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样,又内疚又痛苦地低下头,嘴里蚊子似的嗡嗡道:“师父。”

周子舒皱眉,问道:“你做什么?”张成岭嘴角往下撇了撇,露出一个要哭不哭的表情,说道:“师父,我刚醒过来……就睡不着了。”

周子舒双手抱在胸前,靠在门框上,冷笑道:“于是……你的意思是,让我唱摇篮曲儿哄你睡觉?”张成岭头埋得更低了,周子舒简直担心他的脖子要断了。此时已是深冬,就算是蜀中,半夜也是相当凉的,周子舒身上内伤发作,有些不耐寒,只觉得小风吹在身上,还有些冷,便从拿起酒壶灌了一大口,同时不耐烦地看着张成岭,问道:“你能不能痛快点,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张成岭小声道:“师父,我又梦见我爹他们啦,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说我怎么还没忘了呢?我是不是特别没出息?”周子舒一怔,半晌,张成岭以为他不想理自己了,偷偷抬起头去看他,心里十分后悔自己就这么贸然跑过来,却发现周子舒侧身往旁边让了一步,对他轻轻地点了一下头,示意他进屋。

张成岭便如蒙大赦似的,屁颠屁颠地跟了进去。周子舒点了灯,屋里也没水,他便拿起个杯子,解下酒壶倒了半杯酒,递给张成玲。张成岭不知他的酒烈,一口喝下去,只觉得一股小火从喉咙一路烧进了肚子里,当时脸就红了,呛得说不出话来。周子舒看着他那傻样,板着的脸就忍不住稍稍松动,偏过头轻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