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蜀中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看是叶白衣,温客行的脸色就难看了起来,见叶白衣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在周子舒脸上,温客行的脸色就变得更难看起来。周子舒倒是有些吃惊,遥遥地一施礼,说道:“叶前辈。”

叶白衣又看了他半晌,才说道:“是你?你这不是挺有人样的么,做什么总把自己弄成那个鬼德行?古人尚且有‘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一说,何况是天生父母养的模样,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光明磊落’么?”周子舒抬头仰望天空,好像这样就能压下他心里那股子想把叶白衣拍扁的欲/望一样,半晌,才有低下头,露出一脸谦逊的笑意,温文尔雅地说道:“前辈教训得是。”

叶白衣漠然地点点头,对他们说道:“跟我走。”

温客行觉着这老头子简直不可理喻至极,于是冷哼道:“你是什么人,我认识你么?”

叶白衣回过头来,脸上看不出什么特别愉快或者不愉快的表情,只是沉默了片刻,问道:“三十年前,容炫和他的老婆岳凤儿,以及琉璃甲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们不想知道么?”已经转身要走的温客行脚步猛地停顿住,脸朝着地面,叫人看不出悲喜来。几个人就这么僵持了半晌,温客行才转过头来,以一种十分奇异的口吻问道:“我们为什么……会想知道容炫和他老婆的事?”

叶白衣忽然叹了口气,说道:“等你也活到我这把年纪,就会明白,有时候看出一个人想要什么,不像你们想象得那么难。”

温客行立刻又看他这倚老卖老的腔调不顺眼起来。周子舒与他对视一眼,便问道:“前辈是知道了什么不成?”

叶白衣笑了一下——他那僵硬的脸总叫人瞧不出他是真心想笑,还是阴阳怪气的假笑,随后只听他说道:“我知道什么?我不过是长明山中不见天日地活了许多年的一个老傻子,能知道什么?”

他转身背对着他们,往前走去:“不过我知道,有一个人或许清楚当年的事。”

周子舒吩咐张成岭一声道:“跟上。”便追了上去,温客行也有些奇怪,便顺口问道:“是什么人这样神通广大?”叶白衣头也不回,嘴里就飘出几个字:“傀儡庄龙雀。”

周子舒眉头便是一皱,忍不住道:“传说蜀中之地的确是有这么个傀儡庄,可它隐于深山之中,傀儡庄庄主龙雀精通各种机关以及奇门遁甲之术,那庄子竟似乎是个会移动的,我曾几次三番叫人绘制地图,可每次修正地图的人都信誓旦旦地表示没有问题,再去寻访,那神出鬼没地庄子却都不知所踪……”

叶白衣道:“你废物。”——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周子舒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将拳头打开又攥紧,默不作声地打量起叶白衣的脑袋来,越看越觉得,那脑袋的形状十分适合被人捶。一边张成岭拉拉他的衣角,张口想问什么,被周子舒狠狠地瞪了一眼,不耐烦地将自己的衣摆拽回来,骂道:“十来岁的大小伙子,有话你就好好说话,做什么畏首畏尾地跟个小媳妇似的?”

他这分明是迁怒,张成岭缩缩脖子,不敢言声了。周子舒又扫了他一眼,道:“你想说什么,快说!”“师、师父,咱们这是要一直往蜀中去么?”

周子舒就一怔,心道是呢,挺长的一段路呢。于是张成岭自作孽不可活,因多嘴问了这么一句,此后一路便被周子舒这恶师父百般折磨,时而叫他倒行真气,倒立过来走路,时而被他伸出一只手压住肩膀,叫那少年仿佛背负着一座大山似的费劲全力地往前赶路……简直生不如死。

温客行在一边没言声,依旧嘎嘣嘎嘣地捏着他的核桃吃,一边恶心着周子舒,一边似乎若有所思地琢磨着什么事,见周子舒不再理会叶白衣这头老活驴,便难得地向叶白衣搭起话来,问道:“你和……容炫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知道三十年前的事?”

叶白衣看了他一眼,沉吟半晌,就在温客行以为他要说出什么来的时候,只听他一张鸟嘴里说道:“你怎么跟个爱嚼舌根的老娘们儿似的,什么都打听?关你什么事?”

温客行手指一用力,那核桃壳直接被他捏得四分五裂,迸出一丈多远去,还夹带着一股劲风,活像暗器似的,张成岭立刻躲得远远的,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温客行才想着张嘴再贱他几句,谁知眼前亮光一闪,他定睛看去,竟在叶白衣的长发中发现了一根银丝,便奇道:“咦,姓叶的,你有白头发了。”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那一瞬间,叶白衣那双木然的眼珠似乎飞快地划过一抹光芒,快得让人分辨不出,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想去摸一把自己的头发,可手抬起一半,却又放回来,口中只是淡淡地说道:“你连白头发都没见过么?少见多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