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大闹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张成岭茫然不解地跟在两个男人身后,他觉着这师父换了个样子以后,好像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气氛压抑极了,连一边的顾湘都不敢聒噪,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地跟着。那平时只要凑在一起,必然要你一句我一句互相掐个不停,以释放过多的能量的两个人谁也没出声,只是自顾自地走自己的路,周子舒甚至连人皮面具都没有再重新带回去——反正眼下这边也没人认得他。

他觉得胸口里好像窒息一样的难受,大巫的话,像是当胸狠狠地给了他一下重击——要废去一身武功,方有两成希望,那他宁可不要这希望,就这样心情平静地慢慢死去。古往今来,不知多少武林中人为了一封秘籍争得头破血流,那身功夫,是几十年如一日般冬三九夏三伏的练出来的,是几十年如一日的筚路蓝缕苦苦求索才悟出来的。那不仅仅是身外之物,不仅仅只是一技之长,那是一个人的精魄所在。

废去武功是什么意思呢?就好像一个人没了魂,那还不如当初就变成个傻子,痴痴呆呆的好受。大巫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到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并没有劝说。若是七魂去了六魄,若是没了这一点最后的尊严,可不就是浮生所欠只一死了么?他的确是想活着,可并不想苟延残喘。

周子舒忽然忍不住放声长歌:“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那声音带着些许嘶哑,一字一句,隐去了悲惶愤懑,反而剩下说不出的戾气与骄狂,这与生俱来的骄狂走到了尽头,徜徉于三山六水的万里河山之间,在胸中九曲盘桓过太久太久,终于破喉而出。那天阴沉沉的,沉甸甸地压下来,茫茫四野,放眼遥望,只有那么一条荒草枯枝布满的小路,不周之风不知其止息,萧萧瑟瑟而来,穿过石缝林间,如山鬼涕泣,千年如一日,万年亦如一日。风鼓起周子舒宽大的衣襟袍袖,像是要叫他随风归去似的。温客行抬起头来,注视着周子舒那瘦骨嶙峋的背影,鬓角的长发被风卷得如鞭子一般,抽在他侧脸上,他便闭了眼,合上了满眼光影痴缠,全神贯注的感觉着那火辣辣的疼。

冷风呛进周子舒的喉咙里,他那不知跑到何方的调子陡然中止,微微弓下腰咳嗽起来,近乎透明的嘴唇上,只有两片嘴唇中间一点,极薄极薄的一线能看得出血色,却仿佛带着笑意一般,殷红殷红。温客行忽然抬起头,望向那快要掉下来一般的苍穹,然后一点零星微凉的东西落在他脸上——这是洞庭落了第一场雪。

为什么英雄总归末路?为什么红颜终有一老?

温客行忽然觉得胸中升起一种难以言语的郁愤,仿佛是为了自己,又仿佛是为了别人,几乎满溢,他不服,手指颤动着,只觉得有一种似乎想要撕开这天地人间、八荒六合的欲/望,他想质问苍天……什么是造化,凭什么生而为人,便要受造化摆布?

顾湘胆战心惊地看着她主人回过头来,笑着问她道:“阿湘,你喜欢曹蔚宁那个傻小子么?”

顾湘怔了一会,茫然地望着他:“主人……”

温客行又问道:“你觉得他好么?”

顾湘只觉得他那眼眸像是要望进她心里一样,心里忽然升起某种异样的情绪来,想道,曹蔚宁好么?她想着那人一脸认真地跟自己说着“万一你错了,万一你将来知道了,我怕你心里肯定会难过的”,想着他艰难地架起长剑,死死地顶住那一对老妖精,仓皇间回首,那一句“你先带他走,快!”

顾湘忽然想起来,还没有人对她说过,让她先走这样的话呢,不知为什么,眼圈就忽然红了,然后闷闷地点点头,嘴上却只是说道:“曹大哥挺好,会说话,也有学问……”温客行便无声地笑起来:“是呢,‘春眠睡死不觉晓’这样的话,也就他能说得出来。”顾湘听出他好像说的是反话,于是认真地反驳道:“春困秋乏夏打盹,人春天都是爱困的,可不是睡死也睡不醒么?我看曹大哥说得有道理,比那些个张口闭口‘菊花香自苦寒’的书呆子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温客行促狭地看着这双颊微红的少女,忽然点点头,说道:“好,那咱们就去救他。”顾湘一愣:“咦,刚才那个七爷不是……”温客行忽然开口打断她,朗声道:“想救人便救人,想杀人便杀人,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看天下谁敢来拦住老子去路,唧唧歪歪那么多做什么?他一个一身酸气的书生小白脸,懂个屁!阿絮,你来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