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雨夜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顾湘手里打着把伞,怀里还抱着一把,在夜雨中穿梭。她小小的绣花鞋踩在青石板上,溅起了水花打湿了她的裤脚,一阵寒风吹来,她打了个寒战,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尽忠职守了。然后她一抬头,便看见了那在雨中独自低着头行走的男人。

温客行全身都已经湿透了,衣服贴在身上,衣襟散乱,样子有些狼狈,他却毫不在意似的。顾湘赶上去,叫道:“主人!”

温客行并没有回头看她,不过显然是听见了,脚步顿住,等了她片刻。顾湘忙小跑着到他跟前,将伞递过去,心里觉得自己凄风苦雨地出来一趟十分不值当——根据自家主人一向的操守,看他这样子,顾湘认为他是到某些不大见得了人的地方快活去了。于是撇撇嘴,有些不以为然地问道:“主人这又是去哪里风流了?”

温客行撑开伞,走了几步,才低低地道:“跟人打了一架。”

顾湘顺口问:“床上打架?”

温客行回头看了她一眼,顾湘立刻从善如流地在自己脸上轻轻挥了一巴掌,一本正经地道:“啊呸,看你这张鸟嘴,胡说什么?真话是可以随便说的么?太阳打东边升起的事实是可以随便念叨的么……”

“阿湘。”温客行却没有接她这个玩笑,截口打断她。顾湘眨巴眨巴眼睛,雨下得更大了,水汽腾起一层迷茫的白雾,让她有些看不清温客行脸上的神色,只见他沉默了良久,才垂下眼,轻声道:“他说……他就要死了。”

顾湘“啊”了一声,没反应过来,问道:“谁就要死了?”

“周絮。”温客行话音顿了一下,不知是为了转移情绪,还是为了让顾湘听明白,一边继续往前走去,一边将语气压得平平淡淡地解释道:“他身上有内伤,我一开始见他那么活蹦乱跳的,以为没什么,今天才知道,那竟是治不好的,只剩下两三年的寿数。我一听,便知道他是什么人了……嘿,早知如此,我跟着他做什么?”

顾湘睁大了眼睛,她有些难以消化这个现实似的,半晌,才讷讷地问了一句:“周絮?”

“嗯。”温客行低低地应了一声,“我原先觉着他不能是‘天窗’的人,那地方有进无出,凡是企图逃脱的人,都必须受七颗‘七窍三秋钉’,然后人会武功全费,会失去六感,会变成个比死人更能保守秘密的废人傻子。我先是觉着,受了七窍三秋钉的人不可能像他那样子……今日听另一个人的话音,才明白过来,他多半是有什么特殊的法子,减轻了那鬼见愁的钉子的害处,可还是活不过三年。”

顾湘闻所未闻,大气也不敢喘地听着,到此,才问了一句道:“主人……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温客行闻言古怪地笑了一下,“我若是不知道得多一点,能活到现在么?”顾湘哑然片刻,又追问道:“那……那个周絮,他……”

“我以前见过一个天窗里逃出来的人。”温客行顿了片刻,才继续道,“从没有人能逃过那活死人的刑罚,他却逃过了,我猜他至少是大管家以上的级别,甚至……有可能是前任的首领。”顾湘奇道:“他若是首领,又怎么会想逃……”然后她话音突然顿住,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缄口不言了。

温客行的脚步极快,像是要把身后的什么东西远远地甩开,顾湘人矮腿短,须得小跑着才跟得上,两人一前一后地沉默了半晌,眼看着温客行却越走越快,顾湘便忽然开口问道:“主人,你伤心么?”

温客行头也不回地轻飘飘地问道:“我伤心什么?”顾湘想了想,也是,她实在想不明白温客行伤心什么。只听他轻笑一声,双脚几乎腾空似的擦着地面划过,一边道:“他脸上有易容,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个美人……再说,我喜欢香喷喷、软绵绵、细皮嫩肉的,他就算真有张美人脸,也不合我的胃口。”

顾湘便是用上轻功,也有些追不上他了,脱口道:“主人不是明明说过,喜欢窄腰个高,有一对好看的胡蝶骨……”“你记错了。”温客行截口打断她,片刻,又不知道在给谁解释,补充道,“我只是……觉得和他同病相怜罢了——阿湘,别跟着我。”

顾湘“啊”了一声,温客行人影一闪,转眼已经离她好几丈远了,顾湘挺委屈,大声问道:“主人,为什么哪?我又招你惹你了?”温客行已经消失在雨帘中了,只有一句话远远地飘进她耳朵里:“你话太多。”

顾湘就一个人孤零零可怜兮兮地被留在了原地,她恨恨地跺跺脚,低骂道:“好心没好报!”然后她抬起头,望向温客行消失的方向,忽然就想起了他那被雨淋湿了的后背,肩膀宽阔而端正,晃也不晃地一个人在雨中疾步而行,不肯等她一步。他身边空荡荡的,然而目不斜视地走过,像是已经踽踽独行了不知有多远的路。就也有些觉得他可怜起来。只是觉得同病相怜也好,怎么样也好……可那人竟也只是个昙花一现的过客,三两年,可不是倏地一闪,便没了么?那西陵之下,冷风吹雨,房中烟花明灭至末路,竟已剪不堪剪。天下有谁能得即高歌失即休,今朝有酒今朝醉?你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