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1 你瞅啥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程立雪愤怒了!

这是给自己穿小鞋!

患者的肝硬化诊断很明确,片子上看,腹水量也很大,他凭什么说自己诊断错误?!

程立雪恶狠狠的盯着高少杰,一定是因为这个医大的教授,一定是的!

随即,他瞪着郑仁,勉强压住心中的怒火,说到:“郑总,我认为诊断很明确。”

话一出口,一股热血涌上程立雪的脑袋,他愤怒的用手点着阅片器上的片子,说到:“肝硬化症状很明显,门脉压力很高,大量腹水!我不知道郑总为什么说我诊断有误,是不想做我的患者吗?!”

最后一句话,就有些诛心了。

说了这句话,就已经撕破了所有的脸皮。

意味着程立雪和郑仁之间,再无合作的可能。

但!

程立雪不能忍!

是可忍,孰不可忍!

MMP的,竟然不做老子的患者!

张院长脸色一变,往前半步,挡在程立雪和郑仁之间。

刚要说话,就听到郑仁悠悠说到:“程主任,你是不是没看病人?”

“嗯?”张院长愣了一下。

程立雪脸涨的通红,也很疑惑,郑仁怎么知道自己没看病人?

不过这话怎么能承认!

他认为郑仁是故意给自己泼脏水,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没看病人。

对,就是这样!他又不是算命的,凭什么知道自己没看患者。

这个想法合情合理。

于是,程立雪更加愤怒!

怒发冲冠!

可是没等他说话,郑仁便问王强要了一管笔,轻轻点着片子,说到:“片子上看,的确像是肝硬化,脾大,而且是晚期的形态。”

程立雪冷哼一声。

“但是程主任有没有注意到,患者的肝脏并没有缩小,反而有增大?”郑仁问到。

“……”程立雪连片子都没怎么仔细看,肝脏没缩小,那不是很正常……

当然,程立雪也知道这不正常。虽然是这么说,但这种少见的病例偶尔也能看见。

程立雪愈发觉得郑仁这是愈加其罪。

“这不是肝硬化,而是布加综合征。”郑仁叹了口气,道:“布加综合征由各种原因所致肝静脉和其开口以上段下腔静脉阻塞性病变引起的常伴有下腔静脉高压为特点的一种肝后门脉高压症。”

“看上去,和肝硬化的表现有类似的地方。有可能会做出错误的判断,但一般都是县级以下的医院会误诊,程主任怎么也没看出来?不应该啊。”

郑仁的话语很平淡,没有指责,只有疑问。

可是每一句话,都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扇在程立雪的脸上。

“你……不可能!”程立雪兀自强行辩解。

“程主任,你要是亲自去查体了,一定会发现患者有蜘蛛人的体征,而且腹部体表静脉膨隆,双下肢靴状坏死。这些,都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和肝硬化不一样。”郑仁的语气依旧很平淡。

可是,耳光愈演愈烈。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撇撇嘴,对程立雪很是不屑。

孔主任则微笑站在最后面,他早都看出来了,但自己只是客卿,郑仁要是忽略,自己等没人的时候小声提醒一句也就是了。

但,毫无疑外,郑仁看出来了。

高少杰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片子。

这要是高少杰手下的医生,甚至是王强拿着布加综合征的片子当肝硬化给他看,高少杰早都把片子砸在大夫的脸上。

可以不懂,但是连患者都不看,就过分了。

张院长见程立雪脸涨得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已经猜到这货应该是真的没看患者。

他连忙打圆场,道:“郑老师……”

“我们去看一眼患者吧。”郑仁道:“布加综合征在有介入手术之前,几乎是不治之症。但是有了介入手术,就不再是什么疑难问题了。”

“介入手术进入临床,最典型的一个病种之一,程主任真的不应该不知道。”郑仁摇了摇头,看着张院长。

张院长也很无奈,问了患者所在病房,带着郑仁过去看病人。

患者躺在病床上,肚子高高隆起,四肢干瘦,典型的恶病质状态。因为肚子高高隆起,四肢骨瘦如柴,就像是一只只有四条腿的大肚子蜘蛛一样,躺在床上。

恍惚间,有一种魔幻的感觉。

郑仁瞄了一眼视野右上方系统面板,上面给出的诊断和自己阅片的诊断一样——布加综合征。

和患者、患者家属打了个招呼,郑仁开始亲自查体。

把患者腹部的衣物掀起来,三根直径1c右的静脉像是小蛇一样在患者肚皮上蜿蜒着。

症状和郑仁之前在办公室判断的完一致,没有丝毫出入。

所有医生都沉默下去。

郑仁叩诊,确定腹水,确定肝区范围。然后他开始看病人的双脚。

一双紫乎乎的脚出现在众人面前。

缺血,但是还没到坏死的程度。可即便只是这样,也很重了。

郑仁又询问了几句病史,这才带着所有人离开病房,回到办公室。

“典型的蜘蛛人体征,双下肢因为静脉回流问题导致的靴状症也很明确。”郑仁又回到片子前,点着片子,道:“所以,患者诊断为布加综合征,已经很确定了。”

程立雪脸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了一样。

“程主任,我记得前几天是你去市一院说要学TIPS手术吧。”郑仁道。

沉默,一片沉默。

“核磁弥散看不懂,没关系。本身用核磁弥散来判断肝硬化晚期门脉与肝静脉血管关系,也很难。”郑仁看着片子,语气平淡,“但是作为一名医生,作为一名主任,术前不看片子,不看患者,这就太过分了!”

程立雪无言以对,他低着头,向后退了几步。

“郑老师,您看这个患者手术能做么?”张院长问到。

“冯经理,血管耗材你那有么?”郑仁问到。

“溶栓?我带了,就是准备您要做溶栓的。”冯旭辉开心说到。

“不用溶栓,普通导丝就能做。”郑仁道。

程立雪忽然抬起头,眼睛里都是血丝,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瞪了他一眼,道:“你瞅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