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 怕你下不来台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孔主任来了,那么也逃不过社会上人情往来的那一套。

郑仁会忽略,老潘主任却不会。当郑仁接到王强电话,要走的时候,老潘主任用通知的口气说,中午要请孔主任吃饭,务必赏光之类的。

孔主任也没做过多的客气,点头应了下来。

都是部队里的人,吃老班长一顿,又怎么了?虽然老潘主任当年的部队和孔主任相距甚远,八竿子打不着,但那种淡淡的战友感情却真实存在。

郑仁头疼,中午……不知道要喝多少。

还记得不久之前,常悦、苏云两人把长风微创请来的两个陪酒师给放翻,老潘主任高兴的说,不愧是我的兵。

老潘主任一直送出门,再次敲定后,郑仁与孔主任回到急诊病房。

“小郑,我听说你这面搞出来tips手术的新术式了?”孔主任问道。

“孔主任,不是新术式,是用核磁弥散来做诊断,判断穿刺的位置,避免盲穿。”郑仁客气的回答道。

“现在你一针成功的几率高不高?”

“嗯……失败的几率特别低,还没遇到过。”郑仁想了想,回答道。

孔主任之前通过赵云龙等人和苏云联系,知道郑仁在海城捣鼓tips手术。对研究的进程,多少有些了解。

但苏云那人,说话云山雾罩,也没个正经的。

孔主任对郑仁这面的进度,像是雾里看花一样。

今儿从郑仁嘴里听到tips手术新进展,孔主任先是一愣,随后感慨。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几个月前,连去帝都参加遴选的资格都没有。要不是魔都的裴英杰教授坚持,郑仁还窝在海城呢。

可是这才多久?一个月?两个月?

不光是前列腺介入栓塞术搞定了,连tips手术都弄出新术式来。

孔主任惜才的心思大盛,也暗自庆幸。

幸好郑仁身边有苏云,苏云和帝都各大三甲医院的中层住院总们关系都很熟,打听消息也方便。

要是按照常规套路,过个一年半载的,人家成了诺贝尔医学家的候选人,再提条件可就不是去帝都在自己手下当带组教授这么简单了。

至于派谁来海城,方林那面蹦高要来,按都按不住。

要不是心胸外科的顾教授把他臭骂一顿,让他好好养病,现在这小子已经跟着飞过来了。

人手再怎么紧,抽调三五个博士生还是轻松的。轮换呗,就算是几十个博士换郑仁一个人,也是占了大便宜。

孔主任沉默下去,脑子里不断的盘算着。

最后得出结论,郑仁必须抓紧时间拉走。他在海城留的时间越长,变数越大。

来到急诊病房,王强在走廊里站着,手里拎着一堆片子。

高少杰竟然也在,郑仁楞了一下。

高老师这也太积极了吧,郑仁心想。

“高老师,你怎么来了?”郑仁笑着迎了上去。

“郑老师……您就别叫我高老师了,听着臊得慌。”高少杰伸出手,和郑仁握了一下,客客气气的说到:“叫老高,老高就行。”

“那我就不客气了。”郑仁笑道:“你怎么来了?”

“回去后,我研究了一下片子和您教的,有了一些新的体会,这不是趁着海城有患者,赶紧打磨一下。”高少杰道。

“有心了。”郑仁点头,“对了,介绍一下。”

“这位,是帝都912医院介入科孔主任。这位,是省城医大附院介入科高少杰,高教授。”郑仁给两人介绍。

“孔主任,您好。”高少杰儒雅的说到,言语客气,却没有和郑仁说话时的那种仰慕感。

“你好。”孔主任也有些高冷。

两人的招呼,看着热情,却透着一股子千里之外的感觉。

“走吧,看片子。”郑仁不想再寒暄客套上耽误时间,从王强手里接过片子袋,大步走进办公室。

“孔主任,您是先看看tips手术,还是看看富贵儿……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前列腺术后患者?”郑仁征求孔主任的意见。

“看tips手术吧,看完后再去看教授的患者。”孔主任道:“教授有中文名了?”

“嗯,他们瞎胡闹给起的。”郑仁苦笑。

孔主任含笑点头,富贵儿,听起来的确带着一股子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民国风。

这次王强收的适合tips手术的患者经过遴选,只留下四个人。

不是所有顽固型腹水、肝硬化晚期的患者都适合做tips手术。无论什么手术,都有适应症,还要看患者状态允许不允许。

有个患者肝功能有点差,王强本来有些犹豫,征求了一下高少杰的意见。

高少杰毫不犹豫的给否定了。

就算是郑仁手术水平再高,也总归有个适应症,已经接近肝衰竭的患者,术后不出事儿才怪。

郑仁不知道这些,数了一下,见只有四个患者的片子,心里猜到可能的情况。

但是他也不在意,拿了一个患者片子袋里的病历简介,开始了解患者情况。

苏云见孔主任来了,早早就站起来,和孔主任打招呼。

“苏云,郑老板弄的这套东西,你熟练么?”孔主任见郑仁在看资料,便问道。

“还好,第一例手术室我和老板做的急诊。穿刺了4针,最后成功了。老板可能觉得有问题,就开始研究起来。正好赶上富贵在,老板和富贵儿两个商量了好久。”苏云简单介绍了一下郑仁研究tips手术的过程。

孔主任沉吟。

按照苏云的说法,郑仁才入手研究tips手术没多久啊,就这么成功了?

“孔主任,有句话我说了你可别不高兴。”苏云没有嘲笑的意思,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嗯?”

“老板研究的这个诊断方式,与核磁机器的运行原理接近,还要在脑子里面进行脑补重建……”苏云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剩下的东西,就是留白了。

成年人么,留白是很重要的。

苏云不是不懂,而是在帝都和自己同年、同届的那群人根本没必要留白。

一群蝼蚁而已,有必要留白么?苏云是这么认为的。至于孔主任,则是另外一种情况。

“你小子,是怕我下不来台?”孔主任笑道。

苏云表情严肃,点了点头。

孔主任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