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 多年丰富的临床经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老板,你怎么就这么怂!”两人回急诊病房,一路上,苏云开始唠叨。

“不怂点,你还想怎么的?打一架?”郑仁笑道。

“真想揍他一顿啊。”

“我看在帝都,大黑伞那次,你身手挺敏捷的。”郑仁思维跳跃,想到在帝都的那次事件,“你练过?”

“完美无瑕的我,在每一个角度都必须无懈可击。”苏云额前黑发飘呀飘的,俊美异常。

郑仁哈哈一笑,摇头,不语。

苏云也知道他笑话自己什么,愤怒的看着郑仁,最后满腔怒火也化作一声叹息。

还能真打起来啊,扯淡……

走了几步,接近急诊病房,苏云忽然问道:“老板,真的是金属过敏?你怎么诊断的?”

“凭借我多年丰富的临床经验。”

看着郑仁一本正经的扯淡,苏云觉得槽点满满,正准备精准打击一下,郑仁已经快步回到病房。

折腾了一上午,距离中午下班,时间所剩无几。

中午还约了赵姐去做64排CT三维重建,郑仁看书的计划是泡汤了。

刚回到急诊病房,冯旭辉就悄悄的跟了进来。

两张中石化的油卡,递给郑仁。

冯旭辉一脸歉意,说到:“郑总,都是我大意,实在不好意思。”

这话说的,把郑仁闹的一愣。

“怎么了?”郑仁不解,问道。

“这种事情,我应该提前想到,怎么能让您费心思呢。”冯旭辉无比内疚,自责,“这里是两张油卡,每张存了一千块钱。郑总,您就别客气了,这都是应该的。”

“……”郑仁从前只是小大夫,还不知道耗材商是怎么精准去拍主任们的马屁的,所以这种事情他很陌生。

“我自作主张给办了中石化的加油卡。中石化的油,大多都是进口的,质量好,抗烧。中石油都是咱们自产的,油质比较差。”冯旭辉见郑仁楞了一下,马上把话题转移开,生怕郑仁把多余的那张卡扔到自己脸上。

郑仁也懒的因为一千块钱和冯旭辉矫情。

大几千,上万的耗材说用就用了,不差这一千块钱。

况且,冯旭辉和患者不一样。他是长时间有求于自己,收也就收了。为了一千块钱油卡矫情,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谢了。”郑仁微笑。

冯旭辉松了口气,预想中最坏的情况没发生。

昨天他晚上回去把鲁道夫·瓦格纳教授需要人跟着去德国的事情汇报给马董,那面直接沉默了。

冯旭辉简直太能干了,运气也忒好了一些,这么快就能把产品打出国?

还不是一般的医院,而是欧洲最大的几个医疗中心之一的海德堡大学附属医院!

真是见了鬼了。

马董当时也楞了,他没有回答冯旭辉,而是沉默的挂断了电话,仔细回味这个消息。

冯旭辉见马董那面没了动静,也有些忐忑。

正好郑仁先转了一千块钱,让自己跑腿,冯旭辉就自作主张办了两张油卡。

“苏云……”

“别叫我。”苏云低头玩着手机,根本就不想和郑仁这货说话。

郑仁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说道:“中午去找赵姐,两个患者的64排CT三维重建。你想不想试试?”

“切,我才不试。”苏云鄙夷,“你就是想把各种活都甩出去,好让自己清闲一点。我可不傻,64排CT三维重建我早都看会了,用不着你教。”

郑仁也很无奈,苏云说他看会了,估计就是看会了。只是他不想做,自己没什么好办法。

已经把科研的事情扔给苏云这厮,郑仁也有点不好意思。

没办法,只能自己干了。

见郑仁不说话,苏云洋洋得意,手速似乎都快了100APM,“当时可是你自己说的,术者去做64排CT三维重建,效果最好。”

苏云依旧不忘补上一刀。

“知道啦。”郑仁摆了摆手,心里有些忧伤。

还是人太少,自己又想做手术,又想和谢伊人约会,又想看书,时间打不开点……

苦恼。

“老板,你跟我说说那个患者你是怎么判断的避孕环过敏的呗。”正苦恼中,苏云偏偏凑了上来,嬉皮笑脸的问道。

他故意没有收敛声音,办公室里的常悦、钟敏、杨磊等人耳朵都竖了起来。

谁不喜欢听八卦?避孕环?难道郑总有外遇了?

这个念头虽然大家都知道不靠谱,但却久久在心里浮现。

“有啥不能判断的啊,患者三十多岁,一般用的都是带铜宫内节育器。患者症状不重,间断性,经常发生,而且所有检查没有异常,那就怎么偏就怎么想呗。”郑仁道。

“郑总,要是宫内节育器导致过敏,那应该一直过敏啊。”钟敏疑惑,问道。

“我从前遇到过一个患者,过敏性水肿,呼吸窘迫入院。”苏云这时候来了精神,开始八卦道:“急诊脱敏治疗后,开始寻找过敏原。你们猜,是什么过敏?”

“海鲜。”

“花粉。”

“大米!”

郑仁瞄了一眼苏云,见他洋洋得意,心中一动,信口说道:“降压药。”

“……”苏云傻逼了。

他绝对没想到郑仁随口一说,就说到了正确答案上。

这是他读研的时候,遇到的一次急诊病例。患者经常过敏,在发病后,开始自行口服脱敏药物,耽误了治疗时间,送到医院的时候,差点没憋死。

抢救后,患者症状缓解,于是查找过敏原就成了重中之重。

一位老教授花了4个小时,事无巨细的询问了患者生活中一切琐碎的事情,后来查找英文期刊,找到患者口服的那种降压药物过敏的案例。

后来患者更换了口服十多年的降压药物,就再也没出现过过敏症状。

有些过敏就是这样,随着身体情况发生细微的变化。带宫内节育器和口服降压药物,都是每天都释放着过敏原,但只有少数时间会急性发作。

这之间的原理,要是讲清楚,相当于把免疫、生理等医学书籍重新读一遍。

苏云惊讶的看着郑仁,疑惑道:“你是蒙的?”

“多年丰富的临床经验。”郑仁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