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 判死刑的患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早饭,来到市一院,郑仁路上给冯旭辉转了一千块钱,让他收下后,才说明了用意。

去附近一家中石化的加油站去办油卡,这是准备送给赵姐的。苏云说的对,总是麻烦赵姐,自己也不好意思。这些关系,虽然自己不愿意交际,但还是要维持。

来到科室,郑仁依旧在老潘主任查房之前先转了一圈病房。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在病房里和衣而卧,一直在记录各种数值、指标之类的专业数据。累了,就在旁边的床位上休息一会。

郑仁进去的时候,教授正在睡觉,鼾声如雷。

患者咔吧着眼睛,无辜又可怜的看着郑仁。

要是没有教授在,患者恢复速度怕是会更快一些,郑仁心里想到。

从病房出来,准备交班,郑仁看到走廊里有一对夫妇,谨慎小心的四处张望。

“您二位找谁?”郑仁走过去,态度温和,带着微笑询问到。

“请问郑老师,是哪位?”男人问到。

男人个头不高,一米六五左右,敦实,一脸横肉,微微黑气笼罩在脸庞上。

郑仁第一个感觉就是他得了肝病。

看视野右上方的系统面板,上面给出的诊断是——乙型肝炎肝硬化,肝恶性肿瘤切除术后,肝恶性肿瘤。

“我就是。”郑仁继续保持微笑。

“你?”男人有些诧异,他上下打量了郑仁几眼。

“嗯,是哪位让你来找我的?”

“二院的王主任。”男人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郑仁的话,满脸赔笑,说到:“郑老师,我是半年前单位体检发现肝左叶长了东西,后来去二院切掉了。”

“然后呢?”

“我以为痊愈了,这不是快过年了么,就去复查一下。现在肝右叶又长了一个肿瘤,二院肝胆外科的主任说没办法治了。”男人说到:“让我去找介入科王主任。王主任看了直摇头,说要是有可能治的话,只能来找郑老师您。”

这是……这是被判死刑了的患者。

郑仁知道,乙型肝炎肝硬化,肝脏上很多小结节,每一个小结节都有可能出现癌变。

外科手术切除一个肝叶后,要是其他肝脏再长肿瘤,就不能继续做外科手术了。这种事情发生几率,几乎在50%以上。

眼前的患者和郑云霞都是如此。

“我看看你的片子。”郑仁道。

患者忙不迭的把手里拎的片子递给郑仁。

进了办公室,距离交班还有十几分钟,郑仁把患者的片子插到阅片器上,开始阅片。

肝左叶切除,肝右叶上长了一个15c巨大肿瘤!

换句话说,患者现在基本没有正常肝脏了。

难怪市二院外科和介入科都拒绝治疗,眼前的患者在常规治疗措施下,已经没有再继续的意义了。

这就是电视剧里演的那种,医生说,回去吧,该吃啥吃啥、想吃啥吃啥的情况。

郑仁托腮沉思。

患者表情阴晴不定,焦躁、恐惧、希望,种种心思汇聚在一起。不过郑仁没有在看到核磁增强片后就直接说没法治了,这给了患者一定的希望。

几分钟后,郑仁说到:“你是什么医保?”

“城镇职工!”患者希望大增。

“嗯,可以试一试。”郑仁道:“但是能不能成功,不好说。”

“好,好!”患者一下子激动起来,一脸横肉都微微颤抖。

“先办入院手续吧。”郑仁道,“然后做术前检查,没有手术禁忌,尽快手术治疗。”

患者一把拉住郑仁的手,使劲握着,像是握手,又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木头。

“郑老师,什么药好,您给我用什么药!只要能报销!”患者说到。

郑仁点头,让常悦把患者给收入院。

交班后,郑仁带着刚刚办理完住院手续的患者去病房,和患者做沟通。

这个患者,郑仁有些担心。他做沟通和常悦不一样,主要是根据患者病情来说一些患者本身能做到,对病情有很大帮助的事情。

患者叫李臣,52岁,海城本地职工。

来到病房,郑仁开门见山,说到:“老李,有几点要求,你一定要做到。要不然,我这面不管多努力,最后成功的几率并不大。”

“嗯嗯。”李臣匆忙点头,仔细倾听。

“第一,自己控制脾气,不要急躁,也不要生气。这一点很重要,你要记住了。想活命,就必须要控制。”郑仁认真说到。

李臣有些犹豫,但还是点头。

“老李,说句不客气的话,肝病患者脾气都急躁。”郑仁说到:“从前你可以急,但是现在绝对不能急!不管做什么事情,一定要慢下来,知道了么?”

“知道,知道。”李臣连忙应道。

“第二,不能喝酒,吃东西要注意温熟软少。”

郑仁“唠叨”了将近十分钟,这才从病房走出来。

这名患者病情比郑云霞还要重,而且外表上除了脸色有些黑之外,行动、神智都正常,和普通人一样,完看不出来有生病的迹象。

这也是肝癌患者为什么很多一经发现,就到了无法治疗的程度的原因。

不疼不痒,谁去医院花几千块钱做检查?

那不是有病么。

好多乙肝患者,检查、治疗的也不精心。

郑仁出了病房,没有急着去办公室,开始沉思起来。

他觉得自己最近好像对待患者的态度出现了某些变化,更积极了一些?还是自己更心软了?

像是李臣,之前自己只要手术就可以了。亲自去做64排CT三维重建,就已经是尽力而为了。

可是今天早晨,自己竟然和他交待病情,说了十多分钟。

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仁想了很久,都想不明白。

正琢磨着,教授的声音在后面传过来,“老板,早……啊。”

一边说话,教授一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

“早,富贵儿。”

“老板,我今儿要把患者的尿管撤了,你看可以么?”鲁道夫·瓦格纳教授问到。

其实这种事情,教授完可以自己做主。

但是出于对郑仁的尊重,教授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汇报给郑仁,让他拿主意。

……

……

我的一个患者,从前开玩笑说,我要是自己写本书,就把你写进去。他笑着说,好。名字都是真的,现在已经三年了,什么事儿都没有。就这样下去吧,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