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 忽然间就慌了神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高铁上,一等座,人并不多。

不到一个小时的距离,多花好几十块钱,大部分人都会认为不值得。

苏云对高少杰的安排挺满意,听着歌,玩着手机,偶尔看看窗外的风景。

高铁开出省城,郑仁靠在车窗玻璃边,静静的看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板,想刘天星那货呢?”苏云凑到郑仁身边,一脸戏谑的表情,问到。

“嗯。”郑仁应了一声,没有费尽心思的掩饰自己心里想的事情。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刘天星想要置你于死地,你不该恨他才对么?”

“我开始的确是这么想的。”郑仁右手食指放在唇上,眼睛看着窗外,声音有些飘忽,“但最近随着技术水平越来越高,也就越来越不琢磨刘天星这个人了。”

“呦呵,你还琢磨人?说的像是你能干什么似的。”

“我小时候在孤儿院长大。”郑仁笑了一下,“被人欺负了,要是不还手的话,会有更多人欺负,最后活的连流浪狗都不如。”

“……”苏云没有这样的生活经验,懵了一下。

“医院,只是社会的一部分,很大程度上来讲,也是一样的。刘天星想要把我一脚从市一院踢走,这事儿在帝都跟你说过,我是过不去的。”

“喂,我舅可辞职了。”

郑仁没回答苏云的话,看着窗外,像是一个思考着未来、明天的哲人。

“别人对我好,我要回馈。滴水恩,涌泉报。”

“像你不肯辞职,为了老潘主任?”

郑仁点了点头,“别人想整我,我也得报复回去。要不然,大家看到一个软柿子,谁不想上来踩两脚。”

“第一次觉得你说的对。”苏云深以为然,“和校园霸凌一样,进入社会,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只不过方式方法有些变化而已。”

“可是今天我看到刘天星在平车上抬起头,我们两个目光对视的一瞬间,你猜我怎么想的?”郑仁问到。

“你不会想给他做手术吧。”

“嗯,是。”郑仁叹了口气,“这个念头,让我很惶恐。”

苏云脸上戏谑的神情消失,很少见的没有直接喷郑仁。

“医大,手术水平不如我,我有三成概率让他痊愈。可是,我为什么会想给他做手术呢?”郑仁很困惑,这在苏云认识郑仁后,第一次见他袒露心声,把自己三观的矛盾袒露出来。

“老板,我跟你讲,你是不是关注的点有什么问题?”两人沉默了将近一分钟,苏云脸上又浮现出来熟悉的那种表情,他说完,吹了一口气,额前黑发飘呀飘的,无声说着我怎么这么好看!

“嗯?什么问题?”郑仁没理解苏云的意思。

“12月10日,是什么日子?”苏云问到。

“诺贝尔奖颁奖的日子。”郑仁毫不犹豫的回答。

“嘿!还说自己没有觊觎诺奖,你是不是期盼着早点拿到诺奖?”苏云恢复正常,直接开喷。

“常识,谁都知道。”

“负心汉啊。”苏云啧啧说到:“你就不知道12月10日,是小伊人的生日么?”

“……”苏云的话,成功转移了郑仁的注意力。

什么刘天星,什么治病救人和自己三观激烈碰撞产生的火花,这一切都不如谢伊人重要。

“老板,你这薄情的性格,是天生的么?”苏云问到。

“我……我……”郑仁结语。

“与其去想刘天星,你还不如先去想想生日的时候送小伊人什么礼物,生日要怎么过。女孩子,是要哄的。”苏云语重心长。

郑仁则直接懵逼了。

谢伊人的父母要回来,自己怎么登门,还没想好。

哄女孩子开心,苏云至少是巨匠级别的水准,而郑仁则是标准的战五渣。

不过再怎么战五渣,郑仁也知道谢伊人生日的重要性。

知道是知道,该怎么做就完不知道了。

苏云瞥见郑仁一直稳定的手开始微微颤抖,心中大乐。能看到这个家伙慌得一逼,苏云觉得很开心。

天天装大尾巴狼,连科研、诺奖级的科研都随手甩给自己去弄,他老人家看上去云淡风轻,逼格满满,苏云对此早就腹诽很久了。

郑仁,

忽然间就慌了神。

两人没有继续说话,沉默中各有心思。

郑仁低着头,一直在想事情,直到下了高铁,也还是一般的表情。

上了冯旭辉的车后,郑仁才似乎有了主意,缓缓问到:“苏云,我有一个计划,你看行不行。”

“咦?你竟然会有计划?我还以为你要问我应该怎么办。”

“伊人过生日,我自己想出来的计划,会更真诚。而且我认为你的经验都太浮躁,看上去不美型。”郑仁道。

苏云怒,刚要喷回去,郑仁小声在他耳边耳语了起来。

“老板,你这难度太高了吧。”苏云听完,皱眉沉思,“花多少钱不说,你这个计划……关键是我认识的人,基本都是医疗圈的,也没类似的技术人才啊。”

“我记得有个患者,是搞这个的,我问问他行不行。”郑仁绞尽脑汁,想出来一个巨难的计划,又要联系相关人士,这对于他来说或许已经算是倾尽所有了。

郑仁翻开手机,开始查找电话。

他似乎在回忆,苏云也知道这厮从来不记人的,能留患者的联系方式,也算是奇葩了。

“老崔,我是郑仁。”

“别客气,你那面出院了么?”

“哦,好好养病,不着急回来看我。”几句寒暄后,郑仁把话题切入,“老崔,上次机场见面,我听你说你是搞电子的?”

“有个事儿咨询你一下,你看看可行不可行。”

郑仁随即把那个庞大的计划,和崔鹤鸣说了一下。

崔鹤鸣那面没有直接给郑仁答复,而是说联系相关人员,咨询之后再说。

郑仁放下电话,闭起眼睛。

随后又仿佛想起什么事情,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潘主任,我和苏云回来了。”

“嗯,您放心,晚上好好休息。”

“好的,那我挂了,再见。”

苏云偷笑,郑仁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没忘记和老潘主任销假,也算是心思缜密了。

……

……

卡文了,写了很久,删了好多次。这个伏笔,原来是想用来装逼的。但是写到这里,每次代入郑仁,都会觉得这里装逼装不下去。可能忽然间就慌了神,会有很多书友不喜欢。但这是我能感觉到最可能出现的一种情绪。从前的敌人变成蝼蚁,回顾惘然……

好喜欢毛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