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 海城,也配!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所有人都懵逼了。

专门的器械护士,吹牛逼不带这么往死了吹的。

手术室诶,器械护士顶多就是某位比较熟悉某科的手术,多配台而已。要是某一科的主任需要某位护士配台,那得和手术室护士长打招呼,还得看人心情。

专门的器械护士?

没听说过。

一定是吹牛逼呢。

苏云也懒得和他们解释,这事儿换自己,也不信不是。

手术室铅门缓缓关闭。

郑仁站在术者位置,没有着急手术,而是把5F的微导丝拿起来,问高少杰要了一个止血钳子,开始把微导丝前面卷了起来。

卷的幅度不是很大,却格外精巧。

这种办法,医大附院的大夫也尝试过。像刚刚柳教授就试了,但是完取不出来。

郑仁也没做太多的准备工作,随后把止血钳子拍在患者的腿部,然后开始顺着动脉鞘往里面顺微导丝。

高少杰不去想成功或是失败,专心致志的配合郑仁。

34秒后,郑仁开始踩线。

56秒后,微导丝已经到达游离的微导丝附近。

1分45秒,游离在血管里的微导丝被套在郑仁手中的微导丝里。

高少杰注意到郑仁手腕上有一个动作,随即开始取出微导丝。

一瞬间,高少杰的心跳似乎都停止了。

随着手里微导丝一点点顺出来,高少杰愕然看到游离的微导丝被扣住,然后随着郑仁的动作往外走。

我操!

高少杰一下子愣住了,惊喜交加!

真的成了!

“稳住,手别抖。”郑仁沉声道。

这是他上台后第一次说话。

高少杰马上注意到自己的手微微颤抖,已经对手术造成了影响。

自己太激动了,高少杰意识到这一点。

虽然这事儿和高少杰没有关系,但是他也打心眼里不想开刀。

既是因为神经外科的医生,也是因为躺在台上的患者,更是因为内心深处某个执念。

这种执念,每一位医生心里都有,只是或多或少而已。

而高度紧张后一旦松懈下来,人体会情不自禁的颤抖。

或许肉眼看不见,但是对于超级精密的介入手术而言,这种颤抖就很致命了。

“高老师,你先下去吧,我自己取出来。”郑仁见高少杰的手还是有点抖,已经影响到操作,便毫不犹豫的用肩膀顶了一下高少杰,把他“撵”下台去。

话说的客气,但动作却绝不客气,完不在乎高少杰的脸面。

随后,郑仁左右手交叉操作,游离在血管里的微导丝乖巧的被“顺”了出来。

郑仁把两根微导丝放到无菌单上,停止踩线,转身下台。

高少杰还愣在一边。

“高老师,神经外科手术没做呢吧,让他们继续吧。”郑仁说到。

高少杰直到这时候才醒过神来,见郑仁准备撕掉无菌衣,连忙上前,“郑老师,我给您解开。”

这种举动,其实完没必要,但这是一种尊重。

高少杰给郑仁解开衣服后面的扣,郑仁去脱铅衣,高少杰这才回到操作间。

满屋子的人,出了苏云和冯旭辉外,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高少杰。

即便影像就在眼前出现,众人依旧不肯相信这是真的。

之前几个科室的主任都试过,没有一个人有办法,要不然林处长也不会决定走最后一步——开刀取导丝。

可那个年轻大夫上去,一眨眼的功夫就把导丝给“捞”出来了。甚至很多人都没来得及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那面就下台了。

这是怎么个说法?

高少杰走出来,笑呵呵的说到:“去把造影给做了吧。”

神经外科的那名大夫背靠着墙,在那不知道想什么,行尸走肉一般。

高少杰和他说话,他都没反应过来。

这也没办法啊,高少杰看了他一眼,随后看向林处长,“林处长,怎么办?”

林处长上去就是一脚,不重,但是踢的神经外科的大夫一个趔趄。

“导丝取出来了。”林处长沉声说道:“给你们科里打电话,还有谁个做造影,麻溜的过来做!别特么耽误郑老师做手术。”

神经外科的大夫怔了一下,死里逃生的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

林处长也知道他的心情,知道这是被吓懵了,把他扶起来。

一碰他的身子,入手满满的冷汗。

“林处长,我去做吧。”另外一位神经外科的带组教授站出来说到。

林处长点了点头,示意他抓紧时间。

郑仁换了铅衣,回到操作间。和进去做造影的神经科医生擦身而过,神经科医生道:“郑老师,谢谢您。”

“客气。”郑仁微笑。

回到操作间,高少杰先迎上来,“郑老师,辛苦您了。”

“一两分钟,没什么辛苦的。”郑仁笑道。

苏云明显想要开喷,郑仁用肩膀装作不经意的撞了一下他。

是啊,一两分钟,有什么好辛苦的?

可是,郑仁用一两分钟能勾出来微导丝,医大附院这面几个主任,用了一两个小时都做不到。

林处长觉得自己的运气真好,要不是高少杰今儿请郑老师来做手术,自己最近一段时间怕是有大麻烦了。

神经外科的那带组教授运气也是真好。

至于患者……算是运气好吧。

“郑老师,谢谢您。”林处长一脸笑容,“今儿您做完手术,一定要赏光吃顿饭。”

郑仁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多多,想了想,道:“不好意思啊,一会做完手术,我还要回去值班呢。”

“……”林处长哑然。

值班?这特么是什么鬼?

这种水平的教授……这么年起还有这么高水平的教授,竟然还要值班?

“白天走可以,晚上一旦来急诊,我担心有问题。下次,下次。”郑仁微笑拒绝。

林处长很小心的问道:“郑老师,您晚上回哪?我找人开车送您?”

“海城啊,很近的,不用送,高铁一个小时就到了。”郑仁笑呵呵的说到。

麻痹的……他是海城的医生?

林处长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不是骂郑仁,而是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海城!

怎么配拥有水平这么高的医生!

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