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 大不了就开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高老师,我能试试么?”郑仁在高少杰身边轻声问到。

整个操作间里,充满了失败、沮丧的气息。

没有人说一句话,极为安静,似乎连心跳的声音都消失在无名之中。

郑仁的这句话,声音虽小,在这种安静的场合里,却格外的刺耳。

高少杰心中一紧,他最怕的事情终于来了。

导丝脱落到血管里,因为表面极为光滑,所以取出来的可能性非常小。绝大多数都要血管外科参与,成功的可能性只有不到百分之五十,或许连百分之十的成功率都没有。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用介入手法把导丝取出来。

可是,医大附院的介入医生们都试过了,失败,把耻辱烙刻在他们身上。

郑老师说他要试试……可是他没有这面的从业资格。来做飞刀,在医务科备案,也只是相关手术而已。

这种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真的被人揪住,可是说不清。

屋子里其他人的目光注视郑仁,充满了诧异。

他试试?

他谁呀!

医务处处长斜睨郑仁,一脸的不满,随后看着高少杰,道:“高主任,这位是……”

“林处长,这位是我请来做TIPS手术的郑老师。”高少杰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解释道。

“哼!”林处长冷哼一声。

“高老师,这位……真的能做TIPS手术?”陈主任惊讶的问到。

因为血管外科既做外科手术,也做介入手术,所以对介入手术的术式比较了解。

所以陈主任惊讶。

高少杰平时很是稳重,没有新进教授的那种孟浪行径。可正因为如此,他才更惊讶。

TIPS手术,那有多难,搞介入的人都知道。

高少杰怎么说也是哥伦比亚大学医疗中心的医学博士。

要是请哥伦比亚大学医疗中心的教授来做TIPS手术,称呼人家老师,大家都认可。

如果请帝都、魔都的教授来做TIPS手术,也还说的过去。

可是,他怎么请了这么一个年轻人来做手术,还叫人老师……

丢不丢人!

高少杰被众人目光注视,如坐针毡。

听陈主任问自己,高少杰心里叹息,但还是直接说道:“你们理解错了,我不是请郑老师来手术的。”

陈主任松了口气,原来自己听错了。

难怪。

“我是请郑老师来教我做TIPS手术的。”高少杰坦然面对所有目光,认真说道。

“……”陈主任惊讶莫名。

“……”林处长惊讶莫名。

“……”屋子里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高少杰,觉得自己听错了。

高少杰面对无数的诧异目光,开始有些不适应,但很快就就平静下来。

既然郑仁说话了,站出来了,自己就要无条件站在郑仁这面,这一点不容动摇。

“这位……郑老师?你刚才说想试试?”陈主任实在是不想上台。

开刀取导丝,失败率简直太高了,而且比TIPS手术还需要运气。

从开刀的一瞬间,就要祈祷导丝在血管里不要流动。

一旦流走,就要换个位置切开。可是祈祷血液不流动?那不是开玩笑呢么。只能寄希望于导丝卡在某个血管分支上,暂时不动。

一旦导丝动了,就要换个切口。

可是……总不至于把患者身上切的都是口子吧。

手术难度极大,陈主任也没有把握,甚至连十分之一的把握都没有。

“可以试试。”郑仁没有注意周围众人都在做什么,说什么,而是看着屏幕里的画面,神贯注的想着。

“都特么这样了,还差这么几分钟?”苏云站在郑仁身边,直接喷到:“做介入手术,能把导丝和造影剂一起推进去,也算是奇葩了。你们就这么愿意开刀?

导丝一旦进入主动脉,后面怎么样,可谁都不知道了。”

苏云说的有道理,而且简单、直接,甚至带着一点点粗暴。

每一句话都像是巴掌一样,扇在操作间的每一个人的脸上。

林处长的脸色骤然难看起来。

也就是不认识这人,但凡医大附院的大夫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今后他都别想过安生日子。

“林处长,要不让郑老师试试吧。”高少杰站出来,坚定的说到:“郑老师水平比我高很多,我们不行,他未必就不行。”

林处长犹豫了一下。

“最差,也不过开刀。”高少杰扔下最后一个砝码。

“好,试一试吧。”林处长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说到。

高少杰和苏云说的有道理,只不过是试一试,万一……万一能行呢?

开刀,无论成败,就是大型医疗事故,不走到最后一步,谁都不想开刀。

可是这个郑老师,也太年轻了吧。

医疗行业,年轻,意味着不稳重,意味着经验的匮乏,意味着手法……就那么回事吧。

不到三十,顶天是个主治医师,能有个毛线的手法。还TIPS手术,老高净瞎胡弄!

“郑老师,麻烦您了。”高少杰客客气气的和郑仁说到。

“没事。”郑仁心里有了盘的打算,微微一笑,拍了拍高少杰的肩膀。

“老板,我跟你上。”苏云瞥了一眼周围的大夫,眼神中的鄙夷满溢。

操作间的所有医生,看到苏云的眼神后,都是一样的想法。

真想揍他一顿啊,这人能活这么大,肯定不容易。

“高老师,这个不好吧。”郑仁有些犹豫。

“嗯,是的。”高少杰很客气的说到:“云哥儿,您歇歇,怎么说也是我们医院的事儿,不能没有人担责任。我和郑老师上,万一有事儿,也是我做的手术。”

众人侧目,都不知道高少杰这是在搞什么。

尊重术者,也就算了,万一人家水平真的高呢?可是他对这个尖酸刻薄的助手也这么尊重,这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帝都的某位主任来飞刀,也不至于用这么尊重的语气说话。配得上这种语气的,国也只有徐克老师等几位泰斗级人物。

云哥儿,那是谁?!

他也配?

苏云想了想,也是这么回事,笑了笑,道:“好好学,别走神。”

高少杰大窘。

取导丝,属于给人擦屁股的活儿,这有什么好学的?

要不是郑仁说话,高少杰可不想出这个头。

责任倒是没有,关键是高少杰认为取不出来啊。

铅门打开,柳教授沮丧的走出来,摇了摇头,道:“导丝太滑,弄不出来。陈主任,你准备上吧。”

“老高说他要试试。”陈主任缓缓说道。

柳教授怔了一下,随后又摇了摇头。

当他看到高少杰和刚刚那位“郑老师”一同进入手术室另外一侧的门,开始穿铅衣、刷手的时候,一下子怔住了。

“建国,老高怎么没带你上?”柳教授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直到看见高少杰先穿铅衣,刷完手,去做准备,完愣住了。

“郑……老师说他要试试。”李建国也懵逼了,恍惚回答道。

“……”柳教授一下子不高兴了。

这是打脸呢么?

外院来的年轻大夫,办事情还真是没有没有分寸。

自己都“捞”不出来,老高肯定也不行。那个年轻大夫能行?

开玩笑!

护士进到手术间,给高少杰和郑仁系衣服,郑仁站到台上,说到:“冯经理,打一根5F的微导丝进来。”

冯旭辉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头大汗,从拉杆箱里找了一根微导丝,交给器械护士。

“呦,还有自己的耗材呢。”柳教授冷冷说道。

“老板在家的时候,手术室器械护士都是专门的。”苏云毫不犹豫怼了回去,“用专门的耗材,不是应该的么?”

./14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