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 签字不见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找哪位?”钟敏离门口最近,便问到。

“您好,是急诊科让我们上来找郑总会诊的。”男人说到,“我爱人诊断的是急性阑尾炎,说是要住院手术治疗。”

“哦,郑总?”钟敏叫郑仁。

郑仁抬头瞄了一眼,见视野右上方系统面板上标注女人的诊断是——急性阑尾炎。

那就收了吧,郑仁虽然现在一点活都不想干,但患者都走到门口了,不收也不行。

“你好,先跟我来查体吧。诊断明确的话,就办理住院手续。在急诊科都做什么检查了?拿来我看看。”郑仁放下水杯,站起来说到。

他带着患者和家属来到处置室,给患者进行了查体。

患者急性阑尾炎的症状比较典型,但是不重。右下腹压痛明显,没有反跳痛以及肌紧张。

门诊资料里,血常规的化验值也符合郑仁和大猪蹄子的判断。

排班轮到钟敏收患者,她给患者开了住院单,患者的爱人去交钱办理住院手续,这面做术前准备。

因为患者禁食水时间只有三个小时,所以这活不急,还要等等才行。

要不是火上房的急诊,还是禁食水时间到了更安一些。

很快,患者的爱人把住院手续办上来,钟敏下完医嘱后开始做术前交代。

患者夫妻两人都很知性,文质彬彬的,对阑尾炎的病情演变以及手术的各种并发症很明显是有了解的。

整个交流、沟通的过程都很顺畅,郑仁忽然想,要是所有患者都这样,那该有多好。

签字的时候,男人从包里拿出一管钢笔,游龙飞凤一般的字体非常赞。

这可真是文化人啊,办公室里忙碌的众人,除了教授和小奥利弗之外,都很感叹。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正在认真研究64排CT三维重建的每一帧影像,心无旁骛。

小奥利弗作为一名助手,不像是苏云那么完美无瑕,大部分时间都在好奇的张望着,想尽量了解一下古老而神秘的东方世界。

对于明天的手术,教授极为重视,甚至可以说是不顾一切。

毕竟,以他的地位,不远万里的跑到中国来,不就是为了明天那台手术么?

至于TIPS手术,那是意外收获。

患者签完字后,回病房做术前准备,备皮、埋针等等。钟敏则书写病历,有大量文字性的工作需要完成。

可能一台阑尾炎,郑仁真正做手术的时间只要5-10分钟。但文字性工作,至少要几个小时。

不过郑仁现在完可以不管这个,他拒绝了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邀请,去探讨病例。

找了一扇有阳光的窗户,拿着水杯,静静的坐在阳光下,享受短暂的安静。

天知道下午和晚上还会不会有什么事儿!

总是紧绷着,人是受不了的,适当的放空一下自己,郑仁觉得特别有必要。

办公室里,大家各自忙着,郑仁安静的休息了一会,然后去ICU看了一眼术后患者。

患者还算是平稳,那么重的贯穿伤,能活着下台,就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苏云按照惯例,坐在患者的床边,记录着各种数据,调整输液、补液的顺序以及各种药物的应用。

额前黑发趴在额头上,那是被汗水打湿后无菌帽压的。

患者的父母在ICU门口的墙边蹲着,两人无言,男人用胳膊搂着女人,悲伤中祈祷着。

郑仁没去安慰他们,而是默默离开了。

此时,他们需要的不是陌生人的安慰,而是自己的孩子能走出ICU,至少活着被推出来,叫一声爸妈。

郑仁一路沉默,心情始终无法好起来。

他一路走的很快,想回到急诊病房的办公室,重新沐浴在冬日的阳光下,驱散心里的不快。

可是当他回到病房的时候,见钟敏在紧张的翻着病历。

“哪去了?哪去了?”钟敏一边翻,一边小声的叨咕着。

“嗯?怎么了?钟敏。”郑仁奇怪,问到。

钟敏这人内科出身,和常悦一样,写病历要比外科的人好了无数倍。

但是两人也有不同。

常悦擅长的是与人沟通,而钟敏不太愿意说话,心思更细腻一些。

“郑总,术前签字不见了!”钟敏焦急的说到。

不过患者毕竟还没送到手术台上,也不是术后发现的,这事儿还是有补救的余地。

“你不是一直坐在这里么,怎么会弄丢呢?”郑仁也很奇怪。

“纸还在,上面的签名没有了。”钟敏从一沓子病例中找出术前交代的那张纸,交给郑仁看。

上面有钟敏的签名,也有时间,郑仁还没来得及签名,一般都是出院前,上级医师才会统一签字,要不然每天光签字都要浪费一大把的时间。

但是,这张术前交代上,竟然没有患者的签名,以及同意手术的字样!

郑仁皱眉,反复翻看,隐约能看见纸上有硬笔的划痕,但就是没有字迹。

他拿着术前交代走到阳光下,对着阳光看。

这回清晰的看到同意手术,以及患者家属的游龙一般的签名。

是笔有问题!

郑仁一瞬间意识到。

“郑总……”钟敏胆子小,都快被吓哭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但要是遇到矫情的人,再找他签一次字,可能会有纠纷。

郑仁安慰钟敏道:“没事,是患者家属的笔有问题,我去找他谈谈。”

“郑总,不会有事儿吧。”钟敏眼泪出来了。

“不会的,连手术台都没上,能有啥问题。”郑仁笑呵呵的说到:“别担心,有事儿的话也有我担着。我担不住,上面不是还有老潘主任呢么。”

提到老潘主任,钟敏终于略略放心。

郑仁在办公桌前坐下,叫钟敏去找患者的爱人过来。

这种事儿讲究的是一个气势,要是郑仁自己去找,那气势就弱了。

很快,钟敏带着患者家属来到办公室。

患者竟然也弯着腰,跟着过来了。

郑仁微笑,让他们坐下。

“刚刚您签过的字,消失了。”郑仁用手指轻点术前交代,脸上保持着温和的微笑,“是您刚刚用的笔,有问题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