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 守卫老板的一切私有财产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不到一个小时,郑仁做完了前列腺的64排CT三维重建。

看着细密如同蛛网一般的毛细血管,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和高少杰都傻逼了。

这还能做?

前列腺动脉栓塞,估计也没什么用。毕竟,其他供血分支这么多,单纯栓塞前列腺动脉,毛用都没有。

“老板,这……”鲁道夫·瓦格纳教授迟疑了。

越是懂得,就越是知道难度有多大。

患者的病情看样子是不适合手术了,教授的心情忽然低落下去。

“你准备说什么?”郑仁左手放在腋窝下,右肘放在左臂上,托着腮在认真看64排CT三维重建的影像。

“能做么?”教授见郑仁沉思,没有直接否定,心里还保存着一丝希望的火苗。

“肯定能做啊。”苏云在一边说到,“也没多难,是吧,老板。”

“嗯,不算太难。”郑仁一锤定音。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和高少杰懵逼了。

这还不算太难?

还有更难的么?

不过联想起来郑仁做TIPS手术的过程,也由不得两人不相信。

“老板,咱们回去看吧,过会就上班了,赵姐还没吃饭呢。”苏云比较善解人意,和郑仁说到。

郑仁这才收敛心神,没有沉浸在阅片、虚拟手术的世界里。

他站起来,脸上挂着温和而自信的微笑,来到赵姐前,腰微微一弯,道:“赵姐,谢谢,总过来麻烦你,挺不好意思的。”

“老板,你这太虚伪了,我跟你说。找赵姐,是我刷脸好不好,你啥时候跟我客气过。”苏云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怼郑仁的机会。

郑仁觉得苏云说的有道理,但是该表达感谢还是要表达的。

“没事,没事。”赵姐摆了摆手,“我歇会,看你做64排CT三维重建,看的眼睛都花了。”

“姐,饭给你订了,手机号留的你的号码,估计再有三五分钟就能送到。”苏云道:“就不跟你客气了啊,我们先走,下次还得麻烦你。”

“滚吧滚吧。”赵姐笑呵呵的和苏云说到。

要说苏云的女人缘,真是上到七十,下到七岁,无往而不利。

几个人回到急诊病房,一路上所有人都沉默无语。

郑仁考虑的是手术的经过,虚拟了几遍,觉得难度不大。

苏云则考虑的是前列腺介入栓塞术的文章发表,郑仁是第一作者,手术术式应该能成为郑仁首创的。

作为一条舔狗,虽然只有手术台上才是,苏云真是毫无破绽。不光要跪舔,还要守住老板的一切私有财产。

新创的手术术式,对医生而言,就是最重要的私有财产。

当然,苏云更不会介意术式中加上自己的名字。

而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和高少杰则显得有些心神不宁,魂不守舍。

他们的水平都很高,尤其是教授,更是世界顶尖水准。

患者前列腺的64排CT三维重建,所展示出来的蛛网一般的毛细血管,让他们望而生畏。

这种毛细血管,根本无法用现有的导丝、导管进行栓塞手术。

可是,郑仁和苏云却说可以做,难度不大!

高少杰一路犹豫,到底是回家准备门脉高压,顽固型腹水的患者还是在这儿看郑仁做前列腺栓塞手术。

成年人,从来都不做选择题,当然是都要!

连廊中,高少杰故意放慢脚步,坠在后面,拿出手机拨打出去。

“建国,是我。”

“嗯?赶紧把票给退了!”

“对,暂时不要回家了。和李老师、柳老师说一下,准备能做TIPS手术的患者。”

“那面我会打电话的,你留下写病历。”

“不许讨价还价,这件事情很重要!”

说完,高少杰挂断电话。沉思了一下,又开始联系省城医大附院关系比较好的两位教授。

高少杰真是把姿态放下来,为了留在海城市一院看一台前列腺栓塞的手术,他许诺了很多,这才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让两位关系好的同事帮自己收几个能做TIPS手术的患者上来。

王强站在一边,毫无存在感的、有些迷茫的看着高少杰。

高老师这是疯魔了么?怎么会做出那么多许诺?而且只为了看一台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做的前列腺介入栓塞术。

见王强一脸迷茫,高少杰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心里有千言万语,但是到说的时候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有些事儿,只有站到一定高度,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王强,是会做介入手术。

但是在高少杰来看,也只是会做而已,稍难点的手术,怕是王强就拿不下来了。

这也是国介入科医生的通态,毕竟介入学科进入中国,才只有二十多年而已。

一代人的时间,真的是说不上有什么积累。

没想到第二代人,竟然出现了郑仁这种奇葩!出现了这样的妖孽!

有些话,就算是自己和王强说,他也不会明白的。

王强怔了一下,他完理解不到高少杰叹息与拍自己肩膀的含义。

“高老师,您还要再住几天?”两人面对面,也不说话,那得多尴尬。王强憋了几秒钟,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嗯,看完前列腺的介入栓塞术,再走。”高少杰把手机放起来,转身奔着急诊病房的方向走去。

“真的能栓塞么?高老师,我没听说啊。”王强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以前,是没有这个术式的。”高少杰说到:“前列腺的供养血管,前列腺动脉栓塞和不栓塞的效果差不多,它主要是靠毛细血管来维持增生的前列腺组织。前一阵子,在帝都,有个科研,据说是攻克了这个难题。”

“啊?”

“我专心做肝脏的各种介入治疗,对前列腺实在没什么兴趣,所以就没注意。只是听说是一个小地方的大夫完成的介入手术。”高少杰的声音飘忽起来。

王强后背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高少杰的语气,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暗示的内容,王强知道。可是……这是真的么?

一个崭新的介入术式,竟然由海城的一个急诊科住院总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