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 郑总,辛苦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大家顿时很有默契的收起弹幕,专心致志看手术。

即便是不懂肝胆外科与介入科手术的人,回去一查TIPS手术,也都知道其中的难处。

这是介入顶尖的手术,也是取代门奇静脉断流术的一种手术方式。

但现有的医疗水平,无论是TIPS手术还是门奇静脉断流术,术后并发症繁多,手术风险巨大,已经是业内的共识了。

手术直播间的术者,敢于直播急诊TIPS手术,并且特别漂亮的拿了下来,这无疑证明了其强大的水平与实力。

这次呢?慢诊的TIPS手术,到底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一台精彩手术?

所有人都很期待。

弹幕停歇,穿刺套件顺着导丝的黑影进入。

竞猜,术者几次能穿刺成功?

3.

4.

……

很多人只是打出了一个数字,所谓的竞猜,也只是大家开玩笑,娱乐的一种手段。

不过绝大多数人都给出3、4次的数字。

毕竟,连世界第一的梅奥诊所都只能保证3-5次才能穿刺成功,术者真能超越这个数字么?

绝对不可能的。

上次虽然说是急诊TIPS手术,术者也只用了4次穿刺就做完了手术,可是还有一种事情叫做运气。

或许是上次术者的运气比较好吧。

当然,也有心理比较阴暗的医生写下10、15等数字。

手术直播间的术者越是牛逼,他们就越是不平衡,很是期待术者手术失误一次。

一次失误都没有,那还是人了?就算是梅奥诊所开的直播,那又怎么样!

一连串的数字出现,铺天盖地。

这种猜测,每个人都想参与一下,算是参与第一吧。

可是……

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在一连串数字遮蔽下,穿刺套件到达位置后,似乎动了一下,又似乎没动,然后就开始退出。

这是什么情况?

门静脉肝内分支与肝静脉之间,隐约有一条黑线存在。若有若无,根本无法准确的判断。

观看手术直播的医生们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穿刺套件为什么出去了?

难道不应该反复变换位置,然后慎之又慎的开始穿刺。

一针定位,然后开始下一针,至少3-5次后,才获得幸运之神的青睐,穿刺成功的么?

它为什么到位置了就离开?

一日游来了?

还是术者拿错了设备,穿刺套件上根本没安装穿刺针?

这种情况也出现过,手术中,连剪刀、纱布都能遗忘在患者的肚子里,还有什么情况不能发生?

哈,术者失误了吧。

我觉得不像,术者每次手术,不是特别快,但绝对特别稳。

任何人都有失误的可能,千万别把术者神化了。他也是普通人,失误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哈哈哈,先让我笑几分钟,简直太有意思了。直播竟然出现这么大的漏洞!

你们先别哔哔,不记得术者无数次打脸的事儿了?

你是说术者都不瞄准,一枪就穿刺成功?少年,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那是你太小看TIPS手术了。这可是介入手术里最难的术式,能不能完成手术,要看是否可以获得幸运之神的青睐。

正说着,直播中的画面里,穿刺套件已经被取下,换了支架从导丝顺进来。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直播间里所有人的弹幕都没了。

难道说,就刚刚惊鸿一瞥,穿刺就成功了么?

成功了么?

看样子应该是成功了,不过……我宁愿看到一台穿刺3、5次的TIPS手术,也不愿看到这样的一台手术。

不可能,术者肯定是用其他方式来定位。刚开台连15分钟都不到,你们跟我说手术结束了?

我来晚了,做TIPS手术么?做到哪了?幸好只晚了十几分钟。我去……都开始下支架了!

寥寥的弹幕飞过,随即直播间沉默下来。

沉默中,支架到了位置,打开,连接门脉与肝静脉。

而后,下一枚支架又顺进来,完美重叠。

手术结束,直播间画面切断,留下成百上千的医生们,在风中凌乱。

“富贵儿,我下去了。”郑仁做完TIPS手术,转身离开,一边摘无菌手套,一边和鲁道夫·瓦格纳教授说到。

教授站在手术台上,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懵逼状态。

刚刚自己看到了什么?

没有像之前做的将近20台TIPS手术一样,郑仁在操作穿刺套件的时候很谨慎的调动位置,仔细瞄准,然后屏住呼吸,扣动按键。

虽然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但是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却能清晰的感觉到昨天TIPS手术和今天的TIPS手术之间巨大的差异。

在于郑仁的动作!

今天的动作轻柔而稳健,充满了自信。

今天的选位准确而精密,充满了经验。

这种自信,自己也有……也有过。

可是如今已经在事实面前,被击的粉碎。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屏幕,完没有听到郑仁和自己说话,脑海里是刚刚手术的经过。

整台手术做的,如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

哪里困难么?完没有。

如果说前天去市二院做手术,展现出来的手术技巧,教授觉得自己经过一段时间练习后能达到的话,那么今天的手术……

说实话,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根本没看懂。

郑仁是如此轻松、写意,就像是自己拉小提琴一样,完不像是在做手术,还特么是介入手术里最难的TIPS手术!

“喂,富贵儿,干嘛呢?”郑仁用胳膊肘撞了撞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后背。

铅衣硬硬的,教授傻傻的。

“哦哦。”教授恍惚回答着,动作却像是个牵线木偶一般生硬。

郑仁去把铅衣收到系统空间里,然后来到操作间。

操作间里,楚嫣然和楚嫣之闲聊着什么,压低声音,偶尔轻声笑着。

TIPS手术只需要局麻,所以楚家姐妹完没事儿。

谢伊人正在手术室里手术东西,给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准备无菌纱布,包扎的物品。

“郑总,辛苦。”孙主任笑呵呵的说到。

郑仁大汗,不到半个小时,有什么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