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 我是来学习的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快点!”郑仁一边处理着肝左叶的破损,一边不耐烦的说到。

这种情绪,是急诊抢救时候,上级医生嫌弃下级医生的常用口吻。

身为一名上级医生,高少杰对此事术者的心情很熟悉。

他没想到,自己在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毕业后,竟然有朝一日还能听到有人会这么训斥自己。

可是,人家说得对啊。

高少杰无言以对,就算是个造影,也得三五分钟置管吧。可是谁又能想到,切肝右叶的外科手术,竟然比自己做造影还要快!

这个郑总,人家不愧是急诊科的住院总。

做介入手术……只是人家的副业……

高少杰无语,只能更专心的去做手术。已经被无言的训斥了,难道还要被指着鼻子骂么?丢不起那人!

终于,微导管到了位置。

“郑总,我要踩线了。”高少杰知会一声。

“嗯。”郑仁已经缝合完毕肝脏破损,开始寻找有没有其他出血点。

踩线,微导丝、微导管继续往里送,超选,到位,开始造影。

肝左叶缝合口有少量造影剂溢出,这是正常的,郑仁没有理会。

肝尾叶有一个小小的口子,冒了点造影剂。

郑仁顺手缝上。

探查整个腹腔,在介入造影的帮助下,查无活动性出血,冲洗,关腹。

这时候,取血的护士刚跑回来,怀里抱着满满的血袋子。

“那个谁,帮忙去焐热。”郑仁道。

“好。”高少杰没有觉得哪里不对,瞬间就适应了小大夫的位置。

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虽然发号施令的是一个年纪轻轻的住院总,可是高少杰却并不觉得哪里不对。

人家有本事,手术做的飞快!这就是最牛逼的事儿,自己有什么好争的?

再说了,还准备和郑总学TIPS手术呢,早晚都是当下级医生,也不在乎这一会了。

他把管子抽出来,让王强来压迫止血。

其实患者的状况,根本用不上压迫,根本就没什么血渗出。可是那是现在。

要是等抢救成功,患者血压上来,一会就该出血了。

高少杰下台,摘掉无菌手套,从巡回护士那取了几袋子新鲜冰冻红细胞,拿一袋用身体焐热,一袋用手焐热。

“老板,胸腔怎么办?”苏云虽然用的是问句,但是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

“换体位,准备开胸。”郑仁道。

手术做的飞快,切肝,止血,探查,关腹,一共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高少杰已经看麻木了。

什么普外科大夫不会开胸,这类事情,他压根就没理会。

人家TIPS手术还是世界顶尖水准呢,开腹切肝不是一样快?

这面郑仁、苏云给患者换体位,左侧卧位,然后再次消毒,铺单子。

“老板,嘎哈呢?”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声音从手术室门口传进来。

“准备开胸。”郑仁敷衍的回答到,语气里的敷衍与不耐烦溢于言表。

可是教授却没有感觉到一般,豪爽的说到:“老板,刚才你做射频消融的……”

“闭嘴,去一边等着抬患者!”郑仁怒道。

高少杰终于平衡多了,看样子郑总对自己还算是可起到的。人家教训起德国教授来,跟特么训狗一样。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很无奈,垂头丧气的走到操作间,一边走嘴里还一边磨叨着,这是浪费生命之类的话。

不过他只是小声唠叨,根本不敢让郑仁听到。

苏云瞥了瞥嘴,郑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逢大抢救的时候,气势就会暴涨。

“富贵儿,回来。”郑仁忽然说到。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一脸喜色,马上转身,大步走到郑仁身边,一边走一边说道:“老板,刚刚的射频……”

“你去把血焐热。”郑仁冷漠说到。

“噗嗤……”苏云忍不住笑出声。

“赶紧的。”郑仁见教授楞了一下,便催促道。

“在俺们那旮沓,有机器做这种事儿。”鲁道夫·瓦格纳教授虽然不愿意,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取了一袋子新鲜冰冻红细胞,用手焐热。

“郑仁,开胸?”谢伊人俏生生的问到。

“嗯。准备开胸包。”郑仁的口吻瞬间温和了许多。

与和教授之间的口吻相比,差别天大,所有人为之侧目。

谢伊人却没注意到,清脆的应了一声,随后熟练的去准备东西。

加压输血器下,一袋子一袋子的血输进去,患者的血压开始出现了。

摆好体位,谢伊人那面已经换上衣服,站在郑仁身边,患者腿侧。

伸手,刀柄拍在手里。

有器械护士的感觉,真好。

开皮,钝性分离,电烧止血,开胸器打开胸腔。

告诉楚嫣然,换单腔通气,右肺瘪下去,暴露出视野。

患者有五根肋骨骨折,右下肺破了一个口,膈肌也有破损。

这都不算事儿,郑仁让巡回护士给胸科打电话,送肋骨夹子下来。

修补肺破裂伤口,修补膈肌,检查出血点,都弄完了,胸科住院总曹国振气喘吁吁的拿着肋骨夹子赶到急诊手术室。

“郑总,你这是又做我们胸科的急诊啊,给口饭吃吧。”曹国振一边认真,一边开玩笑的说到。

“胸腹联合伤,肝右叶破的缝不上,要不你来?”苏云直接喷了过去。

“……”曹国振哪敢得罪这位小爷。真要是对喷,喷的过喷不过不说,回去就得被科里的小护士给恁死。

“谢谢啊,曹总。”郑仁淡淡说到。

“郑总,客气了。”曹国振说着,把肋骨夹子从无菌包里倒到器械台上。

偷眼看,屋子里多了两个陌生人,他瞥了瞥高少杰,眼神里有询问的意思。

“贼眉鼠眼的干什么呢?那是医大附院的介入科副主任高少杰。”苏云的嘴里,从来就没有中听的话。

曹国振知道他的操行,也不介意。

嗯?医大附院?介入科副主任?

“高老师,您好,您是来飞刀的?”曹国振笑呵呵的打招呼,很社会。

“我是来跟郑总学手术的。”高少杰微笑,坦然说到。

“……”曹国振一口老血喷到房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