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 连看都快看不懂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高少杰怔了一下。

这么没礼貌的问话,是跟自己说呢么?

“呃……”

“二院派来学TIPS手术的?”苏云瘫在靠背椅上,戏谑的说到:“你看着还像回事,上次那个什么主任,连么核磁弥散都说不清楚。”

高少杰心中一动,看着苏云,认真的说到:“我不是二院的人,但我来这儿也是想看看郑总是怎么做TIPS手术的。”

“不是啊。”苏云打了一个哈气,再也不搭理高少杰了。

这就完事儿了?高少杰完不了解这个长相俊美到了极点,完可以去演偶像剧的年轻医生和自己说这么两句话的意义何在。

不过,那都不重要,手术已经开始了。

高少杰没有坐下,因为椅子比较矮,操作台上的屏幕很大,坐在椅子上角度有少许问题。

屏幕已经亮了起来,微导丝正在胃左动脉里缓慢而坚定的行进着。

杏林园里,直播间再次开放。

多久没开直播了,术者也太不务正业了吧。

别扯淡,有手术看就不错了。谁该你的还是欠你的,免费给你看高水平手术?

嗯,就以前的手术质量来讲,完可以刻成光碟去卖。

手术开始,还没到关键时刻,大家都在皮着。

内蒙古科尔沁右翼中旗的介入科医生在第一时间推掉手里所有事情,找了一个安静的房间,用IPAD登陆杏林园账号,固定好,然后打开录像机,要把视频手术的影像资料留下来。

万幸的是,今天做的是介入手术。

介入科医生泪流满面,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这套录像设备,是他刷脸,和电视台的人借来的。可是自从他借来了设备,手术直播间就再也没开放过。

这简直就是开玩笑!

他有一种错觉,好像有人在冥冥之中盯着自己,就是不让自己学习介入手术。

在录制影像资料的过程中,他终于可以不那么紧张的盯着屏幕看了。

之后,有的是时间去看手术。

而现在,他要在国的医生面前,尽量科普介入学科。

他,

只是一名主治医师,

只是一名在内蒙古地市级二甲医院的主治医师。

可是,

他觉得自己既然是医生,

就要有责任去学习技术,并且把更好的技术告诉大家。

比他强的人,有的是。

可是,那些大牛们没时间做科普。

手术直播间里的手术术式,他尝试过,很成功,救治了一个下消化道出血的患者。

那么,一切就从现在开始吧!

他瞄了一眼患者的病例资料,这个患者已经做过两次介入手术了。

这两次手术的过程,他还都记得。

肝脏肿瘤也顺利的从10c右缩小到4c

手术非常成功,这次术者肯定要乘胜追击,进一步控制肝脏肿瘤,为患者尽量延长生命。

这个患者是第三次手术,从数据上看,介入手术很成功。

介入科医生发了一条弹幕。

他犹豫了一下,但是很坚定的又发了一条弹幕。

未来治疗肝癌的方向,在于介入手术,外科手术,是没有前途的。

这句话算是地图炮了,果然引来很多人的注意。

这位仁兄,说话的胆子可是真大啊。

一句话,就让肝胆外科走入末路?

无知者无畏!

说着,手术已经开始了。

介入科医生毫不畏惧。

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观点,有啥可怕的?喷呗,谁怕谁?

何况他是真的认为自己说的是对的。

这个患者,是第三次做介入手术。患者的恶性肿瘤已经从10c小到4c如果说患者之前没做过外科手术,这次做完介入手术,再做外科手术切除,患者的创伤要比从前小了很多。

介入科医生激动起来了,在内蒙古科尔沁右翼中旗,在自家医院,可没有这种学术讨论的氛围。

这些话要是和普外科主任说,怕不得被喷的妈都认不出来。

还有一个关键点,患者已经做过外科手术,对于这种恶性肿瘤,外科是束手无策的。

他说的特别正确,让人无法反驳。

此时,介入影像已经打开,微导丝在细小的血管里前进着。

弹幕不多,或许是看不懂,或许是被介入科医生的话打动,引发了思考。

这是胃左动脉增生出来的肿瘤供养血管,恶性肿瘤的晚期,有好多这样的血管提供血液。

介入科医生介绍,好像是他在主刀做手术,讲解给实习生听一样。可是渐渐的,他被手术的精巧细腻所吸引,什么科普之类的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血管看着好细,估计是刚增生不久的,而且特别迂曲,手术难度极大。

人家教授做这种手术还不简单?你看着,这根血管必然一次超选成功。

估计是,我渐渐也开始对术者有这种迷之信心了。

弹幕凌乱漂着,说话的人不多,和以前没法比。

这段时间手术直播间没开,好奇、关注的医生们知道了失去的才是珍贵的。

所以当直播间再次开放后,他们都不约而同的保持沉默,关注点放在手术上。

果然,手术极为顺利,一根又一根的分支动脉被栓塞,完看不出来有难度。

其中的技术难度,也只有介入专科医生才能品出一二。

也只是一二而已,因为郑仁的水平、助手的强悍,已经达到这个世界的巅峰水准,这种手术,其他人还没有亲眼见过。

毕竟,介入学科从出现到现在也就几十年的功夫,和外科没法比。

手术看上去很简单,程不到1个小时。最后撤出微导丝的时候,介入科医生还在梦幻之中,难以自拔。

这手术,做的简直太漂亮了。

介入科医生恍惚觉得,术者的水平在不断变化着。越来越强,越来越强,自己已经开始看不懂他手术手法强悍之处了。

来看都看不懂……介入科医生感觉到一丝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