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 被迫害妄想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郑总,您也知道这事儿。”张院长叹了口气,一脸苦相,“那之后,也没人敢招惹他了。您说,这事儿,咱也没地儿说理去不是。”

张院长说的是实情,郑仁也遇到过一次类似的事情。

交通事故,无名氏,急诊送到普外一科。抢救成功后,肇事司机也很穷,认判了,拿不出钱。

普外一科连续三个月奖金归零。

虽然有抱怨,但也没人说不应该救人。伤者家里有两个女儿,来看他一次后就再也看不见影了。

医护人员轮班给他打饭,十五天后,本来应该出院,可是伤者拒绝出院,而且说一个病房三个患者人太多,要求住单间。

反正这事儿当时郑仁是毫无办法。

所幸后来来了伤者的债主讨债,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伤者自己悄悄的消失了。

张院长看着不远处乱糟糟的人群,心里烦闷,想要带郑仁进去,又怕那流浪汉抱住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大腿不松手。

要是这样的话……可真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后来他直接霸占了病区的一个储物间,当他自己的卧室。每天去食堂打饭吃,不花钱不说,还挑三拣四的。”

“……”郑仁摇了摇头。

“承包食堂的,是前任院长的小舅子,曾经是社会人,身都是纹身。”张院长见郑仁愿意听,就唠叨不断,当做是解压了。

一边说,一边琢磨办法。

“白吃白喝不算,他有点不满意就破口大骂。院长的小舅子发了几回狠,都没敢动他。”

郑仁知道,这就属于打他还怕脏了手的那种类型。

说着,透过人群,郑仁看到一个应该有六十多岁的老人,精神矍铄的站在住院部大门口叫骂着。

各种污言秽语,说起来都不带重样的。

精神头那叫一个好,郑仁感觉他还能再活五百年。

“这次因为什么?”郑仁问。

“他说是储物间太小,伸不开腿,要在职工宿舍要一个房间。”张院长无奈的说到。

“……”

人世间,就没有知足这一说。

本来是挺好的一件事儿,医院免费、义务收治,患者痊愈,然后送一面锦旗,媒体宣传一下,大家都感受到正能量。

但让这个流浪汉一闹,就变了味道。而且媒体似乎也对所有正能量的事情不感兴趣,当然这也和阅读的受众有关系。

毕竟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么。

按说这种流浪汉的事情,原本应该归民政部门管的事儿。

但是每每出现,也不见有人来处理。

要是报警……警察同志们也腻歪这事儿。你们医院怕脏了手,警局就不怕?

总之,遇到这种事儿,是绝对找不到……算了,反正事情都这样,习惯也就好了。

张院长拉住郑仁的胳膊,一脸赔笑,“郑总,咱这面走。”

说着,他带着郑仁、教授等人绕了一个大圈,走到住院部的后门。

因为冯旭辉拎着两个拉杆箱,走的有些慢。张院长主动帮着冯旭辉拎过一个箱子。

他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边走一边询问冯旭辉长风微创相关的事情。

他主管市二院耗材采购,此时询问冯旭辉,也有对郑仁示好的意思。

从后门悄悄走进住院部,跟做贼一样。

进了电梯,张院长才擦了擦额头的汗。

“对了郑总,有个事儿问您。”张院长情绪平稳,这才想起另外一件事情,便问到。

“什么事儿?”

“程主任这几天情绪很不正常,到底是怎么了?”张院长有些小心的问到。

“我不知道他怎么了。”郑仁也很无奈。

程主任?那是谁?

“程立雪主任,主动请缨,想要去你那学习TIPS手术。”张院长见郑仁一脸茫然,猜测或许郑仁不知道,便解释了一句。

哦,是他呀。

郑仁这才想起来前几天拎着片子来市一院找自己的那个人。

自己没把他怎么啊,张院长说要是学不会就使劲抽他。自己可没有打人的习惯,那个程主任出现了一次,自己告诉他去学核磁弥散,然后就没见过人。

他能怎么?

看郑仁一脸疑惑,张院长说,“程主任从市一院回来后,就闷闷不乐,这几天都没上班。打电话,说是生病了。”

他瞄了一眼郑仁,见没有异常,便继续说道:“我觉得,是不是TIPS手术太难学了,把程主任给郁闷坏了?”

“没有啊,我还没教他怎么做TIPS手术。”郑仁也很是疑惑,“我记得我只是问了他几个核磁弥散的术语,他什么都不懂。这是最基础的,要是不懂,就没办法继续下去了。我就让他去补一补最基础的知识,没说别的啊。”

郑仁一摊手,表示自己很无辜。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横了一眼张院长,说到:“你们办事也太不靠谱了,派人来学习新的技术,怎么也得有基础吧。一个个跟山炮似的,霍霍机会。”

张院长大汗,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他不懂郑仁和鲁道夫·瓦格纳教授为什么要研究肝脏的弥散像片子。但是人家手术做得好,要看肯定有看的道理。

不怪鲁道夫·瓦格纳教授说的难听,这个老程啊,真特么不争气。

程立雪这是有被迫害妄想症,以为郑仁是故意难为他。

张院长心里一阵膈应,老程真是年纪都活到了狗身上去了。

人家郑总一手TIPS手术做的那叫一个漂亮,连么德国教授都屁颠屁颠的跟在身边当助手,谁有功夫难为你?

以为二院的介入科主任就大了?

扯淡!

冥顽不灵!

看来介入科分组,就对了。给他施加点压力,省得成天混吃等死。

实在扶不起来,王强那小子看着也不错。

“郑总,您还是准备先去看看病人吧。”张院长苦笑,说道。

“是啊。时间有点赶,但也只能这样。”郑仁有些不好意思,“一早要是不去查圈房,浑身不舒服。所以早晨我七点多就去查房,然后赶过来。”

“没事,请教授做手术,还有下午、晚上来的呢。”张院长毫不介意的挥了挥手。

看过病人,用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郑仁这才去手术室,准备手术。

郑仁没有先做上一批患者的可回收支架取出术,而是先做TIPS手术。

毕竟,他对系统颁布的第二阶段任务,给的那个奖励特别上心。

真要是介入手术成功率+2,回收支架的手术也会更保险一些。

上台的时候,患者已经躺好,一切准备就绪。

还是老规矩,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开始消毒、铺置无菌单。郑仁站在阅片器前,核对患者的身份信息,最后一次在脑海里虚拟手术过程。

几分钟后,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消毒完毕,喊郑仁刷手上台。

手术很顺利,程不到30分钟。

当导丝取出,教授开始按压止血的时候,郑仁耳边传来“叮咚~”一声任务完成的提示音。

主线任务:皇冠上的明珠第二阶段完成。

任务内容:完成10例TIPS手术,要求完成度100%。现进度10/10。

任务奖励:介入成功率+2,经验值100000点,频消融术手术经验3000例。

任务时间:8天23小时,剩余任务时间:21天1小时。

海量的任务奖励,无论是射频消融的3000例手术经验还是剩余的手术训练时间,都让郑仁欣喜。

而介入手术成功率+2,到底是什么意思,郑仁还是不知道。

和幸运值+8一样,大猪蹄子也不解释一下被动属性的含义,郑仁只能自行摸索。

第一个患者顺利被送回病房,第二个患者已经躺在手术台上。

郑仁和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就像是机器一样,开始重复着几乎一样的过程。

按照核磁弥散像的片子所示,郑仁顺利把穿刺针送到位置,教授掌握方向,郑仁扣动按键。

穿刺成功。

郑仁有些困惑,完没体会到成功率+2的好处啊。

可是,当手术做完的一瞬间,郑仁抬眼看了一下视野右上角的手术完成度。

手术完成度100%,没有任何变化。

这……+2的含义到底体现在哪里呢?

郑仁困惑了。

“老板,这台手术,我怎么感觉和之前不一样?”郑仁还在沉思,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打破了手术室里的沉默。

他也很犹豫,有些迷茫,说话的语气带着几分不确定。

“有什么不一样?”郑仁觉得教授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便询问到。

“老板,我感觉是支架的位置不一样。两个支架重叠度特别好,我敢肯定是完重合。老板,难道你的感觉已经精确到这么细致的程度了么?简直就像是一台机器一样,重复操作基本没有误差。”

教授的提醒,让郑仁恍然大悟。

手术完成度,只是代表手术本身,并不意味着患者术后恢复的会好。

很多手术本身做的很漂亮,但术后患者依旧会出现各种并发症。

或许,介入手术成功率+2,是体现在术后?毕竟支架重叠的好不好,对当前手术影响不大,而对二期取出有着巨大的影响。

郑仁似乎有些明白了大猪蹄子给的这个奖励的含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