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不可思议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高少杰的电话是打给在美国的一个同学。

当年同学留在美国,并在若干年后成功取得医师资格,众多同学纷纷羡慕。

医生在美国算是很好的职业了,比在国内强了百倍,即便高少杰在省城医大附院是带组副主任,也依旧很羡慕。

那面时间还早,但高少杰对这事儿实在是太好奇了,只好打扰自己同学的清梦。

很快,说了几句,了解情况之后,高少杰就挂断了电话。

TIPS手术,根本没有突破性的进展。即便是美国梅奥诊所,用的也都是众所周知的手术方式。

大不了是在肝静脉里放一根特殊材质的管子,作为标记物。

即便如此,也只能解决一部分穿刺的难题,TIPS手术的难度依旧极大。

可以说,这只是一种改良术式,并没有从根本上对TIPS手术做出改变。

高少杰的同学说,前一阵子刚去过梅奥诊所,那面做TIPS手术,至少也需要3-5针穿刺。没有任何突破性的进展,他还顺便笑话了高少杰两句。以国内的医疗水准,根本就不可能比梅奥诊所还强。

痴人说梦罢了。

他放下电话,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是他却极有涵养的没有反驳小大夫的说法。

人么,说出来的话,能信三分就不错了。

不过海城这个地儿的人说起话来,还真是不靠谱啊,以后尽量要少来了。

梅奥诊所做TIPS手术都要3-5针穿刺,海城的一个小大夫竟然能一针就成功?

怎么可能!这不是传说中的神医么。

以讹传讹罢了,高少杰心里暗自想到。

车子很快到了酒店,高少杰去休息,王强则去二院看患者。

这一夜,安安静静的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高少杰早早起来,吃了早饭。

饭吃的不多,重点是吃一个煎的七分熟的鸡蛋。

每次做TIPS手术之前,高少杰都要吃一个这种鸡蛋,无论是在家还是出去跑飞刀。

仿佛冥冥之中,存在或是不存在的手术之神会因为这个七分熟的煎鸡蛋,让今天的手术做的更顺利一点。

和夜班之神的概念是一样的,煎鸡蛋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至于能不能成,那就两说着了。

七点半,王强驱车来接高少杰。

路上,王强把患者昨天最后一次急查的化验报告给高少杰看。虽然和手术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能多掌握一些情况,总是好的。

这也是高少杰的习惯。

七点五十,两人到了市二院。

高少杰参加二院介入科的早交班,并且查看了一眼今天手术的病人。

随后由王强手下的下级医生送患者去手术室,高少杰拉着王强坐在办公室里闲聊几分钟。

按照高少杰的脾气,一般情况下,他是要和患者一起去手术室的。

在准备手术的时候,顺便看一下机器的型号,是不是和手,要怎么操作。

每一个厂家的耗材,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区别。对于一般手术来讲,区别并不大。但是对于TIPS手术来说,多熟悉一点就是一点。

因为王强分到的床位比较少,所以高少杰也只看了2、3个病房的病人。

其中也有另外一组的患者。

在查房的时候,高少杰看到了几个“异常”的患者。

他们的床头签上都写着肝硬化失代偿期的字样,基本都还有腹水的诊断。

但是看脸色,看肚子,都不像是失代偿期的肝硬化患者。

他心中一动,难道这几个病人都是前几天TIPS手术的术后患者?

所以他没有急着去手术室,跟王强来到医生办公室,查看手术记录以及其他检查结果。

要是TIPS手术术后患者,理论上来讲不能恢复的这么好。

高少杰满心疑惑,让王强找到那几个患者的病例,自己开始查看。

手术记录,并不会写穿刺几针,只能证明患者做的是TIPS手术。

但术前、术后的化验单是客观证明,能表明患者病情的恢复情况。

做的的确是TIPS手术,术后患者恢复的极好,腹水一天天消退,血氨却没有明显增长。

绝大多数患者都没有明显的肝性脑病出现,只有一个患者术后短暂的出现肝性脑病。但是在药物作用下,只用了1、2天的时间就恢复了。

这手术做的很不错啊,高少杰赞叹。

即便是他在医大附院做的TIPS手术术后患者,恢复的也没有这么好。尤其是肝性脑病,就像是一个恶魔般,纠缠在患者身边,难以摆脱。

尤其是做完TIPS手术的患者,术后大概率出现肝性脑病。毕竟静脉血没有在肝脏走,少了一道过滤程序,导致血液中血氨的含量极高。

很多患者宁愿放弃TIPS手术的机会,也不愿意得肝性脑病,失去生命最后的尊严。

高少杰曾经给一个70多岁的教师做过TIPS手术,术后因为重度肝性脑病,本来一副老学究气派的教师像是变了个人一样,随地大小便,让人很是难堪。

难堪还在其次,患者的生活质量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患者在TIPS手术中获得的收益,反而比不过副作用。高少杰为此做过很多次反思,也积极研究TIPS手术新的进展。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无所获。

数据摆在眼前,市二院前几天批量做的TIPS手术术后患者恢复极好。

难道昨天晚上,王强手下的小大夫说的是真的?

高少杰沉吟。

他想不懂其中的理由,一直到王强的手机响起,下级医生说手术室已经做好了术前准备,就等高少杰上台了。

“高老师,上面准备好了。”王强很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哦哦。”高少杰有些歉意的说到:“不好意思啊,想事情想的入了神。”

王强怎么能不知道高少杰在想什么,但是他没亲眼看到传说中市一院的“牛人”做TIPS手术,说实话他也不怎么相信。

即便做了TIPS手术的患者术后恢复的都很好。

……

……

七点五十五分,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来到海城市一院急诊大楼,没等进去,就被郑仁叫上冯旭辉的车,直奔市二院而去。

郑仁对今天的手术有些期待。

不是TIPS手术本身,而是系统给的第二阶段的任务。

3000例射频消融的经验,郑仁也不是很期待。虽然有了这3000例手术的经验,就可以大幅度提升郑云霞做射频消融术的成功率。

郑仁关心的重点还是在于介入手术成功率+2.

好奇心,害死猫。

郑仁就是好奇,而且不知道系统这个大猪蹄子会不会如自己心愿,给一个让自己做梦都会笑的奖励。

八点三十,冯旭辉开车到了市二院。

上次是张院长带人在住院部门口迎接郑仁。可是这次……

郑仁远远的就看到住院部门口一堆人围在那里,不知道出了什么乱子。

冯旭辉小心翼翼的把车停到略远一点的位置,然后几个人走过去。

“你们这帮王八蛋,老子今儿就坐在这儿了,你们看着办!”

远远的,听到一个苍老,却又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是医闹?好像又不是。

医闹不得一哭二闹三上吊么?而且要闹事的时候,都是人多势众的聚集一大堆人,堵在医院的门口。

一个人的医闹,郑仁还真是没见过。

这是院内职工?

是二院发不出来工资了么,家里等米下锅,这才开始从各个途径去要钱?

医院,也不是铁饭碗了。

上面有医保局控制,下面有患者的压力,不说医生,医院本身也举步维艰。

而且这几年,很多财团开始盯上公立医院这块肥肉。

不像是某田系一样,在公立医院里租一个门诊,挣点小钱,这都是碎肉。现在大型财团开始鲸吞大型公立三甲医院。

这种情况,以东北为主。

鲸吞后,具体获利的手段,郑仁就不知道了。反正被收购前赫赫有名的大型公立三甲医院就开始变得奄奄一息,医生死走逃亡伤。

可是,没听说市二院被卖了啊。

郑仁满腹疑虑,走向二院住院部的大门。

张院长远远看到郑仁,分开人群迎了上去。

“郑总,您来了。”张院长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

“嗯,这是怎么了?”郑仁问到。

“唉。”张院长愁眉苦脸的叹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说到,“这不是5、6年前,一个得了肺结核要死的流浪汉晕倒在二院大院里。当时也是好心,就把他给收入院了。任院长派人找了民政局,几家一起出了点钱,给他把肺结核治好了。”

“这不是挺好的么?”郑仁困惑。

救死扶伤,这应该是好事儿啊。

“是啊,这的确是好事儿。可是治好了之后,他说什么都不肯出院,死活赖在我们二院。”张院长苦笑,“我们也想了很多办法,软硬兼施。后来他被逼急了,有一次,还爬上天台,说是不让他留下来,他就往下跳。”

张院长愁眉苦脸的,有些尴尬。

毕竟这属于家丑,属于院领导班子办事不利。偏偏他们对郑仁极为重视,不想在郑仁面前丢脸。

然而,越怕什么,越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