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 粗暴的工作作风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估计就是小时候的事情了,郑仁对患者的病情有了推测,便安排患者去神经外科会诊,看看能不能手术。

开一个大科的手术技能树分支……

这种事情,郑仁能做,现在大师级的技能书还有三本,最起码起点就要比其他人更高。

可是只是大师级,是不够的。

患者的钢针位置在语言、运动中枢附近,一个不小心,就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

而且还有一点需要考虑。

患者被插入钢针的年代久远,至少也有四十年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钢针也会腐烂。

想打开颅腔,然后用止血钳子夹住钢针,直接取出来?

开玩笑!

郑仁敢百分百确定,钢针必然折断。

里面的怎么取出来?手术要多长时间?术后要怎么护理?

手术,不是一个人做的。

虽然有大猪蹄子傍身,但郑仁头脑还是很冷静,分析了患者的病情后,让她去神经外科了。

听郑仁的解释后,陪着患者来的朋友眼泪先下来了。

她从小没少吃苦,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道鬼门关等着她。

既无奈,又庆幸,把患者送走,郑仁有些疲倦。

和老潘主任汇报了这件事情,郑仁知道老主任肯定也被吓了一跳。

真要是患者去做核磁共振,死在机器上……

算了,好多事儿,真的没地儿说理去。

郑仁现在特别重视大猪蹄子在几次任务后,给自己的幸运+8的附加属性。

而由此推论出来,皇冠上的明珠第二阶段完成后,真正的重头奖励不是射频消融3000例手术经验,而是手术完成度+2.

下午三点多,郑仁正在看书,苏云跑去看杨丽丽。

按照他的说法,行百里者半九十,最后这段时间,一定不能出事。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郑仁抬头,见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站在急诊病房医生办公室门口。

“郑医生在么?”那人问到。

“你好,我就是,你是……”郑仁站起身,问到。

看打扮,郑仁已经猜出来这个人的来历。

莲花乡,中和镇的镇长大人来了。

“郑医生,您好,您好。”镇长没什么架子,见到郑仁后,热情的伸出双手,“我是中和镇的镇长,潘子耀。”

“潘镇长,你好。”郑仁笑道。

“郑医生,我刚从老潘主任那过来,给您添麻烦了。”潘子耀客客气气的说到,“这帮家伙,就想着彩礼钱。是人命重要,还是钱重要!一个个都掉钱眼里去了。”

“是给你添麻烦了。”郑仁诚恳的说到。

“哪有,哪有。”潘子耀道:“基层工作不好做,现在还好点了,手头都有三瓜俩枣的。要是换了头几年,怕是我来也不好用。”

接下来,郑仁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潘子耀情商特别高,他笑呵呵的问了王语桐住在哪间病房,随后自己夹着包就过去了。

郑仁想要陪着,被潘子耀客气的推了回去,说是这种小事儿,没什么好看的。

很快,病房那面传来一阵骂声。

“马勒戈壁的老王,你特么就知道给老子添麻烦是不是?你就作死吧,你要死,也特么别拉着你姑娘死。我告诉你,明年你的地是不是不想……”

一连串的污言秽语,体现了简单、粗暴、直接。

郑仁大汗。

过了几分钟,潘子耀笑呵呵的回来,完看不出来刚刚那一连串话是眼前这个温和、普通的中年人骂出来的。

“让郑医生见笑了。”潘子耀道。

“……”郑仁结语。

“基层工作,难做啊。”潘子耀道:“要是不威逼利诱,好好说话,不管什么事儿,办成的可能性特别小。不管对错,上去先骂他个狗血喷头,然后再说事儿。”

“……”郑仁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姑娘都病的要死了,他老王脑子里进屎了,还想着彩礼。”说着,潘子耀有些窘,嘿嘿一笑,道:“这么说话说惯了,郑医生您别见怪。”

“不会不会。”郑仁连忙摆手,问到:“谈的怎么样了?”

“马上手术,您这准备好,老王就来签字。”潘子耀道。

郑仁长出了一口气。

那个叫王语桐的姑娘,系统面板的背景越来越红,估计她的阑尾距离穿孔也不远了。

同意了就好,同意了就好。

郑仁连忙让常悦做术前准备,自己去查看王语桐。这台手术,郑仁准备亲自做。

亲自,这两个字,郑仁在几个月前是不会想到的。

那时候,能有手术做就算不错了。一些大手术,刘主任肯让郑仁缝皮,都算是心情好。

几个月后,阑尾炎这种手术,郑仁几乎无视掉了。

要不是这个患者特殊,有老潘主任找莲花乡的乡长解决患者那面的非医疗因素,郑仁肯定会让苏云带着杨磊上台。

不到半个小时,签字、备皮、留针部完成。

苏云推着患者上台,郑仁和潘子耀客气的招呼了一声,然后也跟着上去了。

潘子耀直到这时候才歇了口气。

他是二十年前的大学生,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还只是一个镇长,可以说是混的特别差的那种。

因为他比较耿直,书生气重。

但是在基层磨练了很多年,也不想着爬上去了,心思也就沉了下去。

本来今天应该在基层定点扶贫,各种手机签到,忙的不可开交。

可是在接到乡长电话后,他立即放下手头一切工作,赶奔海城。

小屯子里的人都是什么操行,潘子耀知道。

为什么不做手术,潘子耀更知道。

前几年,就有一个女孩因为家里拒绝手术,活生生病死在海城人民医院。

虽然这是家里面的选择,不哭不闹,把人送到殡仪馆烧了完事。可是……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病死了,还不是没办法治!

和乡长的电话有关系,但最主要的是潘子耀虽然已经被生活盘的出了浆,但却还没被生活盘的失去最后的良知。

还好赶上了,潘子耀找了半天,偷偷摸摸去卫生间抽了根烟,随后来到手术室门口。

他还想骂王语桐的父亲几句,这一天忙的跟狗一样,他还瞎添乱。

没等他开骂,手术室的门就打开了,苏云推着患者走了出来。

……

……

昨天有书友问,乳癌晚期的事情。人生,逆旅。提高生活质量,抓不住的时候就松手,有尊严的离去。

说到这里了,就多说几句。都市,一般都没有主线,呃,挣钱、装逼不算。这本书,一直想要带给大家轻松、愉悦的可是医学,到最后依旧是绝望。很多年前,朋友就说,医学,虽然小众,但订阅很高,可以写。我觉得绝望,一直没有写。

但看了志鸟村大大的书后,感觉可以用简单轻松冲淡这种悲哀与无奈,就试着写一下。不知道书友看没看出来——这就是真正的英雄主义,本书早已经点题了。最后,会扎扎实实的收回来。

啰嗦了这么多,不算剧透,只是有感而发。

但愿世上人无病,

何惜架上药生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