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 要怎么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手术完毕,郑仁下台。

没有脱手术衣,而是等着苏云去拉平车,把患者抬上去。

“苏云,拉庞泽尔氏综合征,之后要心理治疗的话,海城有相关的心理医生么?”郑仁问到。

“没有。”苏云道:“国都没几个专业的心理医生,不过我在帝都倒是认识一个。”

“哦,专业么?”

“算是特别有天赋的那种,专业程度可以去试一试,就是比较贵。”苏云道。

苏云的社交范围,要比郑仁大出一个银河系。

连心理医生这种国内少见的医学旁支,都有接触、了解的人选。

不过想想,他连宠物医院都那么了解,接触个心理医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那我和患者家属说一下,术后患者要进行心理康复治疗。”郑仁目送平车推走,没摘手套,和苏云说道。

“去呗,想去就问我要电话。”苏云拉着平车,和楚嫣然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苏云,让患者父亲留下来,我给他看看。”郑仁忘记了要摆事实,讲道理,便大声吼道。

“我没忘。”声音远远从手术室拐角的门口传过来。

郑仁活动了一下肩膀,回头找孙主任。

孙主任正在角落里发呆,眼前的黄色袋子没有扎上,一股宿便的味道远远的就能闻得到。

“孙主任,手术做完了,我去和家属交代一下。”郑仁招呼。

听到郑仁叫自己,孙主任这才缓过神来,但还是有些迷惑,侧头看郑仁。

“咦?怎么了孙主任,你哪不舒服么?”郑仁问到。

“呃……”孙主任迟疑了一下,马上把黄色垃圾袋扎上口,站起身拎着走过来,“小郑啊,你这诊断水平……高!”

说着,孙主任毫不吝啬的伸出另外一只手,竖起拇指,赞叹道。

这是今儿第二次这么说了,要换成苏云,肯定会被喷的狗血淋头。但是郑仁多厚道啊,听着孙主任没营养的赞美,只是干巴巴的笑了笑。

“呵呵。”

客气?有什么好客气的?

是大猪蹄子的诊断水平高,又不是自己。

说实话,拉庞泽尔氏综合征,郑仁现在也没回忆起来相关论述的文章。看来找机会还是要多看一些期刊才行啊,郑仁看着竖起拇指,奔着自己走过来的孙主任,不可救药的走神了。

孙主任没有尴尬,刚才他连宿便的味道都没闻到,敞开的黄色袋子口,闻了小十分钟,现在都觉得头有些晕。

“小郑,我那个朋友,明天就让他来住院。”孙主任认真说到:“得麻烦你帮忙做TIPS手术。”

“没什么麻烦的。”郑仁笑,“就在你那住吧,术后调节肝性脑病,你们比较专业。”

孙主任欣然点头。

他觉得自己之前,简直愚蠢到了几点。

郑仁身边跟着那个外国人,叫鲁道……什么什么巴拉巴拉的教授。要是没点本事,怎么会有外国教授出现在这里?就算是退一万步讲,郑仁做不下来,不还有教授呢么?

至于自己朋友那面,跟他说市一院有外国专家来交流,时机刚刚好,这份人情也能做的踏实了。

至于TIPS手术能不能成功,孙主任虽然还有些忐忑,但夏主任他是了解的。

那女人强势无比,之前和刘主任掐了不知道多少次,也没见她落了下风。

夏主任很少夸人,但是对郑仁,夏主任却不是夸,而是真心实意的跪了。

想的通透,孙主任这才笑呵呵的跟在郑仁身边,走出手术室。

虽然年龄上有差异,对待的也是从前隔壁病区的下级医生,但是孙主任没有摆出哪怕一点点老主任的架子。

气氛倒也算是融洽,郑仁拎着黄色塑料袋来到手术室门口。

“王语桐家属!”郑仁大声叫道。

王语桐的父亲马上出现在郑仁眼前,眼中满满的担忧。

苏云急着送患者回去,没有太多的解释,只是告诉他在这儿等着,一会老板来给他讲解病情。

“你是王语桐的父亲?”郑仁问到。

“嗯嗯,我是。”

“你的女儿,得了一种特别少见的疾病。”郑仁道。

话刚说到这里,中年男人脸色马上变的惨白,他仿佛已经听到郑仁要说在自己女儿的肚子里摘除了一个巨大的恶性肿瘤。

想象中的噩耗,已经几乎摧毁了他的心理防线。

见王语桐的父亲这幅模样,郑仁连忙笑了笑,尽量表达出轻松的情绪。

“你女儿得的是一种心理疾病。”郑仁道。

峰回路转。

王语桐的父亲怔了一下。

“心理疾病?”他不解。

心理疾病,需要开刀手术治疗?

“是一种叫做……呃,简单说,叫做长发公主病。”郑仁道。

“公主病……”王语桐的父亲顿时觉得郑仁很不靠谱,要不是郑仁身上还穿着深绿色的无菌手术衣,带着帽子口罩,无菌手套上还沾着星星点点的血迹,他早都怒了。

“拉庞泽尔氏综合征,又称长发公主病,患者喜爱吃自己的头发。头发的主要成分是角质蛋白,胃内的胃酸和胃蛋白酶不能对头发进行分解,这种东西吃了后,是很难在胃内消化的。”郑仁继续解释道。

“一根两根,也无所谓,会被消化系统排泄出去。但是有长发公主病的患者,会大量吞食头发,导致患者头发稀疏,并且消化障碍性的营养不良。”郑仁道:“这里,是大量头发纠缠在一起,形成的粪便结石,你看一眼,加深下印象。”

说着,郑仁把黄色的袋子打开。

王语桐的父亲听的云里雾里的,开始他能听明白的时候,有些不理解,但当他听到拉庞泽尔氏综合征,已经听不明白的时候,开始相信了郑仁的说法。

不明觉厉,大概就是这种意思。

忍着十几天宿便的味道,他探头过去。

郑仁拿起一块头发拧在一起的结石粪块掰开。

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无数根细细的头发缠绕在一起,像是钢筋混凝土一样,形成了一大块粪块结石。

说一百句,不都如亲眼看一下。

王语桐的父亲马上理解了郑仁说的话。

“大夫,那要怎么治?”他迷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