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 老板,你磕碜我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电话响起,是科室的座机。

郑仁拿起来,急诊内科的医生打来的。一个年轻女患,诊断为急性阑尾炎,已经收入院,正在上来的路上。

阑尾炎啊,郑仁招呼苏云,“有个阑尾炎,一会你带着杨磊把手术做了吧。”

“哦。”苏云在低头玩着手机,不知道是在和人聊天还是在玩游戏,额前黑发飘呀飘的。

现在急诊病房平均每天都要做2例的阑尾切除术,杨磊在来到急诊病房后,获得了大量的手术机会。

虽然他的天赋有限,但是手术喂的饱,水平也稳中有涨。

很快,患者上来了。

郑仁很小心的自己去查体,诊断。

患者是年轻女患,16岁,正是花季年龄。

右下腹疼痛2天,伴有低热,急诊检查血常规,白细胞和嗜中性粒细胞都很高,提示感染。

B超排除了卵巢病变,症状很典型,诊断明确,不管是郑仁自己的诊断还是系统那个大猪蹄子给出的诊断。

那就准备手术吧。

“患者诊断很明确,急性阑尾炎,最后一次吃饭、喝水是什么时候?”郑仁问到。

患者的父亲,是一个30多岁的男人,身上穿着来看应该来自市县下级的农村。

他听郑仁这么问,马上警惕的看着郑仁,小心翼翼的回答道:“今天早晨6点多。”

郑仁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这么警惕呢?

看了一眼时间,还不到10点,距离禁食水的时间还有2-3个小时。

“现在开始,不要吃饭喝水了。”郑仁道:“下午1点,准备手术。”

“手术?”男人马上说到:“大夫,俺们不想手术。”

“嗯?”郑仁这才意识到,问题来了。

之前的不解,或许和手术有关系。

果然,患者的父亲说到:“不用手术,给俺闺女点消炎药就可以了。”

“急性阑尾炎,保守治疗的话,有可能出现阑尾穿孔,严重可以危及患者生命。”郑仁并不是在恫吓患者家属,他说的是事实。

远的不说,范天水当时就是没有进行治疗,一个铁打的汉子,硬生生熬的濒死。

至于远的……

生于日本东京都,??星、模特真崎航,就是因为担心身上留下疤痕,拒绝行阑尾切除术,导致阑尾穿孔,腹膜炎,最后在20岁就去世了。

小毛病,等一等,或许会好,但也或许会要命。

外科医生基本都有些激进。

阑尾么,放在那里也没什么用,开始疼了,与其保守,还不如直接切掉。

“没事,就是肚子疼,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男人很坚定。

旁边女孩捂着肚子蜷缩在诊床的背景下,男人的坚定显得尤其冷漠。

“是缺钱么?”郑仁“善解人意”的问到。

“……”他得到的回复,是沉默。

“切除阑尾,不需要花多少钱。如果家庭条件有限制,我们可以不用腔镜切除,单纯开刀的话,1000多块钱也就够了。”郑仁想说服患者的父亲,把钱数压了再压。

“……”沉默,依旧是沉默。

“静点抗生素消炎治疗,花费也不少,还有风险。”郑仁又补充到。

“大夫,俺们不想做手术,消消炎就可以了。”患者的父亲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看着郑仁,嫌弃的说到。

这回轮到郑仁无语了。

心里叹了口气,郑仁点头,带着患者的父亲来到办公室,让常悦给他开入院通知书,然后办理住院手续。

等患者父亲离开后,郑仁道:“常悦,一会打听下,为什么患者家属拒绝手术治疗。”

“拒绝手术?”常悦诧异。

只是阑尾切除术而已,还有人会拒绝么?

“嗯,我问过了。减免部分医疗费用,把手术的住院费压到1000块钱左右,都被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郑仁无奈的说到。

“嗯,我问问。”常悦道:“郑总,郑姐的手术,什么时候做?”

“明天我去二院手术,后天做郑姐的手术吧。”郑仁道:“和郑姐说,有可能要做射频消融。”

“术前交代的模板,你那有么?”

“没有。”

“连术前交代的模板都没有,你真的会做射频消融?”常悦疑惑。

“应该没问题的,我不行,不是还有富贵儿呢么。”郑仁笑道:“富贵儿,你说是吧。”

“老板,你这就是磕碜我了。”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撇了撇嘴,道:“你介入手术的水平,可以完虐所有介入科医生。你别总是欺负常不做手术,胡咧咧。”

“……”郑仁继续无语。

教授东北话说的越来越溜了,像胡咧咧这种话,郑仁自己都不说。

要不是教授说,郑仁怕是早都忘了。

“郑总,你要对你的住院医师保持一颗坦诚的心。”常悦一脸严肃,认真说到。

“好,好,好。”郑仁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就是,去二院做手术都不带我。真是有了新人忘旧人,老板,我认为你很薄情啊。”苏云适时在背后补刀。

说说笑笑,患者办理住院手续上来,常悦又查了一下体,然后下医嘱,和患者家属沟通。

半个小时后,常悦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常悦,你就不能喜庆一点?”苏云抬头看见常悦的表情,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常悦的心事,都是写在脸上的。

“患者家属拒绝手术,你们猜是什么原因?”常悦关上办公室的门,问到。

“还用猜?”苏云嘴角露出那种让人看了就想上去抽他的微笑,说到:“16岁的姑娘,在农村很快就要出嫁了。肚子上有疤痕,会被认为做了流产或是得过妇科疾病。总之呢,彩礼钱要从30万减少到20万左右。”

“……”郑仁从前听说过类似的事情,但刚刚没想到这儿。

常悦叹了一口气,表明苏云的猜测是对的。

“那就先消炎吧,希望不要穿孔。”郑仁深深叹了口气。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患者父母都拒绝手术,自己有权利把那姑娘拉上手术台给做了?

呃……只要不想死的话,还是别这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