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 你可别太惊讶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张院长打了一个激灵,自己这么愣神,可是不对的。

难道说是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做的?

对,这样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但他抬头找教授,却看见教授正在术间里按压止血,而市一院急诊科的郑总站在操作间里,和夏主任谈笑风生。

这……

他连忙来到郑仁身边,挤出一丝笑容,问道:“郑总,手术怎么做的?我没看懂,麻烦给我讲讲?”

哪里是没看懂,他是根本就没看。

郑仁也不知道,但张院长既然有要求,那就说一下?

可是,TIPS术后取可回收支架,难度在于自己的操作与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配合,这可是无法体现在片子上或是自己能说明白的。

“手术,没什么好说的,主要是回收支架的时候,要注意手法。”郑仁解释:“避免损伤肝脏组织以及继发出血也就是了。”

郑仁指着片子,说到。

“……”张院长也很无语。

这特么谁不知道?还用你说?

但张院长毕竟是搞业务出身,他也知道不是郑仁郑总不肯说,而是没办法描述。

深深的遗憾啊,自己一愣神的功夫,就错失了这么精彩的手术,简直无法原谅。

张院长打起精神,要仔细观摩TIPS手术的经过。

如果说从前他还有一丝怀疑的话,此时他根本不敢有任何懈怠。如果郑仁郑总水平真的不错,那就用手术喂饱他!

至于鲁道夫·瓦格纳教授……

张院长根本没敢打他的主意。

世界顶尖教授,是普通人能请得起的么?一台手术,不得十万美刀?

要是二院的患者这么有钱,在国内也随便看病了,何至于在二院等死。

十五分钟过去了,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给患者上了加压包扎,然后郑仁帮忙,把患者抬到平车上,由消化内科的医生送回病房。

出手术室的时候,患者举起手,道:“郑医生,谢谢你。”

“不客气。”郑仁笑了。

手术成功后的满足感,莫过于此。

大家都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随后肝硬化失代偿期,顽固型腹水的患者送入手术室。

郑仁拿起她的片子,插到阅片器上,术前最后一次确认。

教授在动着,他身材高大,自己搬送患者都很轻松。而郑仁则处于静止状态,左手放到右侧腋窝下,右手支撑在左臂上,托腮专注看片子。

昨天和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已经研究了很多,比自己冒蒙去研究的手术方式狠狠的往前推进了一大步。

今天手术的过程,早就成竹在胸,郑仁只是习惯性的再确认一遍。

“老板,你和教授都研究什么了?”苏云忽然来到郑仁身边,问道。

“这里, T2 加权序列 180°脉冲前后加上两个对称的弥散敏感梯度脉冲,可以找到进针的路径。”郑仁右手指着核磁弥散的片子,说到。

他说的东西,极为高大上,即便是临床医生,也根本不懂他说什么。

除了神经内外科,能看懂核磁弥散的人,并不多。

更不要说郑仁的话,根基于分子的随机侧向运动(布朗运动)MRD的在自旋回波的影像问题。

别人不懂,苏云可是学霸。

他只是沉思了一下,就明白郑仁说的是什么。要是没有郑仁提醒,找到这条路,或许苏云一辈子都不会想到核磁弥散可以用于TIPS手术穿刺位置确定。

但这层窗户纸一旦捅破,说穿了也没什么。

“有意思,你是怎么想到的?”苏云的关注点始终和别人不一样。

“我琢磨,不能总是碰运气吧。最近的TIPS手术,有人开始先在门脉分支里留管,作为定位标记,然后在肝静脉穿刺标记的管道。”郑仁道:“我觉得有些麻烦,手术的步骤,完可以通过辅助检查来省略。”

“很有道理,但是需要实践来检验。”

“实践结果,应该很快就看到了。”郑仁信心十足,“你不要太惊讶。”

“切!”苏云鄙夷。

回头看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在做术前的各种准备,即便是苏云也有些恍惚。

用世界顶尖教授打下手,郑仁郑老板这个心理素质可以啊。

至于TIPS手术,苏云判断1个小时之内,肯定会完成。

之前两人做的急诊TIPS手术,有那么多干扰,也没用多久。现在做慢诊TIPS手术,要是郑仁用两个小时才完成,才是开玩笑。

至于穿刺的次数,苏云猜,应该是3次左右。

这已经是世界顶尖水准了。

要知道,能做TIPS手术的医生,都属于凤毛麟角。排除掉失败的手术,只说成功的,平均也要15-20次穿刺才能成功。

这都是基于苏云对郑仁水平的判断,3次,苏云觉得这就是郑仁的水准。

被吓到?那根本不存在好不好。

“老板,准备手术。”鲁道夫教授说到。

苏云马上出去,吃线的手术,能不接触尽量就不接触,这可不是好胜逞强的好时候。

铅门关闭,郑仁和鲁道夫教授开始手术。

苏云站在防辐射铅化玻璃前,认真的看着。张院长愕然发现术者竟然是郑仁郑总,而不是那个百度百科里评价为球顶尖介入医生的鲁道夫·瓦格纳教授!

拿出手机,苏云在手术开始的同时按下了秒表。

他很奇怪郑仁的自信满满。

在苏云看来,这台手术最少也要四十分钟,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不存在!

很快,开始踩线,一切都很顺利。夏主任看不出来眉目,但苏云知道,在鲁道夫教授的协助下,郑仁的手速被进一步释放。

自己水平不够?

这一点是苏云一直不承认的。

但事实告诉他,的确是这样。

这个妖孽!苏云心里暗骂了一句。

穿刺针已经进入,苏云屏气凝神,看着屏幕上的影像。

速度不快,但是很稳,稳的让能看懂手术的人不自觉的有一种放心的错觉。

仿佛这只是一台难度极小的手术。

到位置了,这个点,似乎有些不对,或许郑仁是要用这个点来调整以后的穿刺针位吧。

“啪~~”苏云仿佛听到了郑仁扣动穿刺针按键的声音。

影像里,穿刺针飞射,随即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