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 真情流露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郑仁正在跟患者的父亲交代病情,有些细节方面需要重复说,比如说女孩儿怀孕会导致血小板异常增多,造成生命危险之类的话。

正说着,他猛然感觉到中年男人的身上的气息一变!

愤怒,

不甘,

犀利如刀一般的怒气迸发出来。

这是怎么了?

郑仁愣神的功夫,患者父亲冲着自己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两人距离本来就近,如果是从前,郑仁根本就没有可能做出适当的反应。

可是在系统空间待的时间长了,郑仁的身体反应能力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根本性的提升。

下意识的身子微微一侧,脚踝一扭,郑仁侧身让开患者父亲如下山猛虎一般的来势。

他这是……

但随即郑仁就发现患者的父亲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而是直奔自己身后冲过去。

目标,是在餐厅里和女孩吃饭的那个男生。

男生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看起来很老实。

估计是要凑过来偷听郑仁和女孩的父亲说什么,被中年男人发现了。

他被吓得目瞪口呆,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女孩父亲一巴掌抽到脸上。

“啪~~~”

一声脆响,男孩儿被抽飞出去,身子斜斜撞到墙上。

“王八犊子!”患者父亲额头青筋暴起,像是两条狰狞的蛇一样。

他抬脚踹在男孩儿的头上,一脚又一脚,根本没有留力,也没有避让开要害,下了死手。

郑仁连忙在后面抱住患者父亲的腰,使劲把他拉开。

“大哥,大哥,冷静,冷静!”郑仁用力把患者父亲拉开。

郑仁不到三十,还有系统空间磨炼过,身体素质要比一般人多少强点。

可是他搂着身材已经走样,略有发福的女孩儿的父亲,还是要拼尽力才能把他拉开。

郑仁可以感觉到他内心深处的那种愤怒。

“王八犊子,我整死你!”

“大夫,你松开我,我特么也不活了,我整死他去蹲监狱!”

“大哥,别介,冷静下,冷静下。”郑仁不善言辞,翻来覆去也就只能说这么两句。

不过这时候,就算是妙语连珠,怕是也无法说服一个被伤害到掌心明珠的父亲。

这是亲爹啊,可惜,那姑娘不太争气,郑仁心想。

年轻男孩没有趁着这个功夫逃走,而是毫不犹豫的来到中年男人面前,深深鞠了一躬,诚挚的说到:“伯父……”

“你特么别叫我伯父,哪个狗日的才是你伯父!”中年男人愤怒,直接破口大骂。

男孩儿看着有些胆怯,可是此刻却鼓起勇气,郑仁在他眼神里看出一种叫做坚定的情绪。

“伯父,您听我说两句,好吗?”男孩儿不断鞠躬,每一下都很认真,腰几乎弯到极限。

郑仁搂着腰的中年男人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弱,一分钟后渐渐安静下来。

而那个男孩儿还在不断的鞠躬,偶尔有水珠飞溅。

真情流露,

情真,

意切。

郑仁渐渐松开手,中年男人像是累了一样,口鼻之间喘着粗气,就这么站在男孩儿面前,一言不发。

男孩儿又鞠了几十个躬,郑仁看着都觉得自己腰疼。

后来,他终于停下,泪流满面,却又满满的坚定。

“伯父,我和小宛是从大学处的朋友,这您是知道的。”男孩儿说到。

中年男人没说话,依旧喷着粗气。

“第一次,我也没想到会那样。这是我不对,我承认。所有事情都是我的不对,真的,都是我的不对。”

“我知道,道歉是没有意义的。”

“当时,您说让我们分手。我没有做到,我是真的喜欢小宛,真的喜欢。毕业后,我没有去南方,而是和小宛回到海城。”

“这半年来,我很努力的工作,我觉得我有能力挣钱养活一个家。”

中年男人嘴动了动,像是要说什么,可是却没发出声音。

男孩儿似乎沉浸在回忆之中,并没有注意到中年男人的动作,他低着头,任由眼泪滴落。

“我们已经准备结婚了,我知道小宛不能怀孕,所以从那次之后,我一直都很小心。她跟我说过几次,试试看,要是怀孕了,估计您也不会反对我们的婚事。”

“但是,我都拒绝了。这是要命的事儿,不能冒险。我已经和我爸妈说了,他们虽然不高兴,但也都同意我们的事情。”

“可是……前几天,用过的套套好像坏了,小宛没让我看,说是就扔了。我也没注意,是我太大意了,我错了,我错了。”男孩儿很是迷惘,郑仁估计这也是在餐厅的时候,他惊慌失措的原因吧。

要是能做到这些,这个男孩儿还算是不错,自己的第一印象出现了偏差。

“伯父,是我不小心,可是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请您相信我,我不愿意伤害小宛,和您一样,我想要保护她,保护她一生一世。我伤害过她一次,绝对不会有下一次。”

说着,男孩儿失魂落魄的看着地面,沉默下去。

ICU外,一片安静。

忽然,男孩儿伏地恸哭。

“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这事儿……

郑仁看着心里酸酸的。

中年男人沉默,郑仁明显感觉到他绷紧的肌肉渐渐放松下来。

最起码,敌意没有了。

最起码,自己不用看到那种狗血的剧情。

郑仁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

看着伏地恸哭的男孩儿,郑仁想要去劝劝他。

但在这种场合下,自己无论说什么,自己无论做什么,似乎都是多余的。

自己就是多余的。

人家翁婿之间谈话,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郑仁想要悄悄离开,但还是有些不放心。准备再多看几眼,确定没事儿就走。

中年男人忽然动了。

他走过去,踢了男孩儿一脚。

“嚎什么丧,站起来。”

男孩儿怔了一下,还哽咽着,不知所措。

这人,简直比自己情商还低,郑仁的心一下子敞亮了。

他走过去,把跪在地煞的男孩儿扶了起来,柔声说到:“以后好好照顾她就行,你伯父同意了。”

男孩儿悲喜交加,

茫然,

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