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 上台打脸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因为有郑仁的交代,患者家属马上同意了手术。

患者一路推到急诊病房,办理各种手续,做术前准备。

郑仁打电话找谢伊人她们来,一想到术后应该能坐谢伊人的车回家,郑仁就有些小兴奋。

没见过世面的孩子,这点小小的甜头,就可以开心好多天。

郑仁联系完众人,鲁道夫教授在他便问道:“郑老……总,你是怎么判断不是粪石,而是食物残渣的?”

“密度。”郑仁道。

密度有什么区别么?教授仔细回忆刚刚的片子,按说食物的密度应该比粪石更低一些才是,而且经过消化液的作用后,肯定不会像粪石一样紧密。

应该是郑仁判断错了吧,鲁道夫教授心里琢磨,放弃了回酒店休息的打算。

获得一次小小的胜利,也是有意义的。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不再说什么,他准备用事实来说话。

虽然郑仁拥有一双上帝之手,可是医学是综合科学,比如说看片子,他的水平应该就不是很强,连粪石和食物残渣都判断不出来。

呃,其实能看出有问题,就已经是高手了。再深的东西,教授可以肯定,这个世界上百分十九十五的医生都搞不清楚。

但!

自己不就是站在巅峰的男人么?

这次,一定会获得胜利。教授的脑海里都已经开始勾勒出来回到酒店,打开一瓶香槟庆祝胜利的画面。

因为有常悦值班,所以收急诊后的手续简单轻松了许多。

最起码,是郑仁轻松了许多。

把那些琐碎的事情扔给常悦去做,郑仁只负责和家属沟通、术前签字就可以了。

这次,没提前给苏云打电话,因为icu那面也很重要。

郑仁从心底,还是希望杨丽丽能活下来的。

一个勇敢、负责的人,理应享受这个世界所有的美好,而不是活在人们的怀念中。

半个小时候,术前准备完成,家属签字完毕,郑仁带着患者去了手术室。

路上给苏云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来手术。

鲁道夫教授兴致盎然的跟在郑仁身后,手术是否会成功,教授一点都不怀疑。

甚至,对于手术成功还是失败,教授根本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自己对影像的判断和郑仁对影像的判断,哪一个是正确的。

进入手术室,郑仁换好隔离服,进入术间,开始准备手术。

这种活很久没干了,都是苏云一手打理。

手术室里,井然有序的忙碌着。

谢伊人穿着深绿色的无菌手术衣,站在手术台前,问过郑仁今天做的手术术式后,便准备相应的器械。

楚嫣然麻醉完毕,苏云刚刚赶到。

郑仁已经消毒,铺好单子,一个人先开台了。

“老板,你这也太快了吧。”苏云刷完手,一边穿无菌手术衣,一边唠叨着。

郑仁不喜欢说话,苏云的话却很多。

手术室里也的确很安静,像是出了重大医疗事故一样。

“还好吧,正常程序。”郑仁伸手,刀柄拍在手里,落到,开皮。

“什么术式?”苏云问。

“肠套叠、肠梗阻松解术。”

“最近怎么这么多成年人肠套叠呢?”楚嫣然给苏云系好衣服,苏云站到手术台前,伸手拿起谢伊人放到患者腿侧的无菌纱布。

“碰巧了吧。”郑仁道:“今儿这患者有点特殊,打开看看你就知道了。”

“嗯?”苏云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郑仁,“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有透视眼。”

“别相信那些透视眼,都是扯淡的。”郑仁道:“透视神医小寡妇,你看多了吧。”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多年丰富的临床经验。”郑仁道。

“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做好腹膜保护,打开腹膜进入腹腔。

肠管果然如郑仁预料的那样,扭在一起。

郑仁用温盐水纱布保护好肠管附近组织,切开肠管。

教授的眼睛瞪的跟灯泡一样,闪闪发光。

苏云感觉到异常,抬头看教授,问道:“富贵儿,你怎么没回去睡觉呢?”

呃……苏云怎么知道的?

“你也知道教授起了中文名字?”郑仁问道。

“你都不看微信群?”苏云也很诧异,“常悦在群里征集的名字,是我取的。怎么样,好听吧。”

“……”

“术前患者做腹部ct,我判断是粪石,而郑总判断是食物残渣。我跟上来看看。”教授目不转睛的看着郑仁的手底下患者肠道。

“哦?富贵儿这是准备上来打脸来了?”苏云立马判断出来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真实想法。

“打脸?什么是打脸?”教授疑惑。

“就是郑仁的判断是错的,你判断是对的,你要亲眼目睹郑仁知道错误的那一刻,然后微微一笑,假装不在意,其实心里乐开了一朵花。”苏云滔滔不绝的说到。

“对呀,我就是这么想的。”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兴奋说到:“苏,你的说法真的是很准确,汉语博大精深,能用两个字,一个词就描述这么多负责的心理活动。”

“……”郑仁想骂人。

这两个家伙,上台是来说相声的么?

郑仁没搭理他们俩,伸手接过谢伊人递来的尖刀,在患者梗阻的肠壁上打开一个直径1c切口。

随后,一枚杏仁被挤了出来。

杏仁落到病理盆发出清脆的响声,打断了鲁道夫·瓦格纳教授与苏云之间的对话。

教授迷茫了……非但不是粪石,还是比较完整的杏仁……这是哪来的?

难道郑仁是在变魔术么?

苏云皱眉,问道:“你还说不是透视?”

“患者病史里说了。”郑仁一个又一个的把杏仁从肠道里“挤”出来,扔到病理盆中,“昨天他们吃了火锅,然后去唱k。”

“然后呢?”

“联系今天的病情,再想想唱k的时候可能会吃什么食物,就比较清楚了。”郑仁道:“杏仁呗,还能有啥。”

“你这个说法很不合理啊。”苏云小声说道。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恍惚的看着郑仁把一个一个或是完整,或是有缺损的杏仁取出,心里惊讶。

按照苏云的说法,自己这是被打脸了么?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