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 男版福原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回又走不了了,已经晚上九点多,看样子做完手术就得后半夜。

郑仁苦笑,但转念一想,做手术总比应酬、在交警队面对那个翻脸比翻书还要快的律师强,心里也就释然了。

内科医生摇头,一脸不解。

吃什么会肠梗阻?还是套叠性质的?粘豆包么?

郑仁笑了笑,道:“虽然问了也不一定会问出来,但晚上再来的时候,该做的还是要做,别光顾着和患者家属吵架。”

说完,郑仁离开急诊科,到病房去换衣服。

急诊病房很安静,患者能回家的都回家了,剩下几个术后病人在。医院没有电视,ifi的速度也很慢,没什么娱乐,早早都睡了。

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常悦正在不紧不慢的写病历,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捧着一本汉语教程,在学习。

见郑仁走进来,常悦有些奇怪。

“郑总,你怎么还来?是值班习惯了,要替换我么?”常悦说了一个冷笑话。

开玩笑,没事儿的话,谁想在急诊病房值班室睡觉?

男值班室,脏乱差的不要不要的。平时做手术都忙死人了,谁有心情打扫屋子?

护士勤快的,帮忙干一点。不帮忙,也是应该的。

这种地儿能和带浴缸的别墅别?

“去急诊科看了一圈,发现一个肠套叠性肠梗阻的患者,需要急诊手术。”郑仁一边走,一边说,“我带患者去检查,你准备一下,收患者,写病历。”

“郑总,大晚上的你回来就收患者,你这属性可是够特殊的。”常悦面无表情的说到。

不过牢骚归牢骚,该干活还是要干的。

郑仁迅速换好衣服,经过办公室的时候,又说道:“患者和患者家属的医从性不是很好,你注意点。”

“知道了。”常悦敷衍道:“富贵儿,你去和郑总看看,帮帮忙。”

鲁道夫教授早就跟在郑仁身后,听常悦这么说,回答道:“嗯呐。”

“……”郑仁无语。

这才几天,教授不仅改名叫鲁富贵,连么东北话都学会了?

不过听教授说东北话,郑仁感觉有些亲切,距离感瞬间被缩短了不少。

“郑老板……”教授刚一开口,就被郑仁把话给打断。

“别叫我老板,要么叫我郑医生,要么叫我郑总。”郑仁道。

自己是狗屁的老板,郑仁是个有逼数的人,每次听到老板这个词,都会很不自在。

但苏云叫,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嗯呐。”教授道:“出啥事儿了,这么晚你还跑过来,你要不来,我都准备回酒店休息了。”

“要手术,你上不上?”郑仁问到。

“郑总,你们的工作时间,是极其不人道的。”教授虽然改了名,学了一点东北口音,但骨子里还是那个德国人。

“我没问你这个,我问你手术上不上。你要不上,我好打电话叫人来。”郑仁面无表情,快步走向ct室。

“我去看看影像,你不认为让一个介入科的医生上外科手术,违反……”

“知道了。”郑仁随后拿起电话,拨打出去。

“患者状态怎么样?”

“似乎有点麻烦,你多费心吧。”

“没事,这面有个肠梗阻,不用你来了。”

“真的不用……那好,我这面准备差不多,你来搭把手。”

说完,郑仁挂断电话。

苏云在看护杨丽丽,因为伤势特别严重,所以现在杨丽丽的状态不是很平稳。

光是脏器缺血再灌注这一点,就足够头疼的了。

人体脏器,有时候特别抗造,车祸现场拉回来的血肉模糊的伤者,几天就活蹦乱跳的下床了。

有的,则特别棘手,缺血再灌注,脏器功能因为缺血时间比较长,导致功能受损。

现有医疗条件下,并不是所有患者都能急救回来。

icu就是鬼门关,有的患者出来了,有的患者永远出不来。

杨丽丽手术是成功的,但是能不能活着出来,那个鬼门关,郑仁说了不算。

很快,郑仁和教授来到ct室。

晚上了,需要做急诊ct的患者并不多。郑仁和鲁道夫教授赶到的时候,在急诊科诊断肠梗阻的患者已经在ct室做上了检查。

看到郑仁穿着白服,身后还跟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家属都不说话了。

郑仁心里有些想法,看样子把教授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

最起码,少了很多口舌。教授的卖相,的确很不错,看起来有一股子专家学者的劲儿。

郑仁来到操作间,和ct室的医生打了个招呼,便在机器上看他的操作。

ct室医生见郑仁跟着过来,知道患者病情可能比较紧急,在平扫完毕,马上在机器上调出片子。

影像一帧帧的出现在机器上,郑仁迅速找到肠套叠的位置。

靶征的外侧圆代表套叠肠管,内侧圆代表套入肠管。香肠样肿块,内有交替的低密度脂肪和高密度肠管。

套入部反折的肠壁内见损害的血管,在增厚的肠壁内呈低密度。

“粪石性肠梗阻?”鲁道夫教授指着机器上的一层影像,说到。

“不一定是粪石,我考虑是食物残渣的可能性比较大。”郑仁道。

ct室的医生不解,粪石和食物残渣,说的不是一个概念么?

鲁道夫教授不信,道:“郑总,啥时候手术?我要看看。这嘎达我认为是粪石,肯定不会是没有消化的食物。”

当面对一个外国人,说着流利的东北话时,的医生有些惊讶,还有些茫然的看着鲁道夫教授。

无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甚至不管是不是人,只要说东北话,都是自己人。

像福原爱……可惜,教授没福原爱那么萌,看起来倒有些凶巴巴的。

“郑总,片子需要么?”

“要,留个患者家属等,麻烦你了。报告的话,明天我让患者家属送回来,再出也来得及。”郑仁说完,就离开操作间,找患者家属沟通病情。

“家里,患者爱人过来。”郑仁说到。

这时候,一些负责吵架的人退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有些胆怯的来到郑仁面前,忧心忡忡。

郑仁的病情交代,把他给吓坏了。做ct的时候,他就一直在害怕,可千万别是什么需要手术的大病。

此刻见郑仁出来,一脸严肃,他的心凉了半截。

吵架的心思早就丢到九霄云外了,置气和治病,哪个重要,只要有理智的人,都不会做出错误的选择。

“大夫,我是患者的爱人,她没事吧。”

“肠套叠性肠梗阻,需要急诊手术。没异议的话,跟我去急诊病房,办理住院手术,然后准备急诊手术。”郑仁道。

患者的爱人头一晕,差点没摔倒。

郑仁连忙扶住他,坐在ct室外的椅子上。

“大夫,我血压高,不好意思啊。”患者爱人没了在急诊科吵架时候的凶悍,一脸委屈,“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就肠梗阻了呢?”

“昨天吃什么了?”

“昨天我们同学聚会,晚上吃的火锅,然后去唱k,也没吃什么特殊的啊。”患者爱人努力回忆着昨天的情况,并不是很确定的说到。

人的记忆力,有时候真的很靠不住。

“到底是什么,做完手术就知道了。

现在情况比较紧急,套叠的情况不是很重,但是已经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机。要是再耽误,导致肠道坏死的话,就需要切肠管了。”郑仁实话实说,没有吓唬患者家属。

但即便是实话实说,也挺吓人。

家里面按照郑仁的嘱咐,留下一个人等片子,其他人连忙推着平车和郑仁快步来到急诊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