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手术成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因为正在手术,郑仁不敢耽搁,进入系统空间,直接点选购买手术训练时间。

系统手术室拔地而起,实验体的病情很贴心的与杨丽丽类似。

在这一点上,郑仁真心觉得系统很厚道。

目的性明确,能够得到自己最想要的训练。

这就足够了。

因为只是食管修补术、纵膈胸膜修补术,所以郑仁也没兑换多少手术时间,五个小时,他认为已经足够了。

食管修补,并不是食管癌切除术那种大手术,和上段食管癌根治术这种巨难的手术截然不同。

缝补上,也就够了,根本不需要特别的技巧性东西。

郑仁出于小心谨慎,才在系统手术室训练了几个小时。要不然他总是会害怕自己一失手,哪里出错,导致患者术后恢复不好,甚至导致患者死亡。

那样的话,可就抱恨终身了。

五个小时,郑仁做了三十多台手术。只是修补纵膈胸膜与食管而已,简单的不要不要的。

随着手术训练时间结束,郑仁从系统空间出来。

手里还拿着尖刀,苏云有些奇怪,问道:“老板,想什么呢?”

“在想术后胃管可能要多留几天。”郑仁随口敷衍。

手起刀落,尖刀延长患者纵膈胸膜的创口,钝性分离,找到食管壁。

果然,在食管壁上有一个破损点,不到0.5c

苏云用止血钳子探了探,这个点贯穿一侧食管壁。如果没有发现,术后患者的消化液会导致这里始终无法愈合,甚至以后出现食管-气管篓,甚至支气管胸膜瘘都说不定。

但,

只要发现了,

一切都好说。

老潘主任的脸色瞬间放松下来,胸膛挺的更高。

虽然看都没看胸外科张林友张主任一眼,可是他的意思很明显——你丫诊断不行,手术不行,跟我手底下的兵比,差的多了!

孙主任心里乐开了一朵花。

自己迷之自信果然有道理,食管破损,这种损伤要是被发现,就是小毛病,大不了胃管多留几天。

即便不缝合,估计问题也不大。

可要是没被发现,事儿就大了。

张林友主任啊,今儿轮到你了。

孙主任笑呵呵的想看看张林友主任吃了那啥的表情,但环顾四周,竟然没找到张主任。

“张主任呢?”孙主任乐呵呵的问到。

“刚出去。”楚嫣之随口说道,她今天憋坏了。这么多人,想活份一点都不行。

满屋子的人,虽然说手术室需要尽量人少,但是这个患者是市里面紧急点名的病人,院长都来了,其他相关科室的主任要是不到的话,怕是以后的日子会不太好过。

至于对患者的影响……暂时就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这种情况,早就见怪不怪,在场众人心里都明镜一样。

从前有个部级领导回老家探亲,老家在海城周边的一个穷乡僻壤。因为条件比较艰苦,行程很紧,老领导回家后就感冒了。

老家的小医院也没什么特效药,像是达菲、帕拉米韦这类抗流感的特效药物,更是连听说都没听说过。

那面的医生给老领导用了三天地塞米松,症状得到了极大的缓解。老领导很高兴,充分赞扬了乡镇医院的医疗水平。

等老领导来到海城,市一院上上下下都犯难了。

这事儿,你说怎么办吧。

正常治疗,至少有两到三天的康复期,这段时间一些流感症状还是会有的。

领导们会怎么看?

海城市一院的医疗水平,竟然不如乡镇卫生所!

这特么不是扯淡呢么。

所以,在海城市一院,除了相应正确的治疗外,又给了两天地塞米松缓解症状。

至于以后……老领导不是总要回帝都么。帝都的医生一个个都那么牛,总会有办法的。(注1)

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就像是野史里面说的,皇帝喝茶都喝不到新茶,都是陈年老茶。大家都怕啊……

世事洞明皆学问,道理基本是一样的。

今儿的情况也是一样,一堆人在手术室里,生怕市里重视的患者抢救的时候,自己不在场。

要是被有心人按上一个目无组织的罪名……那可就操蛋了。

这么多人,走了个把人,除了楚嫣之这种精力旺盛,无数卡路里等待燃烧的女孩之外,谁会注意到张林友主任在看到食管有破裂后就溜走了?

发现食管破裂,苏云微微笑了笑。一伸手,没想到却身了个空。

郑仁比他的速度略快一点,带着小针细线的持针器随即被拍到手里。

苏云怔了一下,发现郑仁手法纯熟,绝逼不是第一次做胸科手术。

略有些恍惚,这货到底还有什么不会的?

一些缝合食管的小细节,郑仁做的都非常好,甚至要比苏云自己动手……肯定不如自己,苏云这么想到,不过郑仁这货做的的确不错。

缝合食管破裂,缝合纵膈胸膜,重新冲洗,见无血性液后,郑仁和苏云开始关胸。

“老板,你胸科手术也挺熟的么。”苏云道。

“略懂。”郑仁道。

“……”苏云旋即想起在帝都的画面,当时王老总差点被惊讶掉了下巴。

一样的招式,重复使用,是对苏云是没用的。他下意识的吹了吹额前黑发,一股热风吹到无菌口罩上。

苏云摇了摇头。

关胸的过程要比关腹略微复杂一点,但也没复杂到哪去。

两人合作有段时间了,默契程度极高。加上有谢伊人在身边,一个缝合,一个打结、剪线,四只手上下飞舞,五六分钟的时间,关胸完毕。

而那面,杨磊还在自己吭哧吭哧的缝皮呢。

“手术成功。”老潘主任看了一眼监护仪,说到。

“嗯。”肖院长背着手,道:“术后围手术期的治疗,要严格注意,有什么困难,直接联系医务处和院办。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抢救成功。”

说完,肖院长转身离开手术室。

可是他还没转身,丁仲太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小声说道:“院长,刚才救护车救援的时候,追尾了一台保时捷。现在车主在交警队,正在大闹。”

“嗯?”肖院长当时没有注意到救护车前脸的擦伤,压根不知道这事儿,疑惑的看向丁仲太。

老潘主任冷冷哼了一声,道:“救护车的行车记录仪里有相关的视频,闹,他还有脸闹?”

……

……

注1:这是一件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