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用生命守护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救护车,只是一个简单的移动式急救站。

能在救护车上做的操作,其实并不多。

郑仁给患者留置了简陋的胸腔闭式引流,保证呼吸通畅,不会因为气胸导致死亡。又用吸痰管不断把上气道内的血吸出来,以免凝结成血痂,导致呼吸道堵塞。

再多的,也就是压住杨丽丽胸腹部的刀口,尽量避免出血。

快点,再快点!

郑仁敲了三五次隔断,催促司机师傅。

其实,市一院距离第九小学并不远,但是急救车上浓厚到化不开的血腥味道,让郑仁心急如焚。

如果要是平时,救护车就算是把笛声放到最大,也飞不起来。

可是今天前面有交警的警车开道,不同的笛声混杂在一起,市一院和九小之间的车流都缓慢了很多,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约而同的避让开一条路。

即便是红绿灯处,也会有私家车主动给警车、救护车让开一条……生路。

救护车上,看着监护仪上触目惊心的数字和测不出来的血压,郑仁冷静下来。

摘掉满是鲜血的手套,拿起手机。

“我是郑仁,准备急诊手术。”

“对,所有术前准备都没做。”

“血样有,派人专门送血样,催血。”

“叫胸外科台上会诊,准备两台一起开。”

“叫嫣然准备双腔管。”

挂断电话,郑仁双眉紧蹙,杨丽丽的呼吸极其微弱,间断出现深大呼吸。

所谓深大呼吸,用老百姓的话讲,就是临死的人在死前在“倒气”。

状态不好,特别不好。糖盐水灌进去,血压也没见有任何改变,依旧测不到。

警车、救护车风驰电掣,一路赶到市一院急诊科。

因为是校园袭击的恶性事件,市里面通知市一院高度重视。肖院长带着一众人等已经急匆匆的赶过来,老潘主任背手站在急救车道边上,没有和院里的领导们攀谈,正在心里做抢救的预案。

虽然有郑仁在,但老潘主任依旧没有任何惰性。

抢救预案想的越是周,就越是有可能在一些细微的点上查缺补漏,尽一切可能成功的完成抢救工作。

警车、救护车呼啸而至。

高亢、尖锐、让人血压陡然升高的警笛声混杂在一起,打断了老潘主任的思绪。

竟然有警车开道?救护车前脸、侧身有破损?老潘主任很是不解,但这时候没工夫理会到底发生了什么。

警车没上急救通道,救护车略减速,稳稳停在急救通道上。

后门打开,平车随即推过来,杨丽丽被搬运到平车上,郑仁带着平车就向手术室跑。

因为市里高度重视,院机关来的人比较多。

有人习惯了凑上去,显得自己比较重要。

挡住了平车的路,被郑仁一把推开,甚至郑仁都没看被自己推开的人是谁。

电梯早就有人看守,一路暗红色的鲜血滴滴答答落在市一院急诊大楼的大理石地面上,仿佛是一路盛开的鲜花。

120急救护士把手里留的几管血样交给医生,医生飞快的跑向输血科。其余的血样,准备送到急诊检验科。

虽然急诊抢救,十万火急。但是好多程序依旧不能少,比如说艾滋、梅毒等传染病的检查。

两年前,台大附属医院就是因为事发紧急,忽略了某一点,导致脏器移植患者部感染了艾滋病。

必须的程序要走,能省略的也必须省略。

郑仁拉着平车,一路狂奔,来到三楼手术室。

苏云、杨磊、谢伊人、楚嫣然、楚嫣之、手术室护士长等人早就严阵以待,手术室大门少有的敞开着。

一片静穆,只有平车的车轮碾压大理石地面发出些许轻微的声音。

换手,平车进入手术室。郑仁则直接去了更衣室,换衣服,准备急诊手术。

这次,和帝都的那次完不同。

上一次,方林受伤,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救治。而这次,救护车开去,再开回来,急诊急救的黄金时间都耽搁在路上。

人能不能救回来,郑仁真心没有把握。

有把握要救,没有把握,也要救!

她,

用身体守护了孩子们。

自己,

要更努力的守护她。

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郑仁一边大步走向手术间,一边戴帽子和口罩。

来到术间,患者已经被抬到手术台上。

患者在手术台的体位置略靠下,苏云显然已经意识到有可能两台一起开,提前做好了准备。

苏云正在给患者下胸腔闭式引流,他没选择锁骨中线第二肋间,而是选择的腋中线第六、七肋间。

前者的好处是能把气体引出来,后者的好处是能把血给引出来。在急救车上,郑仁可不敢大量引血,几百上千毫升的血引出来,会导致患者胸腔内负压,出更多的血。

来到手术室,就不一样了。

“怎么做?”苏云问道。

“胸外的人呢?”郑仁皱眉,开始刷手。

“马上赶到。”

“胸腹联合开,体位……右侧抬高45度。”郑仁道。

普外科做手术,需要平卧位。胸外科做手术,需要侧卧位。

两个科室要是一起做,大家都迁就一点,选一个居中的体位。虽然各种视野都很受限,但毕竟能节省时间不是。

苏云没说话,缝合固定胸腔闭式引流管后,开始摆体位。

“双腔管。”郑仁刷手完毕,来到器械台前。

“了解。”楚嫣之说到。

楚嫣然在固定气管插管,调整呼吸机参数,没工夫说话。

谢伊人把卵圆钳子和弯盘递给他,郑仁夹了一大堆碘伏纱布,开始消毒。

消毒完毕,再刷手,穿无菌手术衣,此时胸外科以院里的领导们赶了过来。

“情况怎么样?”老潘主任走到郑仁身后,问到。

“不乐观。”郑仁一伸手,手术刀刀柄拍在他手里。

“需要联合切口?”

“肺破裂,估计有动脉断了,必须要处理。腹部是肠破裂,肠系膜上动脉破裂,不知道要切多少肠子。”一刀下去,省略钝性分离的步骤,直接到了腹膜。

腹膜保护,打开腹膜,吸引器抽出温度略低的暗红色血性液体。

看着汩汩流出的血液,老潘主任马上那起电话出了术间去催血。

此时,源源不断的鲜血是伤者能活下去的最大希望。

“胸部什么情况?有胸部CT片子么?”胸科主任上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