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 一口东北腔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患者整个下肢被石膏固定着,呼吸机辅助呼吸,躺在手术台上。

“怎么交代病情用了这么久,家里面的医从性我看挺好的啊。”苏云早已经准备好了手术,站在手术台前,问到。

“患者家属看到教授,就想找教授做。”郑仁一边刷手,一边回答道。

苏云怔了一下,嗤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郑仁换上无菌手术衣,刚要关闭铅门,就听到放在操作间的手机铃声大作。

“看一眼,谁的。”郑仁缓了一下。

楚嫣然拿起手机,瞄了一眼号码,无奈说道:“急诊的。”

这是郑仁最怕的一种情况,这面台上做手术,那面又来了急诊。如果说人手多好还说,要是换成从前那种情况,是很坐蜡的。

“苏云,你去急诊看看。”郑仁随即做了决定。

“手术你一个人?”苏云倒是无所谓,他也知道郑仁能一个人把手术拿下来,一边摘无菌手套,一边说到。

“没问题。”郑仁道。

“郑,我可以跟你一起上手术。”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忽然说道,“这位美丽的老妹儿,病情应该不复杂。”

“……”

“……”

“……”

郑仁、苏云等人愕然。

老妹儿?还特么加上了美丽的……

这东北口音和翻译腔合起来,从教授嘴里冒出来,格外的让人出戏。

苏云忍着笑,麻利的脱掉无菌手术衣,穿着隔离服披上白大褂就去急诊了。

他虽然好奇,但却知道急诊抢救比八卦更重要一些。

如果是阑尾炎还好说,真要是大抢救的话,必须有人坐镇。

老潘主任虽然在,但没有大事还是不要让老人家费心费力的好一些。

郑仁不解,问到:“谁教你的?”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见郑仁等人的表情,心中高兴,他们一定是被自己的语言天赋震惊了。

“是常教我的,她说,老妹儿这个词,和我们语言中的女士差不多。”教授道。

楚嫣然抿嘴微笑,肩膀微微颤抖,很是开心。

常悦这货,净忽悠老外。

叫小姐姐都比老妹儿强。

“刷手,上台。”郑仁不愿在这件事情上纠缠,回去好好跟常悦说说,让她赶紧把教授撵走,每天有个外国人在医院那么一座,虽然急诊特别有国际范,但却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乐颠颠的去穿铅衣,刷手。

郑仁动脉穿刺,内置动脉鞘,微导丝已经顺了进去。

当教授刷完手进来的时候,郑仁严肃说到:“教授,抓紧时间,要踩线了。”

教授楞了一下,操着还有些生硬的汉语说到:“郑……老板,你这么早踩线,对你的身体是有损害的,虽然说x光是直射线,但是根据科学……”

“导丝已经到位置了,你要是再啰嗦,就去操作间看手术吧。”郑仁说话生硬起来,打断了教授的长篇大论。

“……”自己就刷个手的功夫,那面手术前期工作就做完了?教授怔了一下,随即加快速度。

楚嫣之给教授系好无菌手术服,随即关闭铅门,郑仁也不等教授上台,便开始踩线。

又是介入……强烈要求做脑外科的手术!

我觉得胸外科的手术更适合直播,视野宽阔,是直播最佳手术。

别扯淡,术者要做的是子宫腺肌症。完不了解,正在用某度紧急搜索。

医生看病都要用某度了?丢不丢人。

是子宫腺肌症么?这可是疑难杂症,从某种角度来说,很难治愈。

杏林园里,随着直播开始,大家日常皮一下。

鲁道夫教授穿好衣服,戴上手套,上台的时候视野里看到郑仁已经在造影了。

“郑老板,你这个造影,没有超选,会不会太不负责任了?”教授说到。

郑仁从前觉得苏云那个尖酸刻薄的娘炮很讨厌,但是和鲁道夫·瓦格纳这个话唠相比,苏云简直可爱到爆。

得告诉常悦,想办法把教授给撵回去才是。

郑仁宁愿自己一个人做手术,也不愿旁边有一个话唠不断质疑自己的手术。

至于郑老板这个称呼,不用问,肯定是常悦那货教的。

他没搭理教授的质疑,左侧子宫动脉造影结束后,郑仁便开始继续超选,导丝顺着子宫动脉的分支,进入到某个细小的分支里。

鲁道夫教授开始还有些不屑,认为郑仁手术做的太糙。不过每天要承受这么多手术,选择性的糙一点,也是正常。

可是十分钟后,教授沉默了。

这特么哪里是糙,分明是另外一种治疗子宫腺肌症的新的手术方式!

精密的仿佛是机器一般的超选,比自己习惯用的微导丝粗了一圈的导丝无论血管怎么细,都能一次性超选成功;超选后栓塞;再超选,再栓塞。

只看了两个血管,鲁道夫·瓦格纳教授便马上明白了郑仁的意图。

他要用介入手段,彻底清除因为黏膜下层缺乏,导致异常增生的子宫基底细胞。

这哪里是不负责任,而是太负责任了好不好!

教授沉默了,神贯注的帮着郑仁进行手术。

直到此时,郑仁感受到有一位牛逼助手的好处。

苏云很强,但在介入方面根本没办法和教授相提并论。

不管自己想做什么,教授都能在第一时间体会到,并且手型上做出细微调整。

有教授做助手,手术效率至少提升了30%。

术者的手速,好像又快了?只有我一个人是这么认为的么?

我也感觉到这次手术似乎难度不高呀。

术者,我允许你装逼,但是不要太过分!

杏林园里,看不懂的医生们离开一部分,剩下的出于好奇留下,把这里当做是一个有手术背景的聊天室。

而能看懂的医生,嫌弃弹幕阻碍视线,都关闭了弹幕,认真看着。

小城市的介入科医生坐在办公室的角落里,鬼鬼祟祟的拿着手机,神贯注看着。

上班时间不允许玩手机,这是院里的规定。

但是,他却舍不得放弃这么好的一个近距离学习手术的机会。

子宫腺肌症啊!

他也尝试做过,但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都失败了。即便是成功了一、二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成功。

真是好奇,术者要怎么做。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